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超主权国际储备货币:建“实权”机构是长期探索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28日 03:56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谷重庆

  专访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商业管理学教授李伟

  奥巴马政府以变革为口号上台,但估计他可不想改变美元现在的国际地位,不过形势比人强。

  下个月即将在伦敦召开G20峰会,本来美欧正在为会议的焦点而争论,美国认为峰会的焦点应该是各国需要扩大财政刺激经济增长的力度,而欧洲则认为加强金融监管才是主要问题。就在双方争执不下时,最近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撰文提出要建立超主权的国际储备货币,这无疑是戳到了美国的要害和痛处上,以至于此言论迅速在美国引起了巨大反响。

  熟悉国际金融的人都知道,美国正是凭借美元的国际地位在占全世界人民的便宜,但现在它玩得有点过火了,于是大家要求变革。但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去做才能建立一个更为公平高效的国际金融秩序呢?为此,本报最近专访了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商业管理学教授李伟,请他来谈谈自己这方面的观点。

  硬币的一面:“美国占到的便宜”

  《21世纪》:下个月G20会议将在伦敦召开,最近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连续撰文表示未来全球经济需要构筑一种超主权的国际储备货币,以规避目前以美元为主要储备货币所产生的种种弊端。这一说法迅速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轩然大波,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内的诸多美国政要都出面否定这一想法。那么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李伟: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一些更基本的问题开始讲。在当今世界,大多数经济体都面临着两重风险,一是汇率风险,一是金融系统内在的风险,这两重风险都会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

  先说汇率风险,举例来说,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它在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对外融资,这涉及借债的问题,但中国借的债务应该用什么货币来计价呢?假如国外债权人愿意接受人民币来偿还债务,那中国借的外债自然可以用人民币来标价。但对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来说,其本币在国际市场上的使用范围有限,信誉也比较低,因此很难发行以本币计价的外债,而需要发行以美元等外币计价的债务。但美元等外币的汇率是变动的,因此这可能导致中国在对外融资和偿还外债的时候面临不同的汇率。不同的汇率会导致中国的还款额发生很大的变化,由此派生出了汇率的风险。同理,中国企业在进行国际贸易的时候也会面临相似的风险。

  再说金融系统内在的风险。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任何金融系统都具有一种天然的不稳定性。为什么?因为金融业的功能是把社会的闲置资金配置到有效率的经济领域中去,所以金融机构往往是借钱去放贷。但借钱的期限和放贷的期限经常不匹配,因此金融机构一般会出现短融长投的问题。举例来说,储户把钱存在银行里面获得一定的利息,前提是储户随时都可以去银行支取自己的钱。在获得大众的储蓄之后,银行将这些钱以更高的利率放贷给企业,从而赚取中间的差价。一般来说,企业偿还银行贷款需要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而储户需要随时都可以支取自己的钱。因此金融机构的经济职能是为社会提供融资服务和流动性服务。假如经济运行平稳,支取现金的储户比较有限,那银行的流动性没问题。但假如市场出现剧烈动荡,很多储户都去银行提现,而银行又没法子让借贷的企业马上还钱,那银行就会遭遇流动性危机,从而引发挤兑风潮。

  从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说,其资产和负债的期限往往不是匹配的,短期融资搭配的是长期投资,金融机构的经济职能使之必须承担资产负债表上期限错位的风险。假如大众对金融体系的付款能力很有信心,那么这种错位是可以维持的,但这种信心一旦因为某种原因而丧失,那么金融体系就会出问题。美国现在的这场金融危机就是由资产负债表上期限错位风险而引发的系统性危机。

  刚才已经说了,对世界上大部分国家而言,其金融系统同时面临着这两种风险。但美国只有后一种风险,它没有汇率风险,因为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美国政府对外发债用的是本币。关于这点,你可以去看看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它的资产和负债都是美元标价的(外汇储备资产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不像很多发展中国家,其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资产的一方经常有大量的美元等外汇(储备)资产,为本国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外汇负债提供一定的担保。对于美国企业来说,其大部分的负债也是以美元标价的,即使有一小部分的企业债是以别的货币为结算单位,美国企业一般也能通过金融创新很快化解掉其中的汇率风险,所以总体来说,美国人是很少考虑汇率风险的。

  回到周小川的建议,我们可以看到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给美国带来了很多好处,是它的根本利益之一,而中国关于建立超主权国际储备货币的想法无疑会动摇美元的这种地位,所以我毫不奇怪美国政府会反对这种观点。

  《21世纪》:如您所言,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但美国现在发生了这么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那美元为何依旧可以保持这样的地位呢?

