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VC寒冬 医药“萌捕”边拓荒边并购

2012年11月05日 07:52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字体:

  20人的投资团队每月投一个项目,这个“冬天”千年资本无疑相当抢眼

  摘要:近日已在A股上市逾10年之久的复星医药(600196),再度登陆H股市场,最多集资约40亿港元,用于未来发展及并购。尽管上市首日大幅破发,但复星此举无疑也将拉开国内药企新一轮并购狂潮的序幕。

千年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骥

    与早几年单打独斗的做法相比,张骥称千年资本的做法为快速高效的“工场”模式

  医药类天使投资血本无归的几率较小,风险最大的环节是能否拿到国家的临床批件

  千年资本目光瞄准的是大型药企并购需求最为旺盛的蛋白类新药抗癌及心血管药物领域

  近日已在A股上市逾10年之久的复星医药,再度登陆H股市场,最多集资约40亿港元,用于未来发展及并购。尽管上市首日大幅破发,但复星此举无疑也将拉开国内药企新一轮并购狂潮的序幕。

  这正是同为复星系出身的张骥所看到的机会。2011年,他与另两位合伙人一起在上海创立千年资本中国发展基金,一手抓住生物医药的早期投资项目,一手牵起中后期大型药企的并购投行业务。眼下,这只管理规模为3亿元的人民币基金,正在以每月投出一个项目的速度飞速播种。而张骥在早年以个人天使名义联合政府资本投出的约20个生物医药项目,目前虽尚未成功退出,但已有多个获得二期融资,估值也在以每年翻番的速度增长。

  罕见的医药天使

  与近年来在TT领域的天使投资活跃的情形不同,在医药行业内你几乎找不到天使的踪影。南都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那些大规模综合性的基金机构更乐意接盘一些十拿九稳的Pre-IPO项目,而规模不大的小基金则根本不敢触碰这摊“看起来很深的水”。因为新药研发的成功率是“一百个也指不定能成一两个”,风险太大!

  可在张骥眼里,这是一个被外行人误读已久的机会。

  2008年2月,张骥参与创立的一家制药企业被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旗下一家医疗并购平台以数亿估值并购,作为跟随股东,他手中的管理股份和期权得以套现。由此赚得“第一桶金”的张骥随后加入复星医药,负责已并购企业的战略管理体系和医药行业股权投资的风控。

  在复星期间,张骥逐渐摸到了生物医药投资的门道。他以一款治疗精神分裂的药物为例向南都记者介绍:假设这款药物的国内外市场容量都不错,从保本角度出发,若初始投资为500万美元,这款药物的中国权益随时可以找到下家转让,从而至少保证了这笔投资的本金回收;而如果能等上半年,等到临床实验做完结果出来,

  仅中国权益即可涨至上亿元人民币,这还不包括作为企业股东的股权分红。当然复星仅仅是在该项目投资了500万美元,换来的是企业股权转让后超过2000万美元的收益。

  2009年5月,在复星越做越顺手的张骥向集团提出欲以个人名义跟投自己负责的所有生物医药项目,却遭到了拒绝。此后,张骥单飞,做了近两年的个人天使,并以约9000万元的总价投出近20个项目。随后他联合另两位背景分别为财务和国际商业出身的合伙人,一起在上海创立千年资本中国发展基金(以下简称千年资本)。LP(有限合伙人)主要由当地政府、当地企业(非医药行业)以及自然人出资组成。在分工上,另两位创始合伙人分别负责财务并购、跨国并购及海外募资,而张骥则主要专注于产业投资。

  血本无归几率小

  在张骥看来,生物医药领域内的早期风险投资与TT领域的早期风险投资有着截然差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TT是面向大众市场的,所以投资人只要有点comonsense(常识)就可以试着去投”,但生物医药却有相对较高的专业准入门槛。

  用张骥自己的话来说,医药“天使”投的不仅仅是“人”,还要看这个人之前的积累。因为新药研发如果完全从零开始,没有六七年的时间根本出不来任何成果。只有当项目由实验室研究进入需要产业化的阶段或临床前研究阶段,像张骥这样的早期投资人才会加入进来。通常早期天使在500万元左右,用于支持其走完从药理试验、药学试验到中试、安全性评价这一路的研发及办公管理费用。

