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

庚子鼠年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疫”中拉开了序幕。前事未决而后事已来,我们应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金融界现推出《首席说》解局2020特别版,特邀知名经济学家与首席分析师,为您全面解析投资“战疫”。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伍超明

财信研究院副院长、财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主要观点

疫情对经济具有短期冲击,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趋势将会保持

央行创建风险联动“隔离墙”,保证金融市场的稳定

预计疫情对进口冲击不大,出口会面临一定负面冲击

加快落实已出台政策,帮助中小企业度过难关

适当加大财政支出规模,货币政策要强化针对性


 

疫情对经济具有短期冲击,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趋势将会保持

金融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此次疫情对我国经济有何影响?本次疫情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长期影响和短期影响,分别在哪些方面?


伍超明:疫情对一季度经济将产生较大的下拉作用,目前来看难以避免,具体程度要视疫情进展情况和政策对冲力度而定,基准预计一季度GDP增长5.0%左右。从全年来看,今年我国将完成实现小康社会目标、收官脱贫攻坚战、取得疫情防控阻击战胜利等几大硬任务,逆周期调节力度将持续加大,以最大限度对冲疫情对经济的外生冲击,因此预计疫情对全年经济的总体影响或有限,不影响其他两大硬任务的完成。据测算,全年GDP增速只需在5.3%-5.6%之间即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疫情不会影响该目标的实现,其对经济的影响也是暂时的,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趋势。


从短期影响看,一是短期内疫情对经济增长按下“暂缓”键,消费、投资、进出口“三驾马车”均已不同程度受损,且负面冲击大概率将贯穿整个一季度。如交通运输、旅游、娱乐、住宿餐饮等消费是短期受疫情冲击最大的行业,且未来数月其修复仍将偏弱;投资所受负面冲击因企业复工推迟亦将很快显现,但后续恢复节奏与疫情进展密切相关;进出口将或多或少受到世界卫生组织将本次疫情列为PHEIC的影响。


二是2020国内经济形势本已复杂严峻,疫情对经济、金融的潜在冲击值得警惕。本次疫情事发突然且蔓延迅速,对国内经济、金融体系薄弱环节与主体带来的冲击不容小觑,要警惕其引发风险点或局部性风险的可能。


三是宏观逆周期调节可一定程度对冲经济下行压力,但一季度主要依靠财政发力,货币政策效果或在后续几个季度显现。


 

央行创建风险联动“隔离墙”,保证金融市场的稳定

金融界:疫情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影响主要会体现在哪里?请从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市场分别讨论。


伍超明:疫情对金融市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推升投资者避险情绪和引发投资者对企业盈利恶化的担忧。


受此影响,A股短期面临一定冲击,后续能否重启结构性行情取决于疫情拐点能否如期出现。但央行近期一系列快速精准动作,如1.7万亿流动性供给和利率调整,成功地在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之间打了一道风险联动“隔离墙”,打出了一场漂亮的金融风险防疫战,保证了金融市场的稳定。近期A股反弹较多,疫情催生出的远程办公、在线教育、医药生物等板块涨势喜人。


债市存在波段机会但其波动风险不容小觑。一方面国内逆周期调节力度加码已在路上,国内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空间有所打开,另一方面结构性通胀压力和尾部信用违约风险增加,同时疫情好转会提高利率上行风险,因此债市短期受益于疫情期间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但波动加大或是大概率事件。


期货市场中的主要大宗商品如石油、铁矿石等,因受需求下降影响,价格短期或有所承压,但随着逆周期调节发力,需求边际好转,价格大幅下降趋势将明显改善。


 

预计疫情对进口冲击不大,出口会面临一定负面冲击

金融界:对比2003年非典时期,当前疫情影响的行业更多。仅就中国经济的第三产业和对外经贸的角度来讲,我们在2020年是否会有较大的下行预期?


