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中国方案”暗保美元地位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30日 02:30      投资者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投资者报(记者 李剑)美国政府对其债务违过约吗?

  历史上至少出现过一次:1934年1月31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宣布1美元的价值已降到59.6美分,并把政府收购黄金的价格定为每盎司35美元。

  这一举措使得美元与金本位脱钩,美国政府单方面对美元实行贬值后,美元债券的价值损失了约75%。

  当时的背景是伦敦经济会议即将召开,世界经济大萧条。但是,罗斯福没有与会而去度假,美国政策的强势使得伦敦经济会议试图拯救全球经济的愿望落空。

  国际货币体系缺陷加重危机

  今天的美国政府似乎有让上世纪30年代的那次事件重新上演的冲动,美联储宣布他们要创造有利于经济复苏的那种通货膨胀率,以刺激经济复苏为由大量注入流动性,变相让美元贬值。

  而且这次前所未有的大动作又是发生在世界G20伦敦峰会之前,然而无论美国承认与否,情形已经变得非常不同。上世纪30年代“美国贸易占世界贸易的很大比重”,因此那时美国的“国内政策具有至高无上的重要性”(赫伯特?菲斯:《1933年:危机中的人物》)。

  如今美国贸易比重下滑严重,虽然各国仍然以美元作为贸易结算和主要储备货币,但美国政府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已经逝去,至少需要考虑中国的感受。

  就在温家宝总理表示出对美元资产的担忧后,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连续发表两篇署名文章,发出对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的不满,并且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在《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一文中,周小川说此次金融危机的爆发与蔓延使我们再次面对一个古老而悬而未决的问题,那就是什么样的国际储备货币才能保持全球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

  历史上的银本位、金本位、金汇兑本位、布雷顿森林体系都是解决该问题的不同制度安排,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立的宗旨之一。但此次金融危机表明,这一问题不仅远未解决,由于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反而愈演愈烈。

  对于储备货币发行国而言,国内货币政策目标与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经常产生矛盾。货币当局既不能忽视本国货币的国际职能而单纯考虑国内目标,又无法同时兼顾国内外的不同目标。

  理论上特里芬难题仍然存在,即储备货币发行国无法在为世界提供流动性的同时确保币值的稳定。

  当一国货币成为全世界初级产品定价货币、贸易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后,该国对经济失衡的汇率调整是无效的,因为多数国家货币都以该国货币为参照。

  经济全球化既受益于一种被普遍接受的储备货币,又为发行这种货币的制度缺陷所害。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金融危机屡屡发生且愈演愈烈来看,全世界为现行货币体系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超出从中的收益。

  不仅储备货币的使用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发行国也在付出日益增大的代价。危机未必是储备货币发行当局的故意,但却是制度性缺陷的必然。

  能否创造超主权储备货币

  周小川还提出,应该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

  超主权储备货币的主张虽然由来以久,但至今没有实质性进展。上世纪四十年代凯恩斯就曾提出采用30种有代表性的商品作为定值基础建立国际货币单位“Bancor”的设想,遗憾的是未能实施,而其后以怀特方案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显示凯恩斯的方案可能更有远见。

  早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缺陷暴露之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于1969年创设了特别提款权(下称SDR),以缓解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风险。遗憾的是由于分配机制和使用范围上的限制,SDR的作用至今没有能够得到充分发挥。但SDR的存在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提供了一线希望。

  周小川认为,超主权储备货币不仅克服了主权信用货币的内在风险,也为调节全球流动性提供了可能。由一个全球性机构管理的国际储备货币将使全球流动性的创造和调控成为可能,当一国主权货币不再做为全球贸易的尺度和参照基准时,该国汇率政策对失衡的调节效果会大大增强。这些能极大地降低未来危机发生的风险、增强危机处理的能力。

  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日前发表演讲时也表达了同样的想法,他认为以美元作为外汇储备的体系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这意味着世界上太多的现金都流入了美国。他在演讲中说,世界需要一个全球性的储备体系。

  国外专家认为,这项提议使得中国重新定义了这场争论,是中国在受到发达国家压制的众多领域采取的非常强有力的反击。同时,这也给以更加公平的方式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融资奠定了基础。许多国家都面临着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额外现金的压力,而中国就是其中之一。

  美元角色短期难以改变

  但是,中国的方案马上就遭到了美国的反击。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的一个听证会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伯南克和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都对中国方面提出的关于创建新国际货币的想法表示了批评态度。

  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表示美元目前仍然非常强劲,并认为创立新型全球性货币取代美元的做法毫无必要。

  3月25日,奥巴马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全球投资者仍将美元视为一项安全投资并认为美国经济更为稳定。他同时对有关创立新的全球性货币以最终取代美元作为世界标准的提议表示怀疑。

  对于中国对美国的批评,白宫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沃尔克(前任美联储主席)也表示并不同意。他说,中国声称自己现在持有这些美元有些糟糕的说法有些虚情假意。中国持有美元是自己的选择,而不想抛出美元是因为不想让人民币贬值。

  同样,沃克尔也对用通货膨胀作为解决债务上升的途径表示了担忧。他说,在历史上摆脱或试图摆脱这种处境的一个做法是通货膨胀。不论你是有意这样做,还是允许它的出现。如果美国允许发生通胀,那么所有这些美元都将砸到我们身上。他还表示,美国最大的优势在于其历史和名誉,不应让这些面临受到损害的风险。

  然而,中国也承认实施这个方案的技术和政治难度非常大,因此即使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这个方案短期内也不太可能改变美元的角色。

  周小川说,重建具有稳定的定值基准并为各国所接受的新储备货币可能是个长期内才能实现的目标。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也在早些时间的讲话中说,美元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的支配地位近期不会改变。另一方面,由于“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操作性存在极大问题,周小川提出的方案,表面上看似施压美元,客观上可能反而有助于美元短期保住地位。

  这些表态只能说明,虽然中国迫切希望以美元以外的形式持有1.9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目前又几乎别无选择。因为随着更多的美元继续通过贸易和投资涌入中国,中国除了以美国国债的形式储备美元之外,并没有其他现实的选择。

  好在本周即将在伦敦召开的G20峰会,美国总统奥巴马没有效法当年的罗斯福去度假,而是选择和中国以及世界进行对话。

  毕竟在与会前,中国明确地抛出了自己预想的选择和方案,接下来要看的就是美国和世界的应变了。


到论坛讨论
    投资者报 其他文章
    • 主权国家货币难解特里芬难题 (2009年03月30日 02:16)
    • 曹远征:中国遭绑架 “凶手”是美联储量化宽松 (2009年03月30日 02:16)
    • 山寨的务实与理想 (2009年03月23日 02:31)
    • 政策“老药方”治不了经济失衡 (2009年03月23日 02:29)
    • 竞争性行业应减少投资 (2009年03月23日 02:28)
    李剑 其他文章
    • 主权国家货币难解特里芬难题 (2009年03月30日 02:16)
    • 美国银行业:嘴巴上的复苏 (2009年03月23日 02:16)
    • 大小非可维稳 (2009年02月06日 20:16)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