  在这种背景之下,千年资本将目光主要瞄准近年来在新药研发领域最为火热、大型药企并购需求最为旺盛的蛋白类新药和抗癌药物领域。一手着力于早期项目的挖掘与投资,一手则继续延续张骥在复星时的打法,主攻大型药企对中后期项目的并购和投行业务。

  按照张骥的投资逻辑,在天使投资阶段,如果初始投资500万元,占股20%-30%,且与创始团队约定一个milestone(里程碑),如中试做完、进入安全性评价阶段,500万元分两期到账,每期250万元,那么在后续进程中,他一共有三次退出的机会。

  第一次是等做完安全性评价,在拿到临床批件前,一个好的创新技术中国权益(即药品在中国市场的知识产权使用权)可以约4000万元的价格转手卖掉,几个月后,如果拿到临床批件,可以卖到6000万元,按照20%-30%的占股比即可返本获利接近三倍。

  第二次,通常来说,新药的亚洲地区权益价格会远远大于中国权益,如果附带上一期二期的临床结果,基本可以卖到上亿元人民币左右,再按占股比分一次,又能进账数千万。最后,再连同三期临床结果一起出售欧美地区海外权益,总价约在2亿-5亿美金,还能再分账一次。

  三次机会总计需要历时八年甚至更长,而在这过程中,张骥则可以根据手中每一个项目的短期和长期市场前景,调整自己的投资模型,以实现收益最大化。

  “干我们这一行的,虽然听起来不如做TT来得那么神奇,投中了一个最后IPO了能赚个几十甚至上百倍,但我们很稳,血本无归的几率比较小。你可以看得出来,在整个过程中,风险最大的环节就是能否拿到国家的临床批件。”张骥笑着对南都记者说道。

  “工场”式投资

  与早几年单打独斗的做法相比,张骥称现在这种机构式的做法为快速高效的“工场”模式,一个20人的投资和投后管理团队,基本上可以一个月投一个项目。这在眼下寒冷的资本冬天里,无疑是一种相当抢眼的做法。(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以千年资本的直投团队为例,一共4个人,一般来说,第一周收到的项目资源会在第二周的周一汇总,并进行分类。诸如,基金目前重点关注的蛋白类和抗癌类新药会被优先挑选出来,分配到专人进行尽职调查,同时将资料转送给有相应需求、在两三年后存在着并购可能的大型药企,让它们的投资部门也同期进行尽调,这样一来到了第二周的周末,两方尽调结果汇总,并达成一致后,第三周就可以直接与项目团队商洽具体的条款细节,最快情况下第四周就可以完成投资了。而那些挑剩下的项目再由直投团队的其他成员逐一筛选。

  但正如张骥所说,真正的实力体现在钱投进去之后。

  一方面,从事的角度来说,一支真正成功的新药在研发阶段所需的资金总量大约在2亿元人民币(不包括其他项目研究失败的费用分摊),最早期的这500万元主要用于研发阶段的天使投资。若要花费得当,的确需要一些四两拨千斤的功夫。这是因为,另一方面,从人的角度出发,医药研发项目的创始人大多是海归科学家,他们习惯了过去在高校里“要什么有什么”的科研环境,对于如何建团队、如何运作一家商业公司并非他们擅长。

  张骥半开玩笑地对南都记者说,就拿安全性评价做例子:有些机构的报价是280万到300万元,其他人还价大概能去到250万元左右,但他却知道可以从哪里省钱,仅此一项就为创业团队省去一半的花销。

