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铁:巨头可采用“跟随策略” 区块链投资要有耐心

出品人:巫云峰

监制:胡雯

主笔:何佳佳

编辑:张仙

UI设计: 宋鹏

网页制作:盛维玮

  • 何宝宏
嘉宾简介

邓小铁,北京大学教授,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曾任教英国利物浦大学,香港城市大学,加拿大约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致远学院。2008年获选ACM会士。算法博弈论,计算金融学,互联网经济学专家。

核心要点

互联网最主要的成功经验就是,要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要调动每个参与方的积极性。区块链号称要国际化,规模会是更大的考量。多大的规模就需要多大的投资,要获得如此大规模、大范围人群的信任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情。“冲进去捞一把就走”的投资理念不适合互联网,也不会有利于区块链。

采用分布式技术的区块链,需要更多资源配合,花费的成本更高。所以在竞争过程中,“中心化”企业有一定的“让利”空间。如果新技术足够好,大公司还可以直接用钱买,巨头通过采取“跟随策略”就可以保持优势。未来区块链若想取得成功,一定要出现革命性的创意,修修补补的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

区块链没有保护专利的基因,开源社区中公开算法往往会带来很多风险。所以有的区块链公司选择不公开算法,通过自己的市场权威获取公众信任。这是在分布式状态下相对中心化的做法:你相信我就好。通过这种“间接共识”推动市场的做法,在 “扩散能力”方面有局限性。

01

“社会效应最大化”是互联网成功关键 区块链投资要有耐心

金融界:回顾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对当前的区块链有什么启发?

邓小铁:早期互联网进行了很多应用探索和尝试,经历大量试错后,互联网在 “搜索”领域率先通过广告变现,成为商业化成功典型。此后,各行各业从不同方向修补、模仿、扩展这一模式。到了今天,“搜索”仍然是被互联网企业广泛应用的启动方案。过去一度有人认为,“搜索”的广告支撑模式是互联网唯一成功的探索。就连某些区块链项目,也在模仿这套“搜索+广告”模式。

当前的区块链很像互联网早期,尚处于大量试错阶段,创业者们需要从不同方向踩坑、踏坑。最终成功的巨头会与谷歌的崛起类似,很可能是找到了像“搜索”这样的杀手级应用。

金融界:为什么互联网时代脱颖而出的是谷歌?您能总结一些成功经验供区块链创业企业参考吗?

邓小铁:谷歌采用的机制设计非常棒,它实现了谷歌、企业与用户三方的有效链接。决策系统中三方发挥各自优势,实现资源最佳配置。到今天为止,互联网最主要的成功经验就是如此。要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要调动每个参与方的积极性。个人利益最大化和市场效益最大化要达成一致。

移动网的发展也是如此。微信是移动网上最成功的应用之一,而它在最开始设计的时候,就没有将目标定位为“赚钱”,而是用户的广泛参与。这个设计理念非常重要,成长期需要获取足够多的投资者信任。如何在不伤害用户的前提下用尽量少的广告发挥最大的作用,是微信成长初期的关键考量。

由此可见,“冲进去捞一把就走”的投资理念不适合互联网,也不会有利于区块链。互联网有规模效应。区块链号称要国际化,规模会是更大的考量。多大的规模就需要多大的投资,要获得如此大规模、大范围人群的信任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情。当然,区块链可能有其它不同的解决方案和成功路径。但这依然需要思想上的转变,投资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谷歌在技术上也坚持了很多年。

另外,“社会效益最大化”的成分会动态调整,并非最初如何设计现在就必然保持原样。微信现在也有广告、也有公众号,这是因为它发展到了新的阶段。现在谷歌搜索在某些方面的效果也比过去差。原因在于博弈对象变了。初期竞争环境下,谷歌要靠提高搜索质量吸引用户,会维护大多数用户和少数广告主的利益。现在更多广告主加入,效益最大化实现方式可能就有新的调整。

02

“中心化”企业可以通过让利进行竞争 大公司总可以不输

金融界:未来“中心化”的互联网企业如何与号称更“亲民”的区块链企业竞争?您认为谁更有胜算?

邓小铁:区块链采用分布式技术,需要更多资源配合,花费的成本肯定更高。“中心化”企业完全可以通过“让利”进行竞争。

现在比特币只是个玩具。区块链说要调动社区积极性,但它如何调动呢?在商业化环境中,“中心化”企业也可以调动积极性,区块链有什么竞争优势呢?如果新技术足够好,大公司也可以直接用钱买,市场领先者往往采取“跟随策略”就可以保持优势。很多情况下,大公司总可以不输。当然,新世界真正的突破还是会来自于外部。掌握技术的人自己会判断,究竟给大公司干还是在创新企业干?如果心里足够有底肯定还是自己干有优势。

企业竞争对于消费者来说总是好事,在技术竞争背景下,“中心化”机构可能会更负责任。比如当前的全球货币体系是以美元为中心化的,现在美国乱花钱,所有的国家都要跟着印钱,这是“中心化”机构不负责任造成的。这样的情况很糟糕,出现新形态、新设计的竞争机制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区块链去中心化运动有其产生、存活和发展的金融背景。

“保护数据隐私”也是区块链的一个目标,虽然这个目标可能最终无法实现,但这种竞争本身很有价值。有竞争就有张力,最终可能在用户、数据使用方和数据平台方三方间取得平衡。当然,算法上的平衡需要在具体博弈过程中历经多次磨合。

金融界:您如何看待互联网企业跨界打击银行业的现象?未来区块链技术是否会让银行业更加措手不及?银行在金融科技变革时代还有没有机会?如果有,具体哪些领域更适合采用区块链技术?

