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兴元:比特币交易中包括很多正常用汇需求

出品人:巫云峰

监制:胡雯

主笔:何佳佳

编辑:张仙

UI设计: 宋鹏

网页制作:盛维玮

  • 冯兴元
嘉宾简介

冯兴元,现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国社科院中小银行研究基地副秘书长,北京正一君新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西方现代思想丛书》主编和《西方经济与社会科学精品丛书》主编等。

核心要点

很多人买入比特币是为了增值保值,或者满足其他正常的需求。并非像一些官员专家学者说的那样,都是用来洗钱、买毒品。当然,买卖比特币存在着严重的比价波动风险,但比特币的比价波动是在很高价位上波动,不像各国的法定货币那样不断贬值,体现为其票面价值所代表的可购买财货数量的持续减少。

国内不让发行数字货币,但多数区块链项目都会有某种通证(token)的。这种通证是有价值的,至少体现为一种记账单位。渣打银行提供结算服务,是否使用通证不清楚。但估计存在至少作为记账单位的通证,只是他们没有对外披露而已。

当前币圈乱象这么多,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很多发币项目只是单纯地发行数字货币,项目不行、发行人不行。发币的主体需要更多的信用增强,数字货币需要用于交换,体现交换价值,其比价才能起来。

01

中国外汇紧张 比特币交易中有很多正常用汇需求

金融界:您是经济学者,如何理解投资者的货币选择?

冯兴元:经济学家米塞斯曾指出,经济是波动的,货币也是波动的,价值是个人对某物的主观评价,每个人对经济和货币都有不同的评价,因此米塞斯认为,货币根本就当不了价值尺度。在具体的经济交换中,只能寻找相对的价值储存工具,只能在与其它货币或者财货的对比中,才能形成一种相对的比价。

为什么有人要持有比特币,有人要持有人民币?要理解投资者不同的货币选择,一定要强调货币的“主观价值”,价值是“你对某件事情的主观评价”。

据我观察,很多半封闭经济体里的人使用比特币是为了突破封锁。一些人突破封锁是为了满足正常需求。并非像很多官员专家学者说的那样,都是用来洗钱、买毒品。一个自费大学生一年在美国需要花费5万美元,现在个人还可以通过换汇换出来这些美元,以后能不能换出来就不一定。倘若以后政府限制每个人的换汇额度,你需要多找几个人帮你换汇。但如果通过人民币换成比特币,再在境外把比特币换成美元,就不用这么麻烦。当然你得承受可能的比特币成交价波动损失。

在中国的三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中,有一半是一两年内要清偿的外债。另外,我们在推行“一带一路”倡议和大国崛起战略中花费掉了很多外汇。未来中国换汇会越来越难,即便是海外旅游这种正常换汇需求,也会越来越难以得到满足。政府要求提供的证明会越来越多。

举例来说,几个月前,一个人换汇只要走流程填写一个申请便可。你要写明用途,比如出国旅游。现在不太清楚具体如何操作。

数字货币跨国界,主权国家无法控制,这一点很重要。只要你有比特币钱包,就可以付款。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货币会冲击现有货币体系。你必须用现有的法币去换取数字货币,或者用数字货币来换取一定的财货,数字货币由此进入流通。如果人们用人民币换比特币,意味着货币总量增加,因为流通中的人民币还在流通,而比特币也进入流通,这意味着相对于一定量的财货,更多的货币在流通。

02

区块链项目很多都有代币 无币区块链项目也行得通

金融界:您如何理解无币区块链?