  除此之外,因为早年做个人天使时,张骥也托管一些当地政府的生物医药专项基金,因此对于什么样的项目进展到哪个阶段可以申请哪些技术资金支持十分了解。“比如申报一个国家级的‘十二五’重大专项,在研发阶段就可以从国家那里拿到800万,一般来说,当地政府还会按比例配以一定的扶持资金,一来二去,就能到手上千万的扶持资金。”就张骥目前所投的项目申报情况来看,此类申报的成功率达50%。同时,他还会为创业团队争取到在当地生物技术园区内办公两到三年免租金的政策优惠。“毕竟是我们自己投进去的钱,不能就这么交房租交掉呀,对吧?”张骥笑着说。

  目前,张骥投资的项目除新药研发类之外,还涉及医疗器械、诊断设备及耗材等领域。尽管尚未有成功退出的项目,但已有多个项目获得了二期融资,估值每年能翻上一至两倍。或许在这个令很多人望而生畏的资本寒冬里,这位低调的医药“天使”或将迎来一个属于自己的丰收的秋天。

  投资人脸谱

  学医出身的张骥,原本的志向是做一名骨科医生。但在工作两年之后的2002年,他离开“白衣天使”的队伍,从一家外资药企的销售代表干到正大天晴的产品经理,再到贵州益佰药业的战略市场总监和通用医疗的事业部经理,随后选择创业。

  注重市场、擅用数据,将张骥与那些“技术至上”的医药同行鲜明地区分开来。

  在他看来,无论是早年在药企从事销售,还是现在做医药投资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本质并非所谓的“高科技行业”,而是如何能够切中与之相关的各方需求。(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第一人称

  他勤奋不玩票

  讲述嘉宾:千年资本有限合伙人殷跃

  和千年资本关系:有限合伙人

  认识张骥有两三年的时间了。一开始,是我自己想在这个产业里做些投资,一来二去地打听下来,发现他在这方面做得不错,就想跟他交流交流。当时他还在做个人天使,我们一起看了几个项目之后,我就发现,他对新技术的发展方向有很敏锐的感觉,而且对市场上的现状也很了解。有的时候,他拿着一些项目来找我讨论,那些项目在我看来都是些很不错的项目。

  因为我自己就是医疗设备行业里的人,也见过不少在这个行业里做投资的人。张骥让我感觉和其他投资人最大的不同,是他专业的背景出身。其实,做医疗行业投资的也有医科背景出身的,但像他这样既对技术比较懂行又有市场经验,而且自己还创过业的投资人就很少了。也是因为他有这样的背景经历,在跟创业团队沟通的时候才会比较顺畅,而不太让人产生一种甲乙双方的对立感。

  另外一方面,说到对技术懂行,其实并不是说他从一开始就各方面技术都十分在行,而是他一直以来的勤奋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张骥原来是学骨科出身,后来接触到新的技术,知道也懂得如何快速去查资料,有效地验证它的市场前景,这对于最终的投资决策有着很重要的影响。我想这也是他进入投资行业之后一直都做得还算不错的原因之一吧。

  后来,他做了千年资本这只基金,因为我也有自己的公司,不可能花很多精力去找项目,所以干脆把一部分钱给了他,让他去投。在我看来,他也是创过业的人,对每一分钱都很在乎,我相信他不会拿着出资人的钱开玩笑。

  医疗行业和IT互联网不一样,一个是它早期投资的资金需求比较大,动不动就几百万上千万的。但现在国内IPO上市又比较困难,所以我们投每一个项目都会比较谨慎,力争能投到一些未来的市场前景和利润空间都比较大的项目。这样即使不能IPO上市,也能通过收购退出,要么自身成长速度很快,仅靠每年的分红也能拿到不错收益的。现在,张骥时不时地还会拿一些项目来跟我一起讨论,尤其是在我比较在行的快速诊断和医学图像领域。

  “我和郑伟鹤计划跟投”

  讲述嘉宾:天使投资人、旦恩创投创始合伙人凌代鸿

  与千年资本关系:合作投资方

  我和冯骥认识差不多一年了。最早,是在一个创业大赛上,正好我们都是评委,又都做天使投资,就聊了起来。

  当时,我的主要精力虽然还放在TT领域,但对生物医药领域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你可能不知道,早年间我曾经在医药企业里做过销售,所以对这个领域还略知一二。开始做天使投资之后,也参与投资了几家新药研发企业。而张骥正好是专做生物医药领域的,对其他领域兴趣不大。几次接触下来,要说对他的整体印象,我觉得可以用“专业、专业,还是专业”来形容。