邓小铁:互联网时代,银行遭遇了“有组织”的跨界竞争。在一些场景中,如果银行不变的话,是必输的。区块链具有分布式特点,牵涉到更多机制设计的问题,门槛更高。至少在B2B(Bank to Business)业务领域,银行在一段时期内会比一般科技公司更有优势。尤其在当前“维护金融稳定”的背景之下。

至于具体应用,区块链可能比较适合“一带一路”,因为多边合作需要有一定的稳定性,需要共识。现在很多“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缺乏国家信任,缺乏与本地经济活动相联系的稳定硬通货。

03

不公开算法属于“相对中心化” 跟分布式有差距

金融界:您如何看待区块链领域专利保护问题?

邓小铁:开源区块链完全不保护专利,它没有奖励“技术创造性”的基因。现有的共识机制很多都可以直接照抄。这与传统行业截然不同,美国不让中兴卖东西,中兴立马就难办了。因为核心技术不在中兴手里。但区块链不存在这个问题,别说“链”了,“人”都可以把你抄走。你在这条“链”上有多少钱,他可以照抄一个,换个名字就完全一样。比如比特币之后出来好几种其他比特币。谁在原来的“链”有钱,换个“链”依然可以很有钱。

正是因为公开算法有被抄袭和被攻击的风险,有的区块链公司直接不公开算法,通过自己的市场权威获取公众信任。这是在分布式状态下相对中心化的做法,跟原有的中心化机制有类似的一点:你相信我就好了。这是一种不同机制下的共识。

金融界:那您认为技术信用与制度信用究竟谁更好?

邓小铁:很多事情不是好不好的事情,是谁赢谁输的问题。每套技术背后都有自己的利益相关方,只有能够获益的人才有动力去推动这件事情。这就像究竟该不该食用转基因食品?如果不用,人类就会挨饿;如果食用,可能人种会变,对下一代的影响无法估量。这个问题吵不明白,最终用不用取决于哪个利益团体占主导。同理,要不要用区块链也是利益多方博弈的结果。技术的进步,不一定是因为人类的利益,更多时候是因为少部分人利益或者说一部分人的利益。

但技术进步的历史车轮无法阻挡。回顾历史,蒸汽机的出现以及电的使用改变了人类许多活动方式。互联网改变了零售、物流和交通。如果区块链是变革未来金融活动的新技术,我们没有理由一开始就放弃它。

04

中美贸易战表明科学有国界 中国区块链需要更多数学和年青人

金融界:您如何看区块链未来发展?

邓小铁:未来区块链在金融界会有很多发展空间,但是我们的眼光应该放远一点,要支持数学基础建设。在处理金融创新这类基本问题的时候,中国不仅有管理方面的问题,更有数学基本原理的问题。

区块链有三个需要数据理论支撑的基本技术,一是共识,二是密码学,三是博弈论框架。中国在密码学方面做得很不错。但整个框架、基础的东西,比如说共识机制这类,有欠缺。很多人从哲学上讲区块链,现在开始有人用数学机制来分析它们。

区块链跟人工智能等其他技术不一样,它从一开始就需要整体设计,对数学的要求更高。区块链跟芯片也不一样,芯片领域需要很深厚的技术积累。虽然区块链也需要积累,但更多是在消耗脑力。无论是理论还是技术,国外也不是完全靠伟大的科学家来做这事。第二代区块链就是一个19岁的小孩创造的,这个小孩长到23岁后要创造第三代区块链,为什么我们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呢?我们是否能在体制内建立这种创造性的环境?我们能否有更好的激励机制,用来招最好的学生,招最好的博士生,让年青人一起去探索区块链的未来?

中美贸易战已经充分证明,科学技术是有国界的。中国发展区块链需要优秀的理论计算机科学家或数学家。中国中学生的数学很厉害,但往往发展到后期就出国成为他国的数学家了。数学家需要的钱是最少的,这一点已经得到公认,因为一支笔、一张纸就可以工作。中国在数学上花的钱也不少,究竟什么地方出问题?可能是激励机制需要改进。如果我们可以把优秀的学生和年青人留下来,让大家花时间来考虑严肃的数学问题。肯定对产业发展很有帮助。

既然大家愿意在比特币上浪费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能把相关智力资源培养起来?支持愿意留下来的年青人,为深刻的数学创新部分而努力。有些数学只需要少数几个数学家的努力,就能改变世界。我们的激励机制需要保护和支持独立思考的年青人,让他们有机会成为凤毛麟角的理论计算机科学家。这一点对于整个信息技术应用领域的发展很重要,对于区块链的理论技术发展也很关键。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