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荣”退“常”进:中信泰富棋入新局

http://www.jrj.com     2009年04月16日 09:30      时代周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在爆出巨亏丑闻后,中信泰富一直处于风暴中心。荣智健离任或是“众望所归”,继任者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对于擅长“后发制人”的前围棋国手常振明来说,赴任中信泰富,将是他人生中又一次重大挑战。

  4月12日,香港湾仔中环添美道的中信大厦,复活节期间的中信泰富总部,空荡荡的,异常寂静,但寂静之下,似乎显出一种别样的躁动。

  流传了半年的消息终于成为现实,前中国首富荣智健在中信泰富的职业生涯终于没能熬过金融危机下的第一个复活节假期。

  4月8日下午,中信泰富(HK0267)发布公告称,荣智健已辞任公司董事及主席,于昨日起生效。他在辞职函中表示,由于香港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在4月3日搜查了中信泰富,此事在社会上引发了很大影响,他相信自己的退位让贤对公司发展有利,因此提出辞呈。同时辞职的还有荣智健20年的铁搭档、中信泰富董事总经理范鸿龄。同时,董事会任命现年53岁的中国中信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常振明担任中信泰富主席及董事总经理。

  毋庸置疑,随着荣智健的离去,中信泰富的“去荣家化”已是大势所趋。但离开中信泰富的荣智健,将何去何从,这取决于香港警方和证监会的调查结果,以及背后各方的利益较量。

  “去荣化”大势所趋

  棋差一着,满盘皆输。荣智健豪赌澳元巨亏不仅断送了其在中信泰富的话语权,也让中信集团以低价彻底控盘中信泰富。

  随着中信集团的注资、拯救方案在董事会通过、财务重组的完成,在很多人都认为事件已经告一段落之际,4月3日,香港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搜查了中信泰富,使得事件在半年后陡然升级。

  香港警方在逗留一小时之后,携带大量文件离去。据了解,警方的调查主要针对该公司董事是否作出虚假陈述以及是否有人串谋欺诈。

  香港法律界一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根据香港法例第115章42条《虚假陈述、伪造文件、使用及藏有伪造文件》,任何人作出或安排作出明知为伪造或自己亦不信真确的陈述或申述,即属违法,最高可处监禁14年;而串谋欺诈的最高刑罚同样可监禁14年。

  5日之后,荣智健宣布离职,常振明接任。

  “在我个人看来,中信泰富‘去荣家化’已是大势所趋。”一位供职于香港大公报的消息人士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或许,我们应该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看到,此次金融危机极大地冲击了旧有的世界金融格局,中国的三大银行已经占据了全世界银行市值的前三位,毫无疑问,中国将在世界金融体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要走出去参与国际投资事务,中国必须有高水准的投资机构和人才队伍。另外,由于我们有巨额的外汇储备可以用于国际投资,但囿于投资人才的缺乏,我们被局限于购买美国国债这样的领域。现在美国的做法大家都看到了,如果我们过于依赖这样的投资方式,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近期我们看着美元贬值干着急啊!培养一批高水平的国际投资队伍对于中国是多么的迫切!但是培养国际投资队伍不是花钱买几个人就可以的,这是一个很漫长的积累过程,是一个需要传统和底蕴的事业。目前中国在这方面的资源很有限,从这个角度讲,中信泰富理应在未来承担起更大的重任,这个班底和基础无疑是非常宝贵的。”

  他说,“然而,中信泰富也有一个很明显的问题,那就是它实际上是由一个家族掌握的。不可否认,荣氏家族为中国的国际金融和投资事业做出过很大的贡献,在以前大家都不懂行的情况下,没有荣家是不行的。但是一个如此重要的央企过于依赖一个家族也是有局限性的,这本身就是一个权宜之计嘛。特别是在现在这个形势下,中信泰富要承担更重大的历史使命的时候,它必须完成对自身的超越,这时,中信泰富的‘去荣家化’也是大势所趋。”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智富能源金融集团副主席刘梦熊在采访中也谈到,“央企和一个家族缠在一起自然是有很多问题的,这次事件也暴露了中信总部对中信泰富的监管问题。赔了找国家补,赚了私人分,这是不行的!从长远来看,国家必须收回对中信泰富的主导权和管理权。”

  香港著名财经记者罗琦萍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荣家退出管理层,对于中信泰富或许也是个好事,大家各退一步,完成公司的平稳交接。

  巨亏真相仍未明了

  此次香港警方的突袭式搜查,实际是去年10月中信泰富外汇合约巨亏百多亿港元后调查行动的进一步升级。

  巨亏事件曝出之后,荣智健将投资失误归咎于中信泰富的财务董事张立宪和财务总监周志贤,对外宣称是张立宪在未经主席批准下,擅自进行了一些高风险的外汇交易。事件发生之后,张立宪连同财务总监周志贤已经辞职。荣智健的女儿、财务部主管荣明芳受到降职处分。荣智健本人对于管理失职表示了道歉。

  然而这样的解释,所招致的除了质疑还是质疑。

  刘梦熊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荣智健当时的这个解释很难说得过去!把责任推到财务董事张立宪和财务总监周志贤身上,自己说不知情,难以使人信服。再说,荣智健的女儿荣明芳就是财务主管啊!早在2008年9月7日,中信泰富就知道公司的外汇买卖合约导致了巨额亏损,但一个月之后才向外公布。在此期间,中信泰富股票的成交量有不正常的大幅增加,这里面是否有内幕交易?这明显对于小股东们是不公平的。董事局内部在知悉集团炒外汇巨亏后,为何在给旗下大昌行的股东通函中,还说‘就董事所知,本集团的财务及交易状况没有出现任何重大不利变动。’这是否虚假陈述?”

