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

庚子鼠年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疫”中拉开了序幕。前事未决而后事已来,我们应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金融界现推出《首席说》解局2020特别版,特邀知名经济学家与首席分析师,为您全面解析投资“战疫”。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李奇霖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主要观点

我国经济在服务、消费、投资,出口等方面受到主要冲击

股票市场短期快速下跌,长期投资者可考虑布局

未来经济存在下行压力,疫情冲击主要体现在线下消费和服务业

中小企业收入骤降,陷入刚性支出困境

政府应强化财政支出对经济的托底作用,金融部门可适度让利


 

我国经济在服务、消费、投资,出口等方面受到主要冲击

金融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此次疫情对我国经济有何影响?本次疫情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长期影响和短期影响,分别在哪些方面?


李奇霖:此次疫情对我国的经济影响如下:


1)疫情对经济的主要冲击体现在服务业和消费行业。2019年春节黄金周餐饮、旅游和电影票房收入15247亿元,从高频指标看,本次疫情对这几项消费都有明显冲击。春运前13天旅客量同比增长2.4%,但武汉封城后旅客量开始锐减,1月24日和25日同比分别为-2.5%和-28.8%。2019年大年初一电影票房收入14.85亿,而今年大年初一锐减至181万。以SARS为例,SARS时期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受到的影响较小,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从2003年3月的9.3%下滑到5月的4.3%,降幅较为明显。


2)疫情对投资和出口也存有一定冲击。首先,疫情防控成为各级政府的主要任务,基建投资短期会有下行压力。其次,房地产投资也会受到影响,居民不外出和房地产营销活动暂停无疑会加剧房企的现金流压力,从而改变房企的投资、经营策略。最后,尽管我们认为PHIEC对中国出口影响有限,但考虑到中国经济体量在全球的占比快速提升,从2003年的3.61%上升到2018年的15.84%,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引擎,疫情冲击内需的同时,也会通过进口渠道影响到中国主要贸易伙伴增长,进一步又会对中国的出口形成负反馈。考虑本次疫情较SARS传染性更强,各级政府应对疫情的措施更为及时、更为有力,比如湖北各地市都“封城”、全国有20余个省市延迟一、两周开工,意味着短期对工业生产、投资也会产生一定地负面冲击。


3)疫情打乱了经济的库存周期。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在低库存和总需求向上周期的带动下,企业出现了一轮微弱的主动补库存周期,但因疫情影响,需求骤降,导致此前的主动补库存变成了被动补库存,后续库存有去化的压力。另外,由于封城的影响,各类货物、原材料运输活动受阻,也导致了部分原材料库存累积和生产缺货并存的局面。


4)企业和居民部门的高杠杆率加剧了脆弱性。消费、投资和出口活动受抑制,对企业而言意味着经营性现金流受损,但人力、房租、利息成本却是刚性的,这无疑会加剧企业的信用风险,尤其在企业背负的杠杆率较高的背景下。



但与此同时,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是短期的。随着疫情逐步控制,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将会较快地恢复,复工后可能还会因赶工而加快施工节奏,因疫情积压的消费需求将一次性释放。完成两个翻一番的政治目标、逆周期调节将会加码。从长期来看,本次疫情加快第三产业转型升级,比如远程办公、线上消费娱乐、工业互联网、数字化的医疗物资配送体系等等。


 

股票市场短期快速下跌,长期投资者可考虑布局

金融界:疫情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影响主要会体现在哪里?包括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


李奇霖:对股票市场来说,疫情会对市场产生一定的负面冲击,2月3日市场快速下跌一方面源于疫情对经济基本面的冲击,也源于短期快速下跌,跌停个股较多产生的流动性风险,但由于2月3日市场调整较为充分,考虑到政策支持和央行货币政策配合,无论是经济下行还是流动性风险已大幅释放,着眼于长期的投资者当前可以考虑布局。


 

未来经济存在下行压力,疫情冲击主要体现在线下消费和服务业

金融界:对比2003年非典时期,当前的疫情影响的行业更多。仅就中国经济的第三产业和对外经贸的角度来讲,我们在2020年是否会有较大的下行预期?


李奇霖:相比于SARS而言,本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确实要大一些:


首先,SARS期间中国经济是一轮明显的向上周期,WTO红利释放和房地产市场引擎刚启动不久,而本次疫情中国经济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经济存有一定下行压力的阶段,疫情对经济的边际冲击或大于SARS。


其次,当前中国经济的第三产业占比较高,而本次疫情冲击主要体现在线下消费和服务业,此外,中国经济的绝对规模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已不可同日而语,中国经济放缓将对全球经济产生一定地冲击,进而影响到出口。


最后,当前各类主体杠杆率偏高,对经营性现金流依赖更强,经济活动暂停必将冲击经营性现金流,而企业盈利受损后,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也将影响筹资性现金流,进而放大企业的信用风险,尤其是抵御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


 

中小企业收入骤降,陷入刚性支出困境

金融界:目前疫情对中小企业,尤其是餐饮、旅游业的冲击很大。您认为对这些行业的影响将会持续多久?有些城市如苏州已经出台了针对性的政策,全国其他城市是否可以推广?


李奇霖:餐饮、旅游业的冲击时长要取决于疫情什么时候可以被有效控制,一旦疫情控制后,此前积压的消费需求将很快释放。


对中小企业来说,当前的主要困境在经济活动放缓后收入骤降但人力成本、利息支出、房租水电成本、企业税费是刚性的支出,且部分企业因封城封路的影响受原材料价格上涨或短缺的冲击。因此,围绕着降低企业刚性成本的种种政策举措无疑是正确的,能否向全国其他城市推广完全取决于其他地区政府有没有让利给实体的决心。


 

政府应强化财政支出对经济的托底作用,金融部门可适度让利

金融界:考虑当前情况及日后发展,您认为应该如何实施货币、财政政策以支持我国经济平稳度过疫情期?


李奇霖: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强稳增长的力度,进一步提高专项债投向基建比例、政策性银行加大对基建项目配套融资的贷款支持,赤字率可以考虑突破3%,挪出额度让利实体,强化财政支出对经济的托底作用,并补足公共医疗卫生服务短板。在“一城一策”和“房住不炒”的大基调下放松部分三、四线城市的地产调控政策、加大汽车和其他耐用品消费刺激力度等。


货币政策适度宽松,提供流动性支持。应对投资者对疫情恐慌产生的避险情绪,货币政策可以适度加大公开市场的投放力度,缓解金融市场因恐慌产生的流动性风险。此外,央行还可以调降公开市场操作、MLF利率,引导LPR利率下行,降低实体融资成本。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措施均有助于增量融资的融资成本下降,但仍未缓解存量利息支出刚性的问题。因此,还需让金融部门适度让利,对受疫情冲击明显的企业降低存量合同利率。


缓和金融监管的节奏与力度,加强金融逆周期调节,防止陷入企业盈利受损-金融风险偏好下降-企业筹资现金流受损-信用风险加剧-金融风险偏好进一步下降的恶性循环之中。


更多
往期回顾
评论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jrj.com.cn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