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以深化改革应对金融危机难题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30日 17:45      《新世纪》周刊
【字体: 】【页面调色版  

    

  这场危机是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来,遭遇的最大挑战

  ■周正平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2009年是中国改革发展十分关键的一年,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发展转型的双重挑战,决不能动摇对改革的决心、松懈对改革的努力。

  他认为,当前,在出台4万亿投资计划、十大产业振兴规划的同时,如何尽快推出并实施“一揽子”改革,集中解决经济社会发展的深层次体制性矛盾,建立与发展型阶段相适应的体制机制,走出一条短期和中长期兼顾、标本兼治的新路子,走出一条以内需为基础的发展新路子,是方方面面对下一步改革的热切期盼,也是应对金融危机的正确方向。

  迟福林判断,国际金融危机不会在短期内结束,这场危机是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来,遭遇的最大挑战。危机前所未有,对中国的影响不是局部的,而是全局的。从全球角度看,这场国际金融危机是百年一遇的;对中国的冲击覆盖整个经济领域,不仅使中国外贸出口受到很大冲击,而且不同的企业、行业、地区都受到较大程度的影响,危机还反映在社会领域,如出现失业和困难群体增多等一系列问题。

  危机的影响是中长期的。目前,金融危机加剧的态势并没有缓和,2009年,美国、欧洲、日本这三个经济体可能出现负增长,危机何时见底难以预料。因此,相当一段时期,中国再寄希望于外部市场来缓和国内生产过剩的矛盾并不现实。

  迟福林分析说,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主要是实体经济,主要表现为出口大幅度下滑,造成国内出口导向型企业和相关产业的萎缩。实体经济领域在金融危机中暴露出的突出问题,集中反映了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严重滞后。

  经过30余年的改革发展,中国社会已进入发展型阶段,实现经济增长,由以投资拉动为主,转变为以消费拉动为主。然而,新世纪以来,中国以高投资和高出口为主要特征的增长模式,反而得到一定的加强,因此,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受到的冲击较大,以投资驱动为主的增长方式已经到了难以为继、非改不可的地步。

  他分析说,在金融危机与增长方式转型缓慢的双重影响下,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面临突出的体制性矛盾。一是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与市场化改革不到位的矛盾,二是社会公共需求转型与公共产品供给短缺的矛盾,三是政府作用的发挥与政府自身建设与改革滞后的矛盾。

  迟福林指出,应在经济、社会、政治、对外开放等领域,尽快推出“一揽子”改革方案,以提振当前的市场信心。

  首先,要以市场化改革破解“保增长”难题。把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拓展到资源要素等领域,使投资能够反映市场真实需求。其次,还要以积极的社会变革缓解经济压力,采取积极的社会政策,防止经济压力与社会问题双向传导和相互强化。

  当前,扩大内需,重要的在于提供惠及13亿人的基本公共服务,为广大社会成员提供一个良好的未来预期,解决扩大消费支出的后顾之忧,扭转“高储蓄、低消费”的倾向。尤其要注重解决农民工和大学生就业问题,全面实施积极的就业促进政策,防止经济波动对城乡居民尤其是弱势群体的过度冲击。

  他认为,公共政策出台,要充分考虑社会心理因素,注重公正性,强化公众参与,注重稳定社会预期,要树立稳定新思维,正确看待和处理因利益关系失衡而出现的群体性事件。当前社会矛盾的主要特点是群体性的利益矛盾,要使用调整利益关系的方式来解决。

  迟福林认为,在新形势下,要实施更为积极主动的对外开放战略。国际金融危机既对对外开放带来巨大冲击,但也带来历史性机遇,比如,可能在参与新一轮国际秩序重建中获得更大的发言权、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可能加快等。当前,应抓住国际产业调整的机遇,加快构建企业“走出去”的一整套战略体系。

  最后,应对危机,还需要加大政府自身建设与改革力度。从总体上看,政府进入了危机管理过程。提高政府工作的预见性、前瞻性,形成政府与市场、社会应对危机的合力,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等,从多方面对加大政府自身建设与改革提出新的要求。


到论坛讨论
    《新世纪》周刊 其他文章
    • 郎咸平:高盛如何绑架美国政府 (2009年03月23日 10:48)
    • 4000点是大盘合理的点位 (2009年03月09日 18:20)
    • 不要惧怕给农民土地权 (2009年03月09日 18:20)
    • 郎咸平:李嘉诚的秘密法宝 (2009年03月09日 14:26)
    • 郎咸平:黄金和美元齐涨 (2009年03月02日 14:31)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