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周小川理想主义PK奥巴马现实主义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30日 05:17      证券时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石建勋

  编者按:在G20峰会召开前夕,3月23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署名文章,提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此文引起了国际性轰动,反响十分热烈。这是一个关系到建立国际金融新秩序的重要话题,值得全球思考。本版从今天起开辟《世界新货币大家谈》栏目,就此话题展开讨论,希望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并且欢迎各位踊跃供稿。

  日前,奥巴马针对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的,创立新的全球货币形式以取代美元的建议表示了怀疑。奥巴马认为,他并不认为有必要设立一种新的全球货币。3月23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署名文章,提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周小川的文章提出创设特别提款权(SDR)进行改进和扩大,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循序渐进,寻求共赢”的改革,逐步创建“具有稳定的定值基准并为各国所接受的新储备货币”。文章的核心意思是要在未来建立一种不与任何国家主权挂钩的“世界新货币”,以此作为国际储备和贸易结算的工具。文章还就它的实践操作性作了探讨,并提出了一套相应的解决方案。

  “世界新货币”的历史渊源

  事实上,创设特别提款权(SDR)或者在未来建立一种不与任何国家主权挂钩的“世界货币”,这一理想主义的美好愿望并非周小川发明。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元危机不断爆发以来,有关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改革方案和建议就层出不穷,许多国外学者都曾提出建立超国家的世界货币和世界中央银行或类似国际金融机构为目的的理想主义改革方案。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国经济学家库珀的改革设想,他建议成立一个类似于美国联邦储备体系的统一的世界公开市场委员会,由这一委员会代替各国央行来执行货币政策。改革的目标是建立超国家的世界货币和世界中央银行,改革的步骤是从货币目标区,到美、日、欧“稳定三岛”,最后到统一的世界货币。比较激进的理想主义方案还包括莫里斯·阿莱提出的在国际上完全放弃以美元为货币、汇兑货币和储备货币的记账单位;将WTO和IMF合并为一个组织,成立地区性组织;禁止各大银行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外汇、股票和衍生产品方面从事投机活动;通过适当的指数化在国际上逐步实行共同的记账单位等设想。埃及经济学家萨米尔·阿明也提出了将IMF改造成全球中央银行的四点设想。

  美国不愿放弃美元霸权

  库珀等人的设想就方向性而言有一定合理性,但其提出的具体步骤和方法则有许多商榷之处,因为它的实现与否取决于美国等发达国家能否自愿放弃其金融霸权主导地位来进行广泛深入的国际货币合作。毫无疑问,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许多国家对于建立“世界货币”充满了期待和理想,但梦想毕竟不是现实。而现实是,久居美元霸权地位并享受这种霸权带来无限好处的美国,虽然制造了大量有毒的美元金融产品,制造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遭到世界各国的诟病,但美国绝对不会主动放弃自己的霸权地位和经济主导地位。因此,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周小川建立“世界货币”理想主义的反驳,完全是站在维护美元霸权和美国经济主导地位的现实立场出发。毋容置疑的是,目前对于任何威胁美元霸权和美国经济主导地位的方案,美国都会毫不犹疑的反对,甚至进行阻挠和破坏。不夸张地说,没有美国的支持,任何有关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的方案都只能是理想主义者的梦想,未来任何货币取代美元或者与美元抗衡,都应该是自然的、历史的、市场的过程,国际金融体系调整后的新格局也将是各经济体之间博弈的结果。

  随着美国金融危机的深化和世界经济全球化与多元化的发展、以及以金砖四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将出现“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局面,美国及美元在世界经济的霸权地位将动摇,为国际金融体系调整与改革提供了难得的机遇,时间将会说明一切。

  博弈将是长期的历史过程

  从长远看,中国需要并且欢迎建立不依赖于美国的“世界货币”体系,但从现实看,从目前中国的利益和风险的现实看,中国只能从现实出发趋利避害,暂时维护现有美元本位货币体系的运转,原因有:一是防范中国目前拥有的美元资产因美元本位崩溃贬值遭受巨大损失;二是防范长期以来“中国制造、美国消费”经济增长模式因美元本位体系崩溃而突然中断,以争取宝贵时间转变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三是由于目前人民币尚未实现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其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道路还很漫长,如果目前美元本位的货币体系突然崩溃,人民币可能得不到任何实际的好处。从这个角度看,周小川发表的题《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中的主张,只能是个人的建议和理想,不能认为是目前中国国家的主张。

  目前,尽管有关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改革方案和建议五花八门,但各种方案站在各自不同立场,各有侧重,各有缺陷,目前各国还难以在具体方案上达成一致,反映了在国际金融体系调整问题上的严重分歧和矛盾,也表明了国际金融体系改革难度是相当大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博弈将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

  (作者为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到论坛讨论
    证券时报 其他文章
    • 人民币国际化开启破冰之旅 (2009年03月30日 05:16)
    • 反弹还是反转观点内外有别 (2009年03月26日 09:19)
    • 刚性需求PK投机炒作 (2009年03月26日 09:17)
    • 上半年买股票 下半年买房子 (2009年03月26日 05:09)
    • A股进入上升通道 (2009年03月26日 05:09)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