  李伟:美元保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原因很多,比如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的金融市场是全球最发达和流动性最好的市场,国际大宗商品以美元为结算单位,很大一部分金融产品也是以美元计价,就连中国卖到美国去的商品很多也是以美元结算的。美元在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中有着广泛的用途,就连那些和美国敌对的国家,例如朝鲜和伊朗也都接受美元,所以它的国际地位是有着广泛基础的。

  这里还要补充一点,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不但可以使美国获得以本币发债的资格,还可以让美国向全世界收铸币税。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美元是一种国际储备货币,其他国家需要积累美元来进行国际支付,但美国不可能送美元给这些国家,所以这些国家只能通过与美国贸易的方式来赚取美元,这意味着美国用钞票换来了实实在在的商品。我们可以想一下,100美元的印制成本估计只有几美分,但它在国际贸易中却可以购买100美元的商品,这几美分的成本和100美元的商品之间的差值就是铸币税,也就是美国占到的便宜。

  硬币的另一面:

  “美国的额外责任”

  《21世纪》:那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对美国有没有什么不利之处?

  李伟:有的。首先,有额外的好处就会有额外的责任。大多数国家都没法子通过印钞票的方式来应对经济危机,但美国可以,这源于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但也正因为如此,当世界经济整体出现危机的时候,美国也需要对此承担比其他国家更大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美国政府对美国经济的救援不仅是对美国人民的责任,也是美国对世界的责任。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美国政府想刺激本国的经济增长,其所需要的投入会比一般国家大得多。因为美国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经济体,其进口量世界第一,所以美国政府每投一块钱在经济刺激计划上,很有可能只有60美分可以作用于美国经济,而有40美分可能会通过进口等方式去增加其他国家的外需,间接帮助别国振兴经济。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就是当美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时候,美国必然会是一个债务国,而无法成为一个债权国,这也是“特里芬难题”所表述的内容。你可以想想,假如美元是一种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那美国怎么可能去大量储备别国的货币?应该别的国家来储备美元才对,不然市场上就没有足够的美元流通了。为了向国际市场注入足够的美元,美国需要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者,以贸易逆差的形式来输出美元。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贸易逆差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就像之前说的,美国人拿钞票换来了商品,提高了生活水平,甚至使得美国人可以普遍享受到高于自己收入水平的消费,这有什么不好呢?但从国际收支平衡的角度来看,美国是无法成为债权国的,这也是美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代价之一。

  《21世纪》:您提出美元的地位使得美国无法保持债权国的地位,但根据“特里芬难题”,假如美元要保持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那么美国应该是一个贸易顺差国,也就是说它手上应该有别国货币作为储备以建立起自己的国际支付能力。但现在美国不但没有储备,而且美元的发行还有过滥的嫌疑,这已经危及了世界经济的发展,您对此怎么看?

  李伟:其实这时候美国应该注意自己的信用了。这就像一个有了权力的人,他必须非常谨慎的使用权力,而不能滥用,否则他很可能会失去手中的权力。我觉得美元的国际地位在欧元成立之前不是问题,因为当时没有任何一个货币可以替代美元的地位。但欧元的出现从长期来看是对美元地位的一个很大挑战。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美国在2001年又遭遇了“9·11”恐怖袭击,这导致了美国经济的衰退。为了对抗经济衰退,美国的货币当局采用了大量注入流动性的政策。这虽然在一段时间内刺激了美国的经济增长,但它严重影响了美元在全球的地位,增加了欧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资本。

  但也要注意,世界经济从持有一种储备货币转换到另一种储备货币,这种变化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质变,需要整个系统随之发生改变,所以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短时间内仍无法改变。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国际储备货币 

到论坛讨论
    相关链接
    • 中国大声说出自己意见 独奏还是合唱? (2009年03月24日 07:21)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假如油价重回100美元 (2009年03月28日 03:38)
    • “廉价美元”形势下的外汇储备战略 (2009年03月28日 03:32)
    • 应对危机需要更广泛的国际金融改革 (2009年03月28日 02:46)
    • 楼市需要再一次降价 (2009年03月27日 01:19)
    • 孙立坚:建国际金融中心 上海最需要软实力 (2009年03月27日 00:42)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