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

庚子鼠年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疫”中拉开了序幕。前事未决而后事已来,我们应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金融界现推出《首席说》解局2020特别版,特邀知名经济学家与首席分析师,为您全面解析投资“战疫”。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张岸元

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主要观点

美股十年行情结束,实体经济步入衰退言之尚早

覆巢之下,A股难以独立上涨,但下行空间有限,有避风港功能

油价暴跌影响CPI、PPI机制不同,长期低位或影响新能源

目前不是推进存量贷款基准利率转换的好时机

普通投资者应考虑避险,或拉长久期,赚实在钱

美股十年行情结束,实体经济步入衰退言之尚早

金融界:美联储宣布降息后股市大跌,市场上不少人认为这是美股黄金十年的落幕。美东时间3月11日收盘,美国三大股指集体大跌,道指收跌5.86%,跌入技术性熊市;标普500指数跌4.89%,纳指跌4.7%。有不少人认为美国即将步入衰退。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张岸元:最新市场表现确认美股十年行情结束,美联储采取单纯降息方式稳不住市场。除非史无前例,推出新的量化措施,比如类似日本央行的购买ETF操作等。

 

从近期数据看,美国经济进入衰退的推测还缺乏依据。这一判断主要是基于此前的经济周期表现得出。美国疫情是个新因素,究竟会进展到什么程度,经济会受到多大程度,是个未知数。方向上看,会加快衰退的到来。

 

要关注政策面对美国经济周期的影响。此前特朗普总统大规模减税政策的影响在消退,新的减税政策正待实施。在几年前他的经济政策承诺中,唯一没有兑现的是基建。如果美联储出现负利率,联邦财政赤字得到来自负利率的支撑,大规模基建得以启动,则周期会进一步变形。 

覆巢之下,A股难以独立上涨,但下行空间有限,有避风港功能

金融界:目前看来,A股走出了独立行情,是否可持续?海外市场的波动会如何影响我国市场?

 

张岸元:我不理解为什么一些人,谈及其他领域时言必称全球化,言必称避免脱钩,为何一到股市上,就要“独立”。覆巢之下,谁也躲不过。认为A股市场可以无视外部环境变化,走出独立的上涨行情,显然是一厢情愿。当然,与美股相比,A股下行空间有限,从这一点讲,称之为“避风港”也不为过。


疫情以来,A股市场走出这样的行情,有方方面面原因,如,疫情得到控制、流动性释放、类似往年的春季躁动、大量散户入市、稳定市场的努力等。这其中,有些可持续,有些不可持续。国内疫情自身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已经消退,但本周,一二月份经济数据合并公布,对市场仍可能有冲击。


目前,对抗疫情的紧急性临时性政策开始着手退出,近期货币政策操作节奏已经开始变化。这种情况下,部分市场主体继续以下一步疫后恢复重建政策为交易对手,指望政府出台大力度对冲举措完全弥补一季度产出缺口,甚至指望放弃多年坚持的一些既定政策,去守住某个GDP数字。这一期待不切实际。毕竟灾疫之后,首先要休养生息,下猛药不是好政策。


从中长期看,中国股市存在长期牛市的基础,前提是改革——诸多领域、重大导向的真正改革。核心是产权制度。设想中国经济是白雪公主,吃个毒苹果,睡几十天,醒来一切如常,马照跑、舞照跳,坐等牛市到来,不可能。近期监管部门出台很多利于市场长远发展的改革举措,取得良好成效。但股票市场不是市场自己的事,除了行业政策外,其他领域改革也要跟上。


现在外盘影响A股的主要渠道是心理层面。北上资金是直接因素,这其中资金构成非常复杂。外盘对A股的影响客观存在。刻意逃避调整,继而较长时间出现境内外市场走势差异过大的局面,会很麻烦。A股和H股价差就是个例子。

油价暴跌影响CPI、PPI机制不同,长期低位或影响新能源

金融界:本周原油价格的波动也比较大,您认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未来还会持续下降吗?油价暴跌对中国经济有何影响?


张岸元:除了背后的大国博弈因素外,需求萎缩因素对油价影响客观存在。油价对需求变化非常敏感,边际的需求变化会带来较大价格波动。我国是原油进口大国,约60%原油消费用于燃料,包括汽油、柴油、航空煤油、船用柴油重油等,其余约不到40%用于化工原料。大家可以从城市拥堵指数的变化,大体估计春节以来我国汽柴油消费下降多少。

 

下一步,疫情对全球经济、尤其是居民出行的影响显而易见,油价会在一段时期内继续保持较低位置。

 

油价暴跌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比较复杂,总体看,油价下跌肯定利好净进口国。从CPI角度看,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要求油价低于40美元之后不再适用调价公式,因此其拉低CPI作用有限。从PPI角度看,化工原料价格下降较为确定;但相当多黑色系商品是国内定价,没有因油价显著调整,因此PPI也不会相应大幅下行。低油价如果持续更长时期,其影响会非常复杂。包括新能源汽车、燃料乙醇替代,甚至新能源发电等,都会受到冲击。

目前不是推进存量贷款基准利率转换的好时机

金融界:您之前提到存量利率转换的问题——“这种方式的影响潜在且深远,需要给购房者一个更好的交代”。您认为目前的方式有何不妥?应该如何改进?


张岸元:推进存量贷款基准利率转换,完成利率市场化,固然非常重要。但要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正确的事情。我看不出当前形势之下,勉力完成基准利率转换的必要性和迫切性。6000多万份合同,大约30万亿存量资产的利率转换,涉及千家万户利益,显然应该慎之又慎。

 

这次利率转换存在以下两个问题:

 

一是利率水平没有降低。目前利率转换的原则是保持利率水平不变。而事实上,今年以来,各种利率都在下调,借款人却还要按照之前去年的利率水平负担房贷。这样的安排显然没有充分考虑民众利益。

 

二是改变的不仅是定价基准,而且是定价方式——这一点尤其重要。魔鬼在细节里。之前房贷是采取贷款利率打折的方式计价,本次转换后,改为在LPR基础上加点。由乘法改为加法,影响非常微妙。比如,此前您是基准利率贷款,执行利率为4%。由于二套房等多种原因,我是基准利率的1.2倍,执行利率为5%。假设去年底的LPR为4%。那么,您的转换公式是:LPR+0,我是:LPR+1%。未来利率下降是趋势。极限情况下LPR为零利率。如果按照转换前乘法打折的方式,基数是0,所以我俩都是0利率。但转换后,您是房贷为0,我却是1%(0+1%)。这显然是对合同原意极大的改变。如此改变贷款人之间利率负担的相对关系,不能称之为公平。

 

具体改进方案有很多,比如推迟,不在当前不利环境下推进这种不能让利于民的繁琐事项。又比如,今年公布临时优惠的基准利率用于存量房贷定价等。

普通投资者应考虑避险,或拉长久期,赚实在钱

金融界:全球疫情在不断升温,对中国经济发展和贸易往来会有什么影响?您对未来全球经济的变化有何判断?

 

张岸元:这个说不好。很多人认为从长期看会有怎样怎样重大变化。我以为,疫情之后,人们首先会忘记疫情。这是人性。

 

金融界:对普通投资者有哪些建议?

 

张岸元:一是灾疫之年,避险为先;二是你在看政策,政策也在看你;三是拉长久期,赚实在钱;四是更多通过专业渠道处理个人投资事项。

更多
往期回顾
评论
栏目介绍

《首席说》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jrj.com.cn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