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贺力平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原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主要观点

央行购国债与美联储QE有本质区别

央行身份购买股票与购买债券的差异很大

1998年香港金管局购买股票为的是稳定金融体系

中国央行仍在探索利率指标 就业率是2019年关键数据

央行购国债与美联储QE有本质区别

金融界网站:近期出现了比较有意思的讨论,称央行准备买国债。您认为,购买国债,人民银行和美联储有什么不同?

贺力平:世界各国央行资产构成都包括很大一部分的本国中央政府发行的国债,美联储就买美国联邦政府的国债。差别是在具体的操作形式上。一般而言,央行都是在二级市场上购买国债。美联储叫作公开市场业务,这是其货币政策三大工具之一。美国联邦政府在初级市场上向投资者卖出国债,美联储再在二级市场上去用市价去买进。

中国人民银行现在也不能直接向政府购买国债。如果中央银行直接用印出来的钱去买国债,将使财政支出和货币发行直接挂钩。这是应极力避免的。另一个重要关注点在于信息披露。央行购买债券的时点、持有时间、目的等,都需要披露。这些年来,我国央行有很大改进,国债买卖操作过程都相对规范化了。

金融界网站:央行购买国债,是不是一种中国版QE,也就是量化宽松?

贺力平:QE的概念首创于美联储。2009年初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不久,美联储认为传统的货币政策如购买国债、降低联邦基金利率接近0%,都无法解决问题,进而购买大量抵押贷款债券(MBS),这是结构化的市场债券。这些打包贷款提供相对固定的、每年3%-5%的利息收入,一百万美元的住房抵押贷款,但在房价跌落过程中,MBS也掉到面额之下,九十万甚至更低就能买到了。

美联储从2009到2013年,三轮QE,购买了上万亿规模的MBS,并在2014年开始退出QE,慢慢出售。因为MBS不是政府债券,有人批评美联储持有的可能是不良资产。不过,事后表明,总体上MBS卖出价高于买入价,也就是说美联储赚钱了。在这个过程中,美联储也稳定了美国金融市场,因为整个债券市场行情跟MBS价格有关,从而帮助美国经济从经济衰退乃至萧条的边缘复苏。


央行身份购买股票和购买债券的差异大

金融界网站:前段时间有人说“央行购买A股大有可为”,您认为,对于央行,买股票和买债券有什么不同?

贺力平:央行购买股票,明显有差别。首先,股票不是债券。债券有固定面额,有定息收入,债券发行者会承诺支付利息给债券持有人,一年一次或两次。而股票没有面额,价格随行就市,且红利分配不稳定,根据每年业绩确定。红利不等于利息。对持有者来讲,股票风险就更高。世界上大部分央行资产配置的要求主要是,第一,本金面额价值相对稳定,第二,有一点点收益,第三,交易比较活跃,随时可以出售。股票通常不能满足这些条件,所以大多数央行不会购买本国及外国的股票。世界上仅有少数央行会在个别时候为追求收益,会购买一些股票,但这属于个例,是非常规的。

股票被认为是高风险资产,且国际银行界有共识。一般商业银行允许持有评级优良的企业债券,但不允许持有股票。因为银行是社会信用体系稳定的基石。央行持有高风险资产将影响公众对银行体系的信心,必须十分谨慎。打开潘多拉魔盒可能带来很多负面的后果或影响。

金融界网站: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美国金融危机后的“多德-弗兰克”改革,也是在规避商业银行过多参与二级市场,保证银行的信用度。


香港金管局1998年买股为稳定市场

金融界网站:央行这么做是追求收益么?对实体经济还有什么别的影响?

贺力平:人民银行持有大量的外汇资产,主要是1.2万亿美元左右的美国联邦政府债券,还有1.8万亿美元是配置在其它金融资产上,包括欧元区成员国的国债、日本国债、英国国债,还可能有一些企业债,比如“两房”??房地美、房利美。但除此之外,有没有持有过其他企业债和股,因为数量庞大,我们不清楚,但也不排除。

1998年香港发生金融危机时,恒指大幅下挫,对冲基金大量沽空港股和港元。香港金融监管局,虽不是央行,但也承担一些央行职能,当时就动用其外汇储备购买恒指权重股,包括汇丰银行股票等等,支持香港股市稳定。它把上百亿外汇储备换成港币,购买恒指权重股,公布称,所持股票集合成了盈富基金,并会在价格上升时逐步减持。事后看,赚了很多钱。

从香港经验看,央行购买股票,应该有以下条件:第一,这是一个非常规的措施,金融市场出现了大幅度动荡;第二,钱的来源要说明,是自己印钞票,还是卖出一部分外汇储备;第三,还可能需要向社会说明,操作程序和目的原则是什么,比如你现在买进之后,是永久性持有,还是在市场恢复的时候会减持。1998年香港就遭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质疑。但香港认为如果不这样做,市场就会垮掉,亚洲金融危机就会进一步扩大。这是为稳定整个金融体系采取的措施。


央行仍在探索利率指标 就业是今年关键

金融界网站:统计局公布,四季度GDP增速为6.4%,全年6.6%;总理称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大。稳经济方面,央行应扮演怎样的角色,有哪些工具可以用?

贺力平:我认为,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行幅度不大,单凭GDP增长率的下降不能认为经济现在到了特别不行的阶段:第一,GDP负增长才能说明经济出现衰退或下滑,中国6.6%的增长率离0还很远;第二,经济好不好,就业情况或失业率也许最重要,失业率哪怕只上升0.1,0.2,那也是值得关注的事。但是从就业数据来看,中国就业形势没有什么问题,当然数据也可能没有反映真实的情况,会给分析者带来问题。不过,前瞻2019、2020年,经济下行风险还是比较大。这时就要考虑应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其它社会福利保障政策该怎么办?在经济下行,失业率上升,通胀很低、存在紧缩风险的时候,货币政策应相对宽松,这是国际共识。

传统观点来看,两点:

第一,要能把基准利率降到低水平,美联储在2008年底把联邦基金利率降低到0-0.2%区间的最低水平,欧元区,日本甚至实施负利率。不过,我觉得负利率在中国不可行,银行会往外送钱,可能使货币信贷增长失控。

第二,资产购买。一可以买国债,二还可以考虑地方政府债券,只要流动性好、稳定,甚至可以买优等企业债。至于股票?不是百分百不考虑,而是作为权宜之计,应对特殊情况,而且还要看跟现行的法律规定有没有冲突。

目前,准备金率不断降低,而利率不变,这是因为我们金融市场目前存在结构性障碍,和国外相比,在货币政策方面还是有一定差距。2015年人民银行发布公告,从2015年10月以后,取消存贷款利率浮动的上限和下限。人民银行不会再去直接决定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利率了,那它现在决定什么样的利率呢,还在探索过程中。中国今天还没有一个类似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的利率指标,由中央银行直接操作、面向金融市场的一个利率指标,所以,中央银行操作货币政策时就存在一个短板,解决好这个短板的话,人民银行的作用就和美联储比较接近了。遇到经济下行,除了降低准备金率外,还可以降低利率。

金融界网站:您对2019年宏观经济的看法?

贺力平:2019年,我们还是面临比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但如果就业市场保持基本稳定,就不必太担心其它的经济指标,GDP,投资的变动。

就业应该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且要改进统计方式,能更加及时准确地反映劳动市场上供求关系的变化,让决策者能更加真实地认识经济运行的实际情况。

               

更多
往期回顾
评论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jrj.com.cn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