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蒙元公司产业优势凸显“黄金家族”崛起

2012年04月24日 07:16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字体:

蒙元公司产业优势凸显“黄金家族”崛起

蒙古帝国 全盛时期疆域图

蒙元公司产业优势凸显“黄金家族”崛起

成吉思汗画像

  曾有一个了不起的家族企业,以祖传的小作坊起家,凭着独到的经营手法以及时运巧合,在数十年间不断兼并竞争对手,建立起一个地跨欧亚、史称“灭国四十”的庞大帝国公司。这个“黄金家族”,就是蒙古的孛儿只斤氏。

  在这个家族的鼎盛期,已知世界之诸帝国皆曾在其铁蹄下颤抖。然而急速的兼并扩张,也给这个史上从未有过之超级帝国埋下了隐忧:跨产业的兼并造成了经营理念的分歧,跨文化的征服造成了精神信仰的冲突,跨种族的融合更造成了家族血统的稀释……征服者的马蹄横跨欧亚大陆,却从不曾花费片刻时间驻足思考,去估量一下帝国公司扩张的边际效益究竟在哪里。

  于是,终于有那么一天,这群伟大的征服者,骑着马匆匆而来,又骑着马随风而逝。他们顽固地保持着自己的经营风格,却失去了一个史上最伟大的帝国。

  天之骄子:草原蛮族的产业优势

  人类历来是伴随着工具、技术的发展而不断前行的,每一次重要工具或技术的革命,往往就意味着世界格局的鼎革。而作为“军用发动机”的战马及其运用技术的进步,对世界历史的影响就尤为明显。

  公元前1800年左右,由于欧亚大陆中部草原上某个不知名的民族驯服了马,立刻就引发史上第一次蛮族入侵的狂潮———喜克索人凭借着“马拉战车”这一先进武器,轻易征服了当时的头号超级大国埃及;而同样辉煌的巴比伦第一王朝也因为相似的原因轰然崩溃。

  又过了约1000年,在人类的选择性培育下,马的体格逐渐强壮到可以承载一个轻骑兵,于是诸如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一类技术革命便开始萌芽。人们将战马从车辕下解放出来,骑射战术普遍运用,而同时,笨重的战车则被逐入历史的垃圾堆———在中国,靠战车起家的春秋强邦楚国一蹶不振,占据了牧场和畜牧技术之利的秦、赵则继之而起(秦、赵之祖造父,即为周天子牧马者);而更北方的匈奴,也凭同样的产业优势陡然崛起,遂成为秦汉以降数代之大患。

  又经数百年后,更“巨型”的马被草原蛮族培育出来,它可以承载全副马甲以及披甲的骑士,于是更具机动性和突击威力的骑兵出现,这让那些尚拘泥于传统战术的老帝国猝不及防。世界格局迅即又为之一变———在西方,罗马帝国为持续数百年的蛮族入侵所摧毁;在东方,则是同样长达数百年之久的“五胡乱华”。

  作为这场革命物证的“马”,我们可以见之于古埃及的壁画(相当纤瘦,所以只好多匹共轭拉车)、秦兵马俑坑(已略显肥壮,但高度仍不超过壮汉,尚不足以高强度地骑乘,故马镫等鞍具就付之阙如)以及达到现代良驹标准的隋唐重骑兵雕塑(为了高强度地骑乘和突击,让人与马紧密结合的马镫就应运而生,而马鞍形制也有了较大的变化)。

  一旦牧人稳稳地骑上了马背,农夫的噩梦就到来了。草原蛮族独有的产业优势,使之在与农耕文明的对抗中取得了极其有利的地位。

  骑、步对抗的效率,古人做过不少评估。代表骑射时代情况的《六韬》认为,平原旷野,一个骑兵可顶八个步兵。而代表“具装甲骑”时代情况的唐人《反经》则认为,“平原广野,此车骑之地,步兵十不当一”。

  一个典型的蛮族势力,如汉初极盛时的匈奴,号称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鲜卑早期,檀石槐“称兵十万”,轲比能“控弦十余万骑”,拓跋鲜卑在力微时,有“控弦上马二十余万”,后世逐渐发展到“控弦骑士四十余万”,便足为中国患。

  而酋长的对手,农耕帝国的皇帝呢?他则完全动员不起一支同样强大的骑兵部队。如后唐明宗李嗣源,就曾抱怨说他的战马太多,担心会让帝国公司经济崩溃———因为养一匹战马的费用可以养五个步兵,而他竟然有三万五千匹战马呢!连这个出身蛮族的中原皇帝都如此大惊小怪,就甭说那些更懂得算账的汉族皇帝了。所以帝国军队向来以步兵为主,在骑兵数量和质量上,都难以和对手相提并论。

  如果某个蛮族酋长带着十万骑兵,从蒙古高原突破阴山、燕山的关隘,或是绕过辽西走廊的榆关进入华北平原,那么中原公司的皇帝就该头疼了———假如酋长不想打硬仗,他可以凭借着机动性优势,在帝国军队赶来反击之前,便带着战利品从容退回草原。如果他愿意炫耀一下自己的勇敢或是贪婪于更多的战利品,他就会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和帝国的大军决战一场。

  在历史上,这些以大屠杀为结局的决战,屡见不鲜:要么叫做野狐岭(1211年,铁木真以十万蒙古骑兵全歼金军四十五万于野狐岭),要么叫做三峰山(1232年,拖雷以数万蒙古骑兵全歼金军十五万于河南禹县西南的三峰山,金遂灭),要么叫做土木堡(1449年,蒙古系的瓦剌酋长也先以数万骑兵全歼明军五十万于土木堡)……