  在一片质疑声中,香港证监会于去年10月22日对此事介入调查。10月31日,中国证监会也介入调查事件。其间,香港民主党以及数十名中信泰富的投资者,都曾公开促请彻底调查中信泰富巨亏事件。

  事件发生之后,为了应付危机,北京中信总部向中信泰富提供了15亿美元的备用贷款,荣智健也增持了公司股份,为公司财政提供了强大支持。处于风浪漩涡中的荣智健,虽然对于这次公司犯下严重错误连累小股东深感歉意,但他也表示,无意在这个时候辞去主席一职,也无意在市道低迷下贱卖资产。

  但一些细心的人注意到,在11月中信泰富发行116.25亿元可换股债券给母公司中信集团,换股价每股8港元,中信集团的持股量由29.44%增至57.56%。这已经给荣智健几个月后的辞职埋下了某种伏笔。

  港媒称,香港警方采取行动上门调查中信泰富之前,曾事先通知北京中信集团,从而为集团彻底处理荣智健问题提供了良好的契机,相信荣智健再没有复出的机会。

  常振明“复盘”泰富

  4月9日,新官上任的常振明第一天到香港中环添美道的中信大厦的办公室上班,他表示,复活节长假之后数日内会与媒体见面,并撂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诺言。

  “8日得知是常振明接任中信泰富主席,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9日港股重新开盘后,中信泰富的股价不会出现灾难性下跌,很可能还会涨。为什么?常振明接手意味着中信泰富未来会有大作为。”在香港投资界浸淫多年的王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王超的预测没错,在香港警方搜查而停盘4个交易日之后,重新开盘的中信泰富股价果然没有出现大幅下跌,反而低开高走,一度升幅达两成,最终以涨逾12%收盘。4月14日,复活节之后第一个交易日,中信泰富股价再续强势,以暴涨16.57%收盘,连续第2个交易日居于蓝筹股涨幅榜首。

  在金融市场上已经是身经百战的常振明,如何让元气大伤的中信泰富重整旗鼓?他将带领“后荣家时代”的中信泰富走向何方?这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也是中信泰富不平静的缘由。

  在爆出巨亏丑闻后,中信泰富一直处于风暴中心。荣智健离任或是“众望所归”,继任者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对于擅长“后发制人”的前围棋国手常振明来说,赴任中信泰富,将是他人生中又一次重大挑战。

  中信集团的公告称,常振明出任中信泰富董事长兼总经理,表明了中信集团对中信泰富未来发展的高度重视。中信集团将充分利用中信泰富作为中信集团非金融业务运作平台的优势,更加充分发挥中信集团统一配置资源的优势,提高中信泰富的经营效益,提升中信泰富的投资价值,提振投资者对中信泰富健康发展的长期信心。

  今年53岁的常振明,曾经是围棋国手,棋圣聂卫平的队友。得知常振明接手中信泰富,聂卫平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十分感慨地说,常振明正在上演一出复盘中信泰富的佳局。

  都说下围棋的脑子好使,这话用在常振明身上不假。在结束围棋职业生涯之后,他进入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就读,并在纽约保险学院获得MBA学位。常振明1983年进入中信,10年后即升任中信实业银行副行长,后任中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中信国金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中信集团公司主席及董事总经理。

  在常振明的职业生涯中,他唯一离开中信的两年,是在2004年当建行前行长张恩照案发、建行股改的关键时刻,被空降到建行任行长。在建行的两年里,他出色完成了财务重组、股份制改造及海外上市等历史性使命,成绩斐然,被称为“亚洲最赚钱的行长”。

  2006年,在完成建行的上市工作之后,他又被行将退休的中信集团董事长王军“要回”了中信,被委任为中信集团副董事长、中信国金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荣智健的离任,多少会有不良影响。但具体影响如何,还要看中信集团的临时性控制措施,比如如何输入新鲜血液、如何稳定人心、如何组建精英团队等。4月1日,中信集团总经理兼战略与计划部主任张极井,及集团董事兼财务总监居伟民已获委任为中信泰富非执行董事,加上一周后空降的常振明,中信集团对中信泰富的掌控空前强化。此前中信集团的工作小组,已对中信泰富核心业务做了全面评估,这些业务包括香港东西两隧道、国泰航空、澳门电讯、大昌行、中信1616,以及内地的9家电厂、3个特钢制造厂、澳大利亚铁矿以及内地房地产等。

  常振明掌舵中信泰富后,可能将特钢、铁矿业务列入重点发展目标,而与中信集团重叠的业务则面临整合。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国家将投入更多的资金在这些具有战略意义的大项目上,未来中信泰富将获得更大的发展。(时代周报记者 李铁 发自香港 )


到论坛讨论
    时代周报 其他文章
    • 推创业板与重启IPO,孰先孰后? (2009年04月16日 09:15)
    • 变阵:证监会权力新格局 (2009年04月16日 09:12)
    • 叶檀:投资者需要维权 不需要被教育 (2009年03月13日 08:50)
    • 叶檀:1600亿圈钱失败救了中国平安 (2009年02月26日 13:49)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