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

庚子鼠年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疫”中拉开了序幕。前事未决而后事已来,我们应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金融界现推出《首席说》解局2020特别版,特邀知名经济学家与首席分析师,为您全面解析投资“战疫”。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胡国鹏

方正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主要观点

疫情影响生产端重化工业,成互联网经济提速催化剂

股票市场呈现分化格局,消费、周期表现较差

预计出口受疫情的扰动不明显,经济全年增速约5%-5.5%

复工后产能利用率同比下降,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将持续到三月份

复工后可关注赤字率上调、减税政策,MLF、定向降准、再贷款政策


疫情影响生产端重化工业,成互联网经济提速催化剂

金融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此次疫情对我国经济有何影响?本次疫情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长期影响和短期影响,分别在哪些方面?


胡国鹏:疫情爆发之后整个经济活动明显减弱,企业的开工也在不断后推,居民的消费活动陷入一个阶段性的停滞,可选消费下得更快,生产和生活的服务,比如交运、餐饮、旅游、影视受影响比较大。我们参考非典时期的情况,可以看到可选消费增速受到明显的影响,必需消费的食品饮料、药品这块受的影响比较小。整个生产端重化工业受的影响会更大一些,轻工业的影响会小一些。


对照非典时的情况来看,非典集中发生在2003年二季度,拖累单季度GDP约1.5个百分点,但冲击过后很快经济继续繁荣。目前中国经济较当时体量更大,第三产业占比更高,短期来看这次的新冠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GDP的幅度大概在0.7-1.4个百分点左右,影响程度视疫情持续的时间而定,也和复工后逆周期对冲政策的力度以及生产、消费恢复的情况有关。长期来看,疫情影响短期经济增速,不影响长期经济走势,中国经济在“十四五”期间有望维持5%以上的增速,这次疫情直接减少了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反而成了互联网经济提速的催化剂,信息技术、医疗保健等行业将会在未来的中国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

股票市场呈现分化格局,消费、周期表现较差

金融界:疫情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影响主要会体现在哪里?请从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市场分别讨论。


胡国鹏:短期疫情影响经济增长预期以及风险偏好,疫情扩散后群体担忧增强,市场整体风险偏好下降,叠加春节期间海外市场出现较大幅度下跌,A股节后出现一定程度补跌。目前股票市场呈现分化的格局,受疫情直接影响的消费、周期表现较差,金融较为抗跌,而成长则脱颖而出,本质上在于成长的核心逻辑在于产业周期以及前序货币宽松的溢出效应,目前来看这一过程尚未结束,宏观层面的扰动,是布局成长的机会。期货市场则普遍下跌,大宗工业品受经济增长预期下调、开工后延、被动补库存的影响明显下行,贵金属则体现了一定的避险属性,有所上涨。

预计出口受疫情的扰动不明显,经济全年增速约5%-5.5%

金融界:对比2003年非典时期,当前疫情影响的行业更多。仅就中国经济的第三产业和对外经贸的角度来讲,我们在2020年是否会有较大的下行预期?


胡国鹏:同非典时期相比,目前中国第三产业占比超过50%,而2003年只有40%左右。再者,第三产业的门类明显变多,诸多新业态如网购、外卖在当前经济中占据很重要的分量。但需要注意的是,在传统服务业如餐饮、旅游受到明显冲击的同事,新型服务业,尤其是非接触式服务业迎来了发展加速的契机。因此,第三产业发展的增速有所下滑、但结构发生了变化,对经济的冲击总体可控。就对外经贸而言,由于世卫组织目前仅把此次疫情定义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且随时有可能取消该状态,即便参考非典时期世卫组织将北京、广州列为疫区的情形,当时两个地区的出口也并未受到明显冲击,且2003年中国的出口也未受非典的影响,因此出口受新冠疫情的扰动应该不明显。2020年全年经济实现6%的增长已经较为困难,考虑到一季度经济下行较快,全年大概率在5%-5.5%之间。

复工后产能利用率同比下降,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将持续到三月份

金融界:目前疫情对中小企业,尤其是餐饮、旅游业的冲击很大。您认为对这些行业的影响将会持续多久?有些城市如苏州已经出台了针对性的政策,全国其他城市是否可以推广?


胡国鹏:新冠疫情对于中小企业影响的时间取决于何时复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全国各地复工的时间参差不齐,且和各地疫情的情况紧密相关。总体而言,目前全国客运量同比减少近80%,返程的高峰尚未到来,预计在2月8号-9号出现。考虑到可能存在的交叉传染的风险,即使开工之后产能利用率也很难像往常一样,因此对中小企业的影响预计要持续到3月份左右。苏州出台的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其它中小企业较为集中的省市也会争相效仿。

复工后可关注赤字率上调、减税政策,MLF、定向降准、再贷款政策

金融界:考虑当前情况及日后发展,您认为应该如何实施货币、财政政策以支持我国经济平稳度过疫情期?


胡国鹏:货币以及财政政策的支持以大规模复工作为节点,在此之前,政策主要是以呵护市场为主,比如一行两会在开市前密集释放提供充足流动性的信号,央行大规模逆回购投放并且降低OMO利率等,但考虑到大规模的生产尚未开始,大规模刺激,如降准降息的可能性较低,货币财政上对疫情影响地区以及行业定向支持,比如财政贴息、再贷款等。复工之后,财政货币政策可以关注三月初全国两会中赤字率的上调、减税,货币政策里的MLF、定向降准、再贷款的政策。


更多
往期回顾
332 伍超明

财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331 樊继拓

新时代证券策略首席

330 李奇霖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评论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jrj.com.cn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