冯兴元:国内不让发币,但是很多经济与金融区块链项目会有通证的。这些通证用于达成共识机制,确认新的区块,同时实现价值转移。这种通证本身会有价值,或者代表一种价值,也就是代币,至少是一种记账单位。原始意义上的代币只是代表此凭证代表多少钱。代币本身并不违法,比如说1个代币代表1元。一般的电子游戏币就是通行代币,比如腾讯Q币。不过,如果1个代币代表1个瑞波币,意义就不一样。

区块链项目也可不依赖通证进行运作,很多联盟链项目就是如此。可借助POOL验证池,在成熟的分布式一致性算法基础上,实现秒级共识验证。不过其去中心化程度不如比特币,较适合多方参与的多中心商业模式。无币区块链项目往往采用联盟链形式。联盟链要求参与共识机制“投票”确认交易有效的节点数量不多,而且如果各个节点都是会员,采取会员制收费(或者根据交易量收费,比如对于跨境汇款系统),也不需要发行通证即可一方面要求会员参与共同维护联盟链,同时会费(或其他收费)可以部分用于支付区块链系统的运行费用。很多人说币链不可分,可是政府认可的这种无币区块链项目确实是可以运行的。

很多联盟链也可以有通证,这种通证与具体运作项目相联系,体现真正的财富创造和项目内交易需要。比如供应链项目。这种通证实际上就是普遍存在的、米塞斯意义上的流通媒介,代表一定的价值,本身不同于货币(即一般交换媒介),有一定的流动性,可以换取法币,比如各种资产,包括房子,电脑,商业票据,或者供应链项目通证等等,或多或少都可以用作为流通媒介。

运用区块链项目,可以很好地避免逃废债。我国现在一些企业资金链紧张,还会继续向银行、小贷公司和亲友隐瞒债务情况,继续举债。在意识到最终难以清偿债务,就索性选择“逃废债”,携余款潜逃,也就是“跑跑路”。为了避免这种“逃废债”行为,银行可以采用区块链技术放贷。

这个具体如何操作呢?银行可通过区块链技术发行代币,比如与人民币保持1:1比例的代币(相当于腾讯Q币),然后向借款人放贷,借款人把资金花出,接受资金者也成为区块链上的一个新的节点,由于银行通过智能合约规定了借款人的借款项目用途,借款人是否遵守贷款协议也容易得到验证。借款人即便心术不正,也无法携带代币“跑跑路”。这里银行放贷使用的代币,就跟你拿人民币充值换来的公交卡一般,就是一个使用公交服务的有价凭证。

企业家投资区块链项目,比如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项目。如果这种类似的内部代币不对外发行,单纯好好经营项目,赚取一定利润其实也不错。但是国内一些企业家可能急功近利,希望通过区块链项目发行数字货币,这可能触犯现行法律红线。

03

数字法币贬值机制不变 良币数量在增多

金融界:您个人如何看待法币、数字法币以及加密货币?

冯兴元:所有国家的法币都在贬值,这已经为历史所证明。央行的数字法币估计会借助中心化发行机制,要么充当当前纸币的替代货币,要么作为增量货币发行。央行估计与一些商业银行联手发行数字法币,商业银行出售一些资产(比如持有的债券)即可获得数字法币。这样,央行和商业银行之间就形成一种虚拟公开市场。但是央行也会通过这一途径利用各种手段对经济注入廉价货币,继续用货币政策调控经济,这样的话法币的贬值机制没变,还是老样子。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通常从诞生之初就固定总量,维持一种稀缺性和私密性,在对其所有交换媒介的使用形成网络效应之后(所谓网络效应,是指人数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使用者越多,他们从其使用所获得的好处越大),很多人对其作为交换媒介所具有的交换价值的主观评价较高,因而其比价维持在较高水平,甚至在去年曾经达到2万美元这一令人咋舌的水平。比特币并不是法币,没有人做出它值多少钱的承诺。但它现在的比价远远高于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当时的预期。其波动也是在高比较水平上波动。相比之下,各国法币的贬值一直势不可挡,所向披靡。这是明显的“法币失灵”和“政府失灵”行为。

我一直认同米塞斯的观点,货币最基本的职能是,充当一般交换媒介。被最广泛接受和最频繁用于便利交换的交换媒介才是一般交换媒介。货币的其他职能都是在充当一般交换媒介这一基本职能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比如充当支付手段。

