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

“2018年对于全球经济来说十分不平凡,这是很多人眼中艰难的一年。全球经济局势景气不足,国际局势扑朔迷离,地缘政治局势复杂、全球去杠杆进程如火如荼、贸易谈判徘徊不前… 2019已经到来,很多2018年我们面临的困难并未解决。我们应该如何适应新的一年?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金融界特邀10大经济学家与您一起探路2019,问道未来!”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郝联峰

中国研究所长论坛首席经济学家

主要观点

目前A股是熊市反弹,不具备单边持续上涨的基础。

2019年中国经济下滑趋势可能缓解。

去杠杆力度会放松,转为稳杠杆政策。

2019年货币政策边际宽松的取向基本确立。

中美贸易战最终会妥协收场。

目前A股是熊市反弹,不具备单边持续上涨的基础

金融界:近期,A股指数稳步上涨,成交额也大幅上涨。您认为,本轮连续上涨的原因是什么?目前的A股环境是否具备持续稳定上涨的基础?

郝联峰:2019年1月4日以来,上证指数最大涨幅达22.80%,并从2018年7月27日以来首次收盘站上2900点,A股证券板块连续出现集体涨。近期市场连续上涨的最主要原因是2017年第4季度至2018年第4季度市场连续5个季度收阴,暴涨必有暴跌,暴跌必有反弹,持续上涨是此后下跌的理由,持续下跌是此后上涨的理由,多空转化,涨跌相依。

需要注意的是,最近的A股市场还不是牛市。真正的牛市底部是缓慢上涨的,后期越涨越快,有比较长的筑底过程。现在的A股市场从底部直接逼空,只是熊市中的一个反弹。股市从K线来看连续下跌了五个季度,当行情下跌时很多资金就空仓割肉出来了,这些资金就是潜在做多资金;市场上涨的时候也一样,当大家都冲进市场,一旦到了冲不上去的境地,冲进的资金就变成潜在做空的力量。

目前A股市场还不具备单边持续上涨的基础,一是基钦周期尚在收缩期中 ,二是估值水平(主要看PB中位数)并未到熊市底部水平,三是代表成交萎缩水平的月成交金额/A股总市值和月成交金额/GDP也没有缩到以往熊市低点水平。市场尚需要低位筑底,为明后年的牛市积蓄能量。

2019年中国经济下滑趋势可能缓解

金融界:2018 年过得非常不平凡,全球经济在地缘政治、去杠杆环境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展现了疲软。2019 年在很多专家看来依旧悲观,您认为,我们应该从什么角度看待全球经济的 2019 年?

郝联峰:2018 年,金融危机后的中速复苏巅峰已过,全球经济形势出现一些新的变化,表现在国际贸易增长放缓、大宗商品价格剧跌、先行指标明显回落、经济增长动力减弱。

2019年全球经济处于基钦周期的谷底,各项经济指标相对处于低位,随着经济下行,宏观经济政策也会不断宽松;我国外部贸易风险深化,新经济目前还不足以带动经济全面增长。但我国的2019年并非看不到希望,政府已经先行制定战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直面“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现实,将“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投资,稳外资,稳外贸,稳预期”作为当前乃至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决策部署,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预计2019年财政政策将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宏观环境企稳为深化改革创造有利条件,财税、金融、国企等改革将进一步落实。因此,2019年我国经济下滑趋势可能在下半年有一定缓解。

去杠杆力度会放松

转为稳杠杆政策

金融界:去杠杆是目前国内政策和经济的一个大风向,这种趋势和导向有着什么样的影响?2019 年经济前景扑朔迷离,去杠杆在这样环境中应保持怎样态势?2019 年,去杠杆进程是否会受到影响?

郝联峰:由于2019年处于基钦周期的谷底,经济显得比较困难,宏观经济指标都处于低位。所以政府去杠杆力度会放松,去杠杆政策将逐步转为稳杠杆政策。

当前中国经济负债率、杠杆率畸高,企业部门为了扩大再生产、政府部门为了支撑基建增长、居民部门为了买房,都不同程度地大幅加杠杆,宏观负债率、杠杆率存在总体水平偏高、增速较快、结构不平衡等问题;而同时,经济对去杠杆的承受能力有限。这种情况下应加大股权融资力度,通过股权融资和权益货币发行来去杠杆、降低负债率,同时为经济增长托底。

2019年货币政策边际宽松的取向基本确立

金融界:春节前夕,央行全面降准给市场带来了一定的震撼。从准备金率水平来看,中国仍保持全球较高水平,尤其相比发达经济体准备金率。是否可以认为央行还有大的操作空间,让我们度过更多的经济困难?2019 年里,您认为中国会走向宽松吗?

郝联峰:随着基钦周期下行,经济越来越困难,一些增长指标如M1增长率创出将近30年的新低,汽车2019年1月份销量同比增长约-15.74%。在这种情况下,相对宽松的政策会陆续出台。2019年,中央的货币政策取向转变成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可以预见,从政策层面看,2019年货币政策边际宽松的取向基本确立。

但要从根本上缓解中国经济困难,需要通过股权融资和权益货币发行,在降低道德风险,保证信息公开性、资金价格竞争性的基础上降低负债率;同时控制债务货币增速不要超过名义GDP增速,常规的放水措施(发行债务货币)只会导致三年后中国经济更加困难。

中美贸易战最终会妥协收场

金融界:中美贸易在 2018 年对全球经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美的相互制约造成了很多与中国下游产业链相关的其他国家的损失,可以说贸易保护主义带来的风险是全球性的。您认为 2019 年,中国需要如何应对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局面?

郝联峰:中美贸易战是互害模式,双方都很痛苦,双方也都需要寻找妥协的机会。当然,美国综合实力比中国强,中国可能会让步更多。但暂时的妥协并不能一劳永逸,美国几任总统公开宣称美国决不会当老二,面对中国经济较为快速增长和综合国力较快提升,美国不会无动于衷,各种形式的中美摩擦将成为未来几十年的常态。

贸易战对中国有不利影响,但很难打破中国崛起的势头。中国需要做的是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加强中美民间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维护周边局势稳定;避免急中出错,如一刀切提高美国进口产品关税、惩罚美国在华企业、大规模抛售美国国债等。中国市场规模巨大、国民经济体系完整,决定了美国难以凭借贸易争端对中国造成严重的威胁,贸易战最终会妥协收场。



更多
往期回顾
评论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jrj.com.cn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