伍超明:从第三产业来看,交运、电影、旅游、餐饮等行业短期受挫严重,大概率拖累全年增速下降较多。如春运前二十七日客运量同比下降35.0%,根据非典期间的历史经验,疫情对交运行业冲击较为持久,预计上半年交运行业增加值回落是大概率事件;春节电影票房和旅游全面受挫,或使全年电影票房和旅游收入陷入负增长。另外,从非典过后第三产业的恢复情况来看,其恢复力度和速度均不及第二产业。


从进出口来看,进口主要受国内需求影响,疫情对全年经济影响有限,预计对进口冲击不大。受世界卫生组织将本次疫情列为PHEIC影响,出口或多或少面临一些负面冲击,但并不会改变2020年有所回升的趋势。若疫情持续时间较短,全球经济受到的影响较为有限,中国出口增长态势不会改变;但若疫情持续时间偏长,或将对出口构成一定负面冲击。


 

加快落实已出台政策,帮助中小企业度过难关

金融界:目前疫情对中小企业,尤其是餐饮、旅游业的冲击很大。您认为对这些行业的影响将会持续多久?有些城市如苏州已经出台了针对性的政策,全国其他城市是否可以推广?


伍超明:根据非典期间的历史经验,服务业受疫情影响较为明显且持久,预计肺炎疫情对餐饮、旅游等行业的负面冲击还将持续数月。疫情期间,企业生产、销售被按下“暂缓”键,资金占用较大,各类租金、利息以及人工成本等刚性支出或给企业现金流带来较大压力,中小企业面临的流动性问题更为突出,其面临的裁员、破产风险增加。


为对冲疫情影响,苏州从加大金融支持、稳定职工队伍、减轻企业负担三方面发力,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这一举措十分及时且有必要,未来应加快向全国其他城市推广,且支持方式和力度均有望进一步增加。


针对受此次疫情冲击较大、面临困难多的中小企业,尤其是直接参与疫情防控和医用物品、生活物资生产、运输、销售环节的中小企业,全国各地应积极行动起来,加快落实已出台政策如“金融30条”,多渠道、大力度帮助其渡过难关。一是加大信贷支持力度、提供优惠性利率、提高审批效率尽快放款,同时发挥开发性政策银行“国家队”作用,合理满足疫情防控需要;二是对上述中小企业到期贷款进行展期,金融机构保证不抽贷、不断贷、不压贷;三是加大财政税费减免力度,加大专项再贷款和财政贴息规模。


 

适当加大财政支出规模,货币政策要强化针对性

金融界:考虑当前情况及日后发展,您认为应该如何实施货币、财政政策以支持我国经济平稳度过疫情期?


伍超明:本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力度大概率超过非典。为避免经济短期“休克”,在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之间创建一道风险联动“隔离墙”,非常时期应采取非常之策。


建议货币政策要强化针对性,保障流动性充裕,全面性降准降息。一是强化货币政策的针对性,加大对受疫情影响较大地区、企业、行业的信贷支持力度和差异化优惠力度,如适度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规模、提供优惠利率,必要时可以采取定向降准、定向降息、再贷款、再贴现等结构性措施。二是全面性的降准、降息政策。在疫情的突然冲击下,实体经济增长尤其是一季度经济增速会不可避免地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市场快速形成实体经济基本面恶化与资本市场大幅波动的预期。为打破这一预期的联动,阻断其自我循环和强化,防范金融风险甚至是系统性风险,稳固实体经济是根本。因此,货币政策应增强灵活性,必要时采取降准、降息措施。三是优化金融机构信贷审批流程,加快信贷投放;同时适度提升不良贷款容忍度,对受疫情冲击较大企业到期贷款进行展期,保证不抽贷、不断贷。


适当加大财政支出规模,有针对性地减税降费,提高赤字率水平,适度提高政府部门杠杆率。一方面,当前正处于抗疫关键时期,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地区、企业、行业等,需要财政和货币政策携手发力,对冲疫情对经济的暂时性冲击;另一方面,从国际横向比较看,我国财政政策还有较大空间,可以适当提高杠杆率水平,如我国政府杠杆率低于发达经济体和大部分发展中经济体,处于较低水平。因此,积极的财政政策可适当加大财政支出规模,继续减税降费,且重点向受本次疫情冲击较大的行业、企业、个人倾斜。赤字率可从去年的2.8%提高到今年的3%左右。


更多
往期回顾
331 樊继拓

新时代证券策略首席

330 李奇霖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评论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jrj.com.cn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