还有很多财货、资产、资产凭证或者准货币,具有一定的流动性和价值,可以充当流通媒介,在某种程度上发挥货币的作用。我通过一个例子解释一下流通媒介的含义。

据说国内有一个城市,市政府没钱支付工程款,抵给工程队三套房子。工程队拿到住房的产权凭证和市值评估证书之后,也没有去实地查验住房的状况,而是直接将房子抵给了向其提供建材的建材公司。建材公司又把三套房子分头抵给了三个向其提供沙石料的村集体。看来就连住房这样笨重的“流通媒介”也确实能够发挥货币的某种功效!

我们再进一步放开眼界想像一下。中国这么大,一个省相当于欧洲的一国。如果一个省的部分企业家把一些资产集中起来,以此为抵押资产发行某种“资产凭证”,然后拿这种“资产凭证”去支付、结算、投资、消费和流通。为了防止这些资产贬值,可以购买某种保险对冲贬值风险。这种“资产凭证”作为流通媒介,也许优于不承诺兑付的法定货币!这种资产凭证在某种程度上是私人基于商品或者资产准备而发行的货币。如果被普遍接受和使用,成为一般交换媒介,也就是货币。

当前币圈乱象这么多,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很多数字货币首发(ICO)项目只是单纯地发行数字货币,或者与一个不靠谱的线下项目作为其背书,发行人也名不见经传。项目不行、发行人也不行,使用者少,没有形成网络效应,整个发行的透明度差(一般只有一个白皮书)。发币的主体需要更多的信用增强,整个数字货币的发行和运行程序必须在技术上和程序上可信,从而人们不需要相信任何作为交易中介的第三方金融机构,只需要相信技术。一般而言,现有大型金融机构或者大型品牌企业参与发行数字货币,要比更小的金融机构和企业更能增强信用。币圈内更多的人参与使用,将其更多地用于交换,更多体现其交换价值,其价格才能起来。倘若微软、苹果,另加在允许发币的国家中几大银行,能够基于自身资产作为准备而发行数字货币,则这种数字货币会很有前途。这种基于自身资产作为准备而发行的数字货币容易被市场接受,也容易广泛使用,容易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作为一般交换媒介的货币。

一方面,币圈乱象仍在,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使得一般民众很难分清新发行的数字货币何者为劣币,何者为良币。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发现,市场中脱颖而出的良币数量在增多,这依然是个积极的迹象。

04

委内瑞拉一女多嫁 可通过技术控制区块链投资项目违约

金融界:您如何看待委内瑞拉的石油币?如何避免链上滥发币的情况?

冯兴元:委内瑞拉的石油币不透明,而且据说它背后的石油资产已经卖给了好多个国家,就相当于是一女多卖。币圈这种滥发币的情况广泛存在,没想到这个领域还能有国家队。

一些ICO以项目作为其依托滥发币。为了防止项目管理团队滥用自身职权,有人已经提出一个技术解决方案。使得投资人均使用以太币支付投资款,这些以太币作为信托资金由某个第三方托管,项目的运行依赖项目自行发行的通证。如果出现管理团队不守信或者违约的情况,触发智能合约中的条款,投资者可以根据合约中规定的条款发动退出投资的投票,一旦通过,智能合约的进一步条款即会触发,托管在第三方的、还没有使用的那部分以太币可以按每个投资者的投资份额退回到投资者的账户。据说有一个叫做2-of-2的托管概念,只要产生争议,所有人的钱都会被“烧掉”。这种概念看上去很苛刻,但一旦这么做,即使没有仲裁员来确定争议中谁是对还是错,也能激发各方诚实行事的强烈动机。

这就是用技术的方法解决问题,现在我们基本依靠法律等其他手段来控制违法行为,但新技术世界会有自己的技术解决方案。

往期回顾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