  在认识他之后,我跟他一起跑过江苏的一些生物医药园区,看得出来,他对这些园区里的创业公司的情况、创业者的状态有很深的了解。同时,也因为他医科背景出身的关系,对于一些新技术的方向、市场前景的判断,也很敏锐,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我,还有深圳同创伟业的郑伟鹤都有计划跟投他的一些项目的原因。

  另一方面,我们俩能聊得来,也因为我俩正好都处在由个人的天使投资向机构化的天使投资转型的阶段。这个我相信你也很能理解,最初我们都是用自己的钱来投资企业,那一年两年几千万上亿的钱出去了之后,还想继续把这件事情做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再拿出来一点,然后也从别人那里募一点,成立一个机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相信我做旦恩创投和他做千年资本的出发点应该是一样的,毕竟自己的钱还是有限的。

  他精明不算计

  讲述嘉宾:Opharma公司创始人马建国

  与千年资本关系:被投资人

  我和张骥,差不多有将近十年的交情了。第一次认识,好像是在一次行业会议上,具体我已经记不清是什么会了,当时,他还在一家制药企业里做市场,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嘿嘿,这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

  我所指的精明,不是那种算计来算计去就把你的那点利益都算计到自己兜里的小精明。我是搞技术的,对商业运作不是很了解,但他给我的感觉是他会站在我的角度上来考虑问题,然后,他会站在一个相对客观的立场上,把几方的利益都分配得比较妥当。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选择他的千年资本作为我们公司的投资方的重要原因之一。毕竟大家认识了这么多年,都知根知底了。他还在自己创业时,就曾经委托我们帮忙生产过一款产品,当时我们很快就生产出来了。后来,他跑到我们这里来看,发现我们这边还有其他一些项目,尤其是当时正在研发的渗透泵技术和激光打孔机,他看了之后就非常感兴趣。

  后来,在我们要融资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张骥。当然,我也见过其他的投资人。有一些完全是传统企业的思路,好像他出了钱,这家公司就什么都得听他的了,这种钱我们肯定不会要的。还有一些在理念上和张骥一样秉承的是风险投资的理念,但都不如他懂行,所以也没办法谈得特别深。

  做了几年的医药投资,张骥有个断言,“真正懂商业运作的人是干不了医药研发的,思想太活跃,只有那些技术型的人才能干成”。但同时,作为投资人,他又不希望这样的创始人只认死理,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既要有技术专长又不能认死理”,在张骥眼中,川至生物的陈明正是这样一个理想的人选。

  2009年,张骥初识陈明时,川至生物还是一家总部位于山西太原,仅有几百万年销售额的小公司。尽管当时业内很多专家并不看好有关心梗的乳胶技术体外诊断试剂市场,但从2002年创立川至到2008年正式拿到国家的生产批文,陈明一直确信自己的产品能在一些细分领域上取得独占优势。几次接触之后,张骥也发现,川至生物所瞄准的目标市场正处在行业竞争的“甜蜜夹缝”中,大公司暂时还覆盖不到而小公司尚不具备相当的技术能力。

  在双方达成合作之后,张骥过去的行业积淀开始发挥作用。他不仅帮川至生物在上海建起了总部工厂,还为其设计建立了整个辐射全国的营销模式。换句话说,此时的陈明,再也不用周旋于前店后厂之间,研发、生产、销售一肩挑,可以将更多精力投入新产品的研发之中。

  2012年9月,川至生物所生产的“肌钙蛋白I快速检测卡”获批上市。据介绍,这是国内首家推出的只要“一滴血一步法”的心梗快速检测卡,能在15分钟内实现心梗的快速检测。

  据张骥透露,川至生物目前的年销售额已达数千万元,利润也已突破千万,如继续保持连年翻番的增长业绩,在两三年内即可达到在国内IPO的上市标准。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并购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