  也即是说,从骑兵战术臻于成熟到近代火器脱颖而出之前,掌握着世界最先进“军用发动机”及相关战争艺术的蛮族骑兵,一直握有毋庸置疑的战场主动权。在那些日子里,这帮家伙是欧亚大陆上无可争议的“天之骄子”。

  酋长的天时:一脑子浆糊的竞争对手

  尽管生而握有最高效的战争工具,但草原蛮族并不总是民族竞争史中的胜利者--如果一个酋长能凑够十万骑,他就有了入选史上顶级掠食者的资格。可问题的另一面是,蛮族看天吃饭的产业模式以及落后的社会组织能力,却难以支持如此庞大的躯体。

  也即是说,游牧产业虽有强大的竞争优势,但如何稳稳掘到第一桶金,完成原始的资本积累,却是酋长们所需解决的最大难题。

  由于游牧生涯每需逐水草而居,所以马背上的民族历来族群分散,聚合无常,缺乏共同的、长远的利益观和种族认同感,社会组织上亦散漫无序,好恃强而凌弱。偶有雄主起而一统诸部落,威服草原,但也不过仅得一二十年之鼎盛太平,便即人亡政息,复归散乱。

  如铁木真之祖合不勒汗、忽图剌汗时代,蒙古也都曾有过短暂的辉煌,甚至敢于与强大的北方雄主女真金国相颉颃。但随大汗崩殂,诸部落便迅即零落四散。当铁木真之父也速该在世时,亦曾隐然为蒙古诸部之盟长,一旦也速该被塔塔尔人暗算毒死,归附他的部落便纷纷散去,皆道是:“深水已涸矣,明石已碎矣!”草原法则是残酷无情的,部民需要英雄做靠山,一旦英雄倒下,他们便要立刻跳槽寻求其他有力者庇护。

  草原蛮族好崇拜英雄而恶遵循制度,敬畏暴力而恶谨守秩序,恰似一群散乱的小作坊主,虽偶尔结成松散的产业联盟,却无宏远一致的长远规划———酋长们在族群内政上缺乏整合的能力,在崛起战略上更缺乏隐忍的度量。于是竞争优势往往在内讧中耗尽,偶有一两根出头椽子,也尚未成气候便被扼杀。

  而铁木真之所以能成为不世出的英雄,恰就在于他有诸人之所长,而无诸人之所短,能够在群狼环伺之下,完成困难的原始资本积累,度过成长为大鳄前的危险期。

  如前述,由于铁木真的祖辈合不勒汗、忽图剌汗过早逞强挑战强大的女真金国,因此屡屡招致报复。金世宗大定年间起,金军便有计划地对蒙古草原实施“减丁”政策,“极于穷荒,出兵剿之,每三岁遣兵向北剿杀,谓之减丁”(《蒙鞑备录》),同时大力培养塔塔儿等草原部族与之相斗,草原上因此仇杀纷争不断。蒙古自忽图剌汗后的中衰不振,便与此颇有联系。

  但偏在铁木真崛起的最关键时期里,女真人却因自身的内忧外患及疏忽大意,放松了对草原的监控———

  铁木真统一蒙古的第一战,即从蔑儿乞人手中夺回妻子孛儿帖之役。他与王汗、札木合等诸部合兵四万骑进攻蔑儿乞部,在草原上闹出偌大动静,而此时占据北中国、一向视蒙古为宿敌和附庸的女真人,竟丝毫没有做出反应。

  随后,在1196年的北方战争中,女真人又引铁木真为助,击灭了自己的忠狗塔塔儿部(该部落游牧于草原东部,在金人支持下与蒙古 诸 部 历 年 争 斗 ,世 代 仇 雠 。但1195年,该部却因战利品分配问题与主子闹翻,招致金军的攻击)。铁木真因此“功”,受金人封赐为“札兀惕忽里”———放过与女真人数世的血仇不提,还欣然接受一个从四品下的小官,铁木真以草原领袖难得的隐忍度量,误导女真金国视己为忠仆,从而对他此后十年间吞并草原诸部的行为不加干涉。

  到1206年,铁木真终于扫平克烈、乃蛮等草原对手,遂于斡难河畔即位称“成吉思汗”。草原游牧民族一旦统一,其天生的产业优势和征服欲望相结合,就将催生出一系列的兼并战争。但直至此时,女真人尚不觉悟,还遣使颁诏要求铁木真跪接。斯时的铁木真便不肯奉诏了,道是:“我谓中原皇帝是天上人做,此等庸懦亦为之耶,何以拜为!”随即便将伐金战争提上了议事日程。

  在最危险的成长期,偏碰上一脑子浆糊的竞争对手,这是成吉思汗伟业难以复制的天时。

  “黄金家族”凭借着独有的产业优势发家致富,但在组织格局和管理手法上,却全然没有脱离小作坊传统。即便雄才大略如成吉思汗,也没能超越草原文化风俗而创建出一套稳定的继承及管理制度。下一篇我们关注蒙元公司盈利模式多样化后的组织、文化冲突。

  作者介绍:江上苇,名徐旭,天涯煮酒论史版版主,民间历史学者,著有《大帝国的涅槃》、《迷惘的诸侯———后辛亥时代的西南军阀》等书。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黄金家族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