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东: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价值,在于其解决实际问题的潜力

出品人:巫云峰

监制:胡雯

主笔:鲍方

编辑:张仙

UI设计: 宋鹏

网页制作:盛维玮

  • 张瑞东
嘉宾简介

张瑞东,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奥克莱尔分校计算机信息系统学终身教授。研究领域包括云计算架构优化、区块链应用架构、区块链认证技术、下一代互联技术创新等。

核心要点

综合观察目前加密数字货币比较活跃的一些国家可以发现他们都在一定程度上匮乏自然资源,数字货币以及区块链可能成为科技浪潮的前沿动力,自然成为他们关注的热点。所有加密货币的市值目前在2000亿美元左右,但这只是纸面上的。看一个数字货币或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价值,还是要看其解决实际问题的潜力。

比特币交易活跃的国家大多是提供了一个宽松的交易及政策环境,方便来自世界各地的交易者进行交易,却同时将本国的金融风险严格分割开来。

区块链从技术发展的生命周期角度来看,还很不成熟,其实远没有到大规模服务实体经济的阶段。对区块链技术目前比较一致的共识,也只是其也许有一定潜力对传统行业产生颠覆性的创新。可能有创新点存在,也有新的尝试不断的付诸实践。但如果用现在常用的说法工业革命4. 0来对比的话,区块链所在的领域或许刚完成1. 0时代的革命。

01

比特币交易活跃的国家大多是提供了一个宽松的交易及政策环境,同时将本国的金融风险严格分割开来

金融界:委内瑞拉近期通货膨胀失控,并成为了首个以政府信用发行加密货币的国家,请问政府层面发行加密货币的时代会到来吗?

张瑞东:委内瑞拉推出石油币的时机和动机值得探讨。一个国家是否会以政府名义发行加密货币,主要看国家的政策。但总的来讲需要关注几个层面,首先,从寻找新的创新前沿的角度看,国家会有推行政府信用加密货币的动机,因为这样的系统易于经济政策执行,且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可能为国家提早开启下一波的技术创新的浪潮。有些国家在区块链创新支持上体现的积极,如日本、韩国、新加坡等。综合观察支持区块链创新的国家,可以发现他们都在一定程度上匮乏自然资源,区块链可能成为科技浪潮的前沿动力,自然成为他们关注的热点。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从国家层面推出加密货币,从以往的经验看,政府监管对于加密货币的进展采用最大程度降低本国金融风险的方式。例如新加坡的比特币交易场所,比特币的买卖权限不对本国公民开放。这与新加坡国境内赌场的监管政策类似,新加坡等于是给外国人开了赌场,给外国人提供了加密货币的交易场所。韩国也有类似情况,作为活跃的比特币交易国,任何韩国公民进入加密货币的交易所买卖都需进行实名认证。就是美国也有很多制约,比如对类似于ICO一类的没有在SEC注册的交易,要求仅卖给美国以外的投资者,或者是仅卖给高净值投资者,也就是个人年收入要超过20万美元,或者是最低净资产100万美元的投资者。上述案例告诉我们,比特币交易活跃的国家大多是提供了一个完善的交易平台,方便来自世界各地的交易者进行交易,却同时将本国的金融风险严格分割开来。

反观委内瑞拉,石油币的诞生即为政府的抱佛脚行为,因为国内的恶性通货膨胀已经无法控制。而且发行了加密货币也无法解决实质问题,加密货币相比法币只具有技术上的优势,无法解决实体经济中的货币超发以及实体经济本身薄弱的问题。甚至可能会导致部分投机人群或国家特权阶层利用加密货币进行财富再分配。

02

swift与区块链应用之一瑞波币的差异很大

金融界:您是否可以讲述一下区块链技术目前正在国际支付领域的创新,以及他举例成熟的国际支付体系swift还有多大差距?

张瑞东:基于区块链以及分布式账本技术的Ripple系统可以说是在跨境支付领域的一个创新,对传统的Swift系统具有很大的挑战性。Swift与Ripple 系统的本质差别,在于swift只是个信息传递系统,并不是真正的现金流系统,它依赖的是Swift网的金融机构来层层实现资金转移,这中间的实质是银行间的信用传递,总的来讲是交易成本高、周期长。而Ripple技术旨在颠覆Swift的商业模式,做到信息流和现金流合一,降低交易成本,实现价值转移的秒到。

目前来看Swift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区块链技术的挑战,但并不严重。主要是因为Swift网的覆盖面很大,是全球覆盖。而Ripple网的成员及覆盖面还很小,还不能跟Swift相抗衡。此外作为Ripple中间支付媒介的瑞波币,采用的是发行而不是挖矿的方式,有很大随意性,其币值也有很大的波动性。

03

区块链降温未必是坏事 如何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是首要任务

金融界:区块链技术由于近期的“降温”,被更多的质疑实际应用场景问题,请问您认为区块链可以怎样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

张瑞东:区块链从技术发展的生命周期角度来看,还很不成熟,其实远没有到大规模服务实体经济的阶段。可能有创新点存在,也有新的尝试不断的付诸实践。但如果用现在常用的说法工业革命4. 0来对比的话,区块链所在的领域或许刚完成1. 0时代的革命,一个领域的全面适用需要很多细节的技术突破。如同现在只是知道了飞机一个零件的做法,还无法做出能飞上天的飞机,因为这不仅需要研究清楚所有飞机的零件如何配合安装,还需要配套措施比如机场的建设,训练有素的飞行员等。

目前区块链应用最多的领域还是加密货币,而实际上成型的币种,即节点个数达到数万个的,仅有比特币和以太币两种。所谓的1500种加密货币确实存在,但几乎都节点太少、流动性匮乏。10月9号到10号的股票市场波动,也让所有加密货币在短短24小时的时间内损失了130亿美元的“市值”,这已经接近全部虚拟货币市值的6.5%,从侧面展示了流动性匮乏的市场中加密货币市值是不稳定的。

04

传统金融机构对区块链的布局超预期 区块链有前景

金融界:摩根大通的CEO就曾经公开表示区块链是骗人的把戏,但摩根大通也成立了自己的区块链研究所,是否可以说明传统金融机构对区块链的布局是被外界低估的?

张瑞东:这里先要把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区分开来,人家并没有看低区块链的潜力。以美国著名区块链技术控股公司DAH(Digital Asset Holdings)为例,其创始人是摩根的高管,初期投资人包括几乎所有梦之队投行在内的十几家机构。虽然是公开数据,却并没有成为公开的秘密。人们一方面还是沉浸在摩根大通CEO公开批评比特币的幻想里,其实不管是华尔街还是硅谷,金融机构与高净值个人对区块链技术的投资都很广泛。

这如同风投或私募基金对于热点概念的追寻,比如人工智能、云技术、大数据等。区块链是现在的一个热点,是风投的热点。但从技术创新的角度,我们还是要做好基础研究和人才培养,遵循技术创新的规律,不能太过于急功近利。

往期回顾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