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政策“老药方”治不了经济失衡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23日 02:29      投资者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史蒂芬·罗奇

  遭受金融危机蹂躏的当今世界似乎没有任何情绪来考虑努力重建全球经济平衡,目前政策的制定都是为了再现刚刚破灭的泡沫繁荣。

  华盛顿希望通过信贷再次流动来帮助美国消费者度过债务危机;而全世界的出口国,特别是亚洲,还在寄希望于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能够带动外部需求再现生机。这其实是一剂毒药。

  并不是说目前正在制定的强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不能暂时缓解世界经济的病症,但是如果这些政策最终还是延续了最初导致全球危机的经济失衡,下一次危机将不可避免,甚至更加严重。

  历史总是相似

  为了避免我被指责在耸人听闻,回放一下10年前的历史。那时候,亚洲金融危机被普遍视为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这场危机从亚洲蔓延到俄罗斯、巴西,并最终影响了一家美国大型对冲基金,随后这场风暴被称为第一次现代全球化的危机。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当时也被资本市场前所未有的“失灵”所震惊。这些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

  类似高级别的形容词似乎在上世纪90 年代末也出现过,最终描述为一场小型风暴,对应目前的大型海啸已是相形见绌。

  问题的重点是:接二连三的危机很可能会越来越严重,直到不平衡的世界正视其长期失衡问题。尽管很难相信还有什么能比今天的情况更糟,我可以向你保证,1998 年底人们也有同样的感觉。

  消费狂欢埋下炸弹

  讽刺的是,当时为遏止亚洲金融危机的政策很可能就埋下了目前这场危机的种子。

  当时,美国政府竭尽所能以确保危机不会传染到实体经济,美联储在1998 年末的三次紧急降息产生了魔法般的效应,让美国消费者没有了后顾之忧,个人消费占实际GDP的份额从20 世纪90年代末的67%上升到2007 年上半年创纪录的72%。美国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解药就是现代历史中最大的消费狂欢。

  焦头烂额的亚洲对此求之不得,美国消费者的购买热潮对亚洲来说,就像久旱逢甘露,加强了亚洲坚持出口带动型经济发展模式的信念。亚洲发展中国家迅速对这一模式加码,推动其出口占GDP的份额从1997~1998 年的36%上升到2007 年的47%。

  不仅如此,日益一体化的亚洲经济体也形成了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供应链,而且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生产者,特别是澳大利亚、俄罗斯、加拿大,甚至巴西,都严重依赖资源密集、出口导向型的中国经济。

  因此亚洲金融危机后,不平衡成为普遍规律,而不是例外。正如处于需求方的美国沉浸在不屑一顾中,类似的自满情绪也出现在供应方。

  美国消费狂欢的真相是,创纪录的债务负担、零储蓄率,以及资产市场(股票及房地产)和信贷的多种泡沫。亚洲出口繁荣的真相是,不断增长的经常账户盈余、庞大的外汇储备,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的巨大泡沫。

  2008 年的经济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世界失衡的一个独特产物,而失衡是通过一系列不断膨胀的泡沫显现的。美国是这一现象的发源地。

  自1990 年末的网络泡沫起,这个国家就走上了一条各种泡沫接连不断的道路——从股票泡沫到房地产泡沫再到信用泡沫。这些泡沫自身的性质和程度都十分严重。当它们开始传染到实体经济时,则更加变本加厉。这正是过度消费时代最危险、最不稳定的一面。

  事实上,美国的消费狂潮得到了两类主要资产泡沫的支持——房地产泡沫和信贷泡沫。由于唾手可得的低成本信贷,再加上创纪录的房价涨幅,消费者从住宅房产的净房产抵押提取现金量翻了三倍,从2001 年占可支配个人收入的3%,飞涨至2006 年的9%。美国人只有发挥价值日益高估的住宅的杠杆作用,才能继续维持现代历史上这场前所未有的消费狂欢。

  现在,这两个孪生泡沫——房地产泡沫和信贷泡沫已经破灭,随之破灭的还有美国的消费泡沫:在2008 年最后两个季度,消费者实际支出降幅(年化)达到前所未有的3.5%。

  短视的救助措施

  现在,游戏结束了。在未来的几年里,泡沫破裂后的世界都有可能要顶着凛冽的逆风前行。

  失衡的问题改天再说,当前的要务是危机后的补救措施。这正是目前的心态。

  基于危机后的补救原则,奥巴马刺激计划的框架围绕的是投资基础设施、替代能源技术和人力资本的战略。但是,华盛顿这些举措的潜在意义却颇为短视,主要集中于紧急启动个人消费。

  为此,美联储、美国财政部和国会都渴望重新放贷给过度消费的消费者,防止负债累累的房主遭遇强制收楼。不作为的代价谁都承担不起,美国的政治机构也没有适当关注刺激计划可能会引发的债务问题。

  失衡的亚洲经济体渴望失衡的美国消费者重新开始消费。在亚洲,希望主要集中于对美国状况的镜像反射。近来亚洲人提出的问题诉求主要都涉及比照美国消费者。

  显然,这实在太难为亚洲的决策者,他们很难建立强有力的社会保障网络,刺激国内私人消费。失衡的亚洲经济体渴望失衡的美国消费者重新开始消费,进而引发另一个危机后的复苏。

  这些举措表明,世界在这场痛苦的再平衡过程中几乎没有吸取什么教训:全世界似乎都相信,解决经济衰退和危机的办法,是回到从一开始就使我们陷入这团乱麻的不平衡经济增长模式。但是最终,这是这个世界最不需要的东西。

  美国不需要使不可持续的消费狂欢永久化,它需要储蓄,并将之重新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替代能源技术以及人力资本。中国不需要投资和出口主导的超高速增长,它需要转变目前的经济组合,引导个人消费。但这两个国家看来似乎都不愿意或都无法做出这个更具战略意义的艰难抉择。

  先发展,问题留着以后再说—这再次成为失衡的世界危机中的口头禅。然而,这却是全球政策的最大风险所在。八国集团在亚洲金融危机后未能达成平衡全球经济必要调整的协议。G20在今年4月即将举行的首脑会议上,似乎也注定要遵循同样的脚本。这个世界多么执迷不悟啊!


到论坛讨论
    投资者报 其他文章
    • 竞争性行业应减少投资 (2009年03月23日 02:28)
    • 刘利刚:中国经济不会深受通缩困扰 (2009年03月23日 02:27)
    • 吴敬琏:从发展供应链突围金融危机 (2009年03月23日 02:24)
    • 证监会何必揽权QDII审批? (2009年03月23日 02:17)
    • 美国银行业:嘴巴上的复苏 (2009年03月23日 02:16)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