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煜明:加拿大“造币”合法 区块链尚未得到商业认可

出品人:巫云峰

监制:胡雯

主笔:何佳佳

编辑:张仙

UI设计: 宋鹏

网页制作:盛维玮

  • 钱总
嘉宾简介

钱煜明(Oliver),博士,20年研发管理经验,曾任中兴通讯首席架构师,北方电讯(加拿大),IBM(加拿大),摩根斯坦利(美国)架构师及阿里巴巴平台技术总监。对于企业架构,投资银行技术架构,互联网金融,电商平台,电信平台,云计算,大数据,分布式数据库,移动互联网,SOA等均有丰富经验。现任北京天德科技首席架构师,加拿大zeu区块链首席架构师,中国大数据专家委员会委员,中科院客座研究员。

核心要点

加拿大的监管较其他国家宽松。“造币”在加拿大被认为是合法的资产,虚拟货币交易所也可以合法经营。交易虚拟货币所产生的增值收入需要按照加拿大法律进行纳税。如果能充分利用加拿大部分省份出台的政策优惠,加密货币项目可以获得发展优势。

区块链人才荒只是暂时的。如果区块链真能持续火下去,传统领域里做云计算、大数据、分布式数据库、分布式计算的人,只要稍稍读一下相关代码,就可以比较容易地转到区块链领域来。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区块链的价值还没有完全得到商业社会认可,技术人才尚未看到区块链真正的价值,所以才没有转过来。

“币链不可分”的说法没有意义。如果“链”的技术已经成熟,只要找到应用场景就可以上币,而且很好落地。短期来看,联盟链和私链项目主要由政府和金融行业主导。公链这一块,我们准备介入区块链游戏领域。游戏玩家是一个相对特殊的群体,他们天生愿意投资数据资产。

01

加拿大监管相对宽松 充分利用政策会有发展优势

金融界:李笑来说,币安之所以能比其他交易所做得好,主要是因为赵长鹏是加拿大人。您也是加拿大人,能否分享下“加拿大人”在这个行业中的特殊性?加拿大在区块链与加密货币领域的政策有何特点?

钱煜明:加拿大算是区块链的一个发源地,以太坊V神的家就在多伦多。再加上加拿大人力成本比美国低,所以加拿大发展区块链确实有一些优势。据我所知,加拿大大概有40多家与区块链相关的公司和产业,相对比较集中。在区块链技术应用上,加拿大在世界排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英国。

加拿大和美国都是相对传统的社会,大部分人都觉得加密货币离他们很遥远。即便从世界范围来看,加密货币投资者也属于小众群体。毕竟,购买和使用加密货币还是需要一些技能,例如如何使用数字钱包,如何安全地保存等。

可能正因为没有群众的狂热,所以加拿大的监管也比其他国家宽松。“造币”在加拿大被认为是合法的资产,虚拟货币交易所也可以合法经营。交易虚拟货币所产生的增值收入需要按照加拿大法律进行纳税。

加拿大是联邦制,不同省份有不同政策,各个州、市、省对应的策略法案都有差别。有些地方有明确、具体的鼓励政策,如果能充分利用政策,发展相关加密货币项目的时候会有优势。我了解比较多的是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因为我们的业务集中在这一块。魁北克对区块链持支持、鼓励的态度,主要是因为魁北克的能源相对富余。它每年至少有几百万或者是几千万的电力浪费,所以它非常鼓励设立各种各样的数据中心。区块链产业正好非常需要电力,所以它愿意支持。安省表示加拿大的证券法适用于虚拟货币交易,现在正在讨论给予虚拟货币一定时间的监管豁免,暂时先不过度干预。

具体说到币安,加拿大这边交易所很多,币安70%的交易来自国内,我不太了解它在加拿大的发展情况。

02

虚拟货币交易所特别赚钱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发展方向

金融界:近期号称去中心化的FCoin交易平台备受争议。从技术的角度来讲,这种所谓的去中心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与现有的中心化交易平台相比,确实在技术上有进步和创新吗?还是说它就是一个营销的噱头?

钱煜明:去中心化交易所本身不是新东西,只是技术不够完善,相比中心化交易,去中心化的交易时间会长一些,整个流程会复杂一些。从用户体验来看,可能现在中心化的交易所比去中心化交易所好。但从安全性来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肯定更好。只有真正实现去中心化交易,才能避免黑客攻击、单一实体控制和虚拟货币的安全问题。我们在做去中心化的跨链资产交易,核心问题就是安全和性能。虽然现在性能跟不上,但这个问题一年之内应该就能解决,市场上已经出现很多相关技术。

中心化交易所违背区块链的基本理念,它们就是中介,帮别人管理数字资产并进行交易,完事之后再把资产给你。过去几年发生了各式各样的区块链安全事件,大部分都出自交易所,要么跑路、要么被黑客黑掉,莫名其妙就把钱给偷走了。还有一些交易所,拿着别人交给它托管的币操纵市场,这个操作量还很大,有时候能超过总交易量的50%。

具体到Fcoin,我个人认为它的技术不太成熟,并非一个理想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目前来看,它和市面上知名的中心化交易所差别不大,安全程度可能也差不多。这主要是从协议可扩展性,共识机制来判断的,它在横向扩展这一块还存在问题,如果交易量大的话,不一定能满足需求。

金融界:李笑来说他一定要开虚拟货币交易所。很多人热衷于抱团开虚拟货币交易所,您怎么看?

钱煜明:现在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数量太多了,这是一个特别挣钱的渠道。一方面通过挖矿赚钱,一方面还可以通过交易赚取手续费。虚拟货币体系可以类比于线下金融体系,线下的金融资产如果放在那儿不动,本身也没有收益,这些金融资产怎样才能有收益?就是让金融资产流动起来,流动就必然要做各种各样的交易,线下同样是投行和银行赚大头,线上也是一样的道理。线上的这些货币资产在那儿不动,自己是不会升值的,你只有让它交易起来才能升值。

03

区块链尚未完全得到商业社会认可 人才荒只是暂时的

金融界:作为一名一线技术人员,您如何看待“区块链人才荒”的观点?市场有观点认为,99.9%的“币”都是空气币,主要是因为工程师不够,真实情况是这样吗?

钱煜明:区块链人才荒只是暂时的。如果区块链真能持续火下去,传统领域里做云计算、大数据、分布式数据库、分布式计算的人,只要稍稍读一下相关代码,就可以比较容易地转到区块链领域来。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区块链的价值还没有完全得到商业社会认可,技术人才没有看到区块链真正的价值,所以才没有转过来。

空气币大都依赖现成的底链,比如以太坊,直接在上面抄一个智能合约就算搞定。它上面既不承载应用,又没有底层创新,它就是一个“币”,这有什么价值呢?所以“人才荒”的根本原因是缺乏实体场景,不应该本末倒置地说缺人。

当然,区块链技术本身处于快速发展状态。现在的共识机制、容量、性能、安全性都在持续改进。底层基础架构原来就是单链,现在是多链,通过一些并行计算可以提升性能。数字钱包的管理、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等等这些都在不断地完善过程中。现在区块链五花八门,越来越多。未来肯定会逐步集中成几个有限的类型。

金融界:区块链最需要什么类型的人才?高校应该如何培养相关产业人才?

钱煜明:区块链主要需要两类人才,一类是底层开发人员,给用户终端做前端、链本身的协议、交易所的协议、底层的一些基础设施。区块链技术并没有超越计算机20年前的理论,本身没有太多创新,用的都是分布式计算、分布式存储、分布式加密、分布式币型计算和一些公共算法。所以培养区块链人才和培养分布式计算、币型计算、云计算、大数据相关人才一样,尤其在底层应用这一块,都是相通的。我以前是做云计算,在银行行业做了很长时间的分布式数据库,区块链的底层技术跟这些几乎一模一样。

另外,区块链还需要做应用的人,在我看来,区块链应用本质上和企业应用、互联网应用并没有太大差别。开发区块链应用与开发客户端APP、Web前端、服务端、云服务需要的人才基本素质差不多。

04

联盟链由政府和金融行业主导 公链关注游戏领域

金融界:短期看,区块链在哪个领域最有可能率先突破?

钱煜明:两个方向,一是联盟链、私链,这样的项目主要是政府和金融行业主导。一方面他们有实际的场景需求;另一方面,他们有充足的资金支持试错。我之前跟金融这块打交道比较多,现在金融企业都在搞区块链应用,包括跨行的信息交换共享,供应链金融、征信管理等等。金融行业之所以区块链感兴趣,是因为区块链技术可以动摇金融行业的根本,为了避免自己被动摇,所以它要先吃这个螃蟹。

另外一个是基于区块链的游戏应用,这是我们比较关注的领域。游戏玩家是一个相对特殊的群体,他们天生愿意投资数字资产。区块链可以真正打通各个游戏间的虚拟数字资产壁垒,这对于游戏玩家有一定的吸引力,我看到不少公司都在做这方面的事情。

总而言之,联盟链主要面向金融、政府;公链这一块,我们准备介入区块链游戏领域。

金融界:银行业有观点指出,当局非常关注科技本身带来的金融风险。作为技术人员,您如何在实际业务中控制这种风险?并推进自己的技术应用?

钱煜明:金融行业在采用新技术时,不会直接就上,都是先做一个区块链产品,然后与现有产品并行跑,跑上一段时间,确定没有问题后才会真正采用。以清算为例,银行内部有一整套规则或者外部监管的分工。只要把这些规则都做到位,自然不会存在风险问题。

金融界:您认为有币区块链好,还是无币区块链好?您如何看“币链不可分”的观点?

钱煜明:做“链”是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去做,赚钱相对慢。做“币”的话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赌博的概率更大。技术上看,“币链不可分”的说法没有意义。“链”是基础,是更基层的底层架构。如果“链”的技术已经成熟,只要找到应用场景就可以“上币”,而且很好落地。“发币”只是“链”的一部分功能,你可以认为“币”是“链”的一种应用类型。“链”上可以存“币”,也可以存电子证据等其他内容,这些存证和内容可以和“币”做交易,链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数据资产。

整体上看,世界上大部分政府对“币”都比较警惕。“币”确实会极大冲击金融行业,因为它是去中心化的资产转移手段。所以大家会在链圈去找一些场景,等“链”的技术成熟之后,可以更好地实现“币链结合”。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