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简化财报正当其时

http://www.jrj.com     2009年04月20日 16:31      《首席财务官》
【字体: 】【页面调色版  

    

  用会计报告来解释经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重要。想要在危机之中重塑资本市场的信心,建立真实稳定的业务,是时候让信息变得尽可能的简洁明了了。

  编译/孔洁珉

  用会计报告来解释经营的重要性从来没有像时下这样显著,但是有迹象表明,情况并没有好转,而是在变糟。虽然年度报表的厚度一直在增加,但是有用的信息却更加难以挖掘。

  一项针对CIMA特许管理会计师公会会员的调查显示,93%的人相信在过去五年中报表的复杂性增加了。这种趋势必须被扭转。

  企业报表的作用远远不止提供根据规则制定的说明性数据。好的企业报表可以反映一个董事会如何展开其战略,而且更关键的是反映它如何管控风险,从而为投资人提供信心。

  我们现在面对的环境在时刻发生改变,因此呈现信息的手段和两年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是,如何呈现信息和呈现什么信息是同样重要的。一个财务总监曾经告诉我,他的公司把公司治理放在叙述性报表的最前,把战略放在结尾最显著的位置,因为这是股东最关心的问题。

  现金流量表

  现金流对所有公司来说都是一项关键指标,但是现在的报告对于账目使用者来说太过复杂。

  “现在所要求提交的现金流量表呈现方式显然与以前不同,”Ultra Electronics 财务总监David Jeffcoat表示,“这不应该是什么分析师要寻找结果的报告。和法定报告要求相比,我们使用的格式更符合逻辑。”

  一位来自金融时报350指数(FTSE350)企业的财务总监则反复重申一个观点:“我们从来不跟投资者讨论现金流量表……我们制做自己内部的临时和全年报表,法定报表和我们的内部报告没有任何关联。

  Wimpey 前财务总监、英国皇家邮政非执行主管Andrew Carr-Locke同意上述观点:“现金流量表是年报中最不好理解,也是最没用的文件。首先,大多数人不能通过标题了解全文;其次,很多人希望了解现金和借款、负债净额以及他们的变化情况。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分析师使用法定现金流量表,因为从这张表上看不出这些信息。

  不过,CFO和投资者关系专家已明显地改善了现金流量表的状况,引入了更加符合管理实践以及使现金状况评估成为与公司业绩相关度更高的标准,并降低了编制和阅读报表的复杂水平。

  金融工具

  测量

  金融危机凸显了公司准备账目的困难,尤其是当公司持有的资产和负债几乎无法估值的时候。“即使有大量的应用指导和案例,还是很难为日益多样化和创新的金融工具找到正确核算方法。”Ahold首席执行官John Rishton认为。

  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且在此刻具有重大的政治含义。尽管如此,还是有些CFO指出,传统资产负债表无法诠释价值波动性巨大的金融工具。“现在的问题是,计入账目的经济指标是基于目前状况而对未来做出的价值判断,本身就有一定波动性,”Travis Perkins行政长官Geoff Cooper表示,“我认为负责制定评估公司资产负债表的人没有充分思考清楚经济计量指标本身的波动性。”

  披露

  虽然一些企业在与分析师和投资者交谈时试图解释这种波动性,例如为什么某个时点的价值会不明确或有误导性,这就涉及披露复杂的金融工具的复杂性问题。即使我们可以总结出可靠的计量方式,这些时间点估值的问题依然存在,这会让分辨企业管理与估值之间的关系非常困难。

  更糟糕的是,CFO们觉得有太多的信息披露义务,即便是没有什么重大事件也要披露信息。过于复杂的财务报告在许多情况下是无用的。“披露信息中包括衍生品交易细节实在没有什么必要,” Travis Perkins行政长官Geoff Cooper表示自己可以理解一家从事衍生品交易的公司进行细致入微的信息披露,“但是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企业,我认为披露这些内容没有多大意义,通常这些内容也是让人很难理解的。”

  对此,汇丰银行财务总监Douglas Flint以石油和天然气工业举例说,“如果公司的一份天然气交易合同的一部分包含嵌入式衍生工具,我认为不必对这个工具进行解释,因为这和公司怎么做生意无关,只会增加会计数据解释波动的困难程度。”

  对冲会计法

  有关对冲会计的部分是财务报告最艰涩难懂的。除了原本的复杂度,CFO们认识到了另一个重要问题,看起来是报告主导了公司的决定,而不是公司的决定之后发布报告。

  “因为会计后果,对冲会计……实际上已使我们无法进行有利的商业交易,”Geoff Cooper解释道,“我们都会勇敢地说,我们永远不应该让会计决定商业决策的制定,虽然这已经是事实了。”另外一位财务总监补充说:“需要为金融机构同样制订一套规则,但现实是它不在投资者关心的问题范围之内。

  一般公允价值会计

  当然,有关计量和金融工具披露之间的辩论,促使了有关公允价值核算方面更广泛的讨论。CIMA作为研究机构,虽然赞同公允价值也许不是一个完美的会计方式,但是也承认它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公允价值会计是有意义的概念,但现在很难应用于实践,”John Rishton坦言。“我们所利用的工具是应该基于今天的市场状况,还是转售价值,还是一个动态经营的状态,人们似乎没有达成共识,而且混乱对制订以会计标准为基础的准则没有任何帮助。”最近愈演愈烈的金融危机也显示出当市场流动性接近于零的时候如何估值的问题。

  公允价值同样也挑战了会计应当反映业务而不是左右公司决定的前提。“当你真的运用到实践的时候,公允价值确实可以引发市场活动的行为,因此,公允价值工具被交易了,”Andrew Carr-Locke认为这几乎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因此,CFO们坚决反对在危机时刻暂停公允价值会计的想法,“我们的建议是对在财务报告中的这一部分进行更富有逻辑和意义的披露。”

  亏损

  当有一些新的亏损,特别是围绕商誉或其他无形资产的亏损出现时,往往没有一致的评定标准,这使得财报编制者和使用者都很难认为财务报告公正地反映了其背后的企业。

  “零售连锁业在收购之后财产或者商誉可能会受到损害,这些都会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Geoff Cooper的疑虑在于,“如果你通过开新店而使商誉提高了,而你却不必将这个信息计入资产负债表中。那么,这个数字在财务报表中到底代表什么呢?”

  John Rishton补充说,亏损是一个会计概念,并不总是反映现金流量的变化。“很难解释加权平均资金成本(WACC)的变化是怎样导致亏损或亏损逆转的。这些变化往往是由市场波动或者我们竞争对手力量的变化引起的,这些变化会影响加权平均资金成本,但却和资产表现几乎没有直接关系。我们披露的亏损和扭亏状况是建立在一定基础之上的,即允许读者调整我们的盈利,并得出关于我们经营业绩更具预测性的看法。

  这种困惑在金融服务等部门更加明显。“认同标准不对称是个大问题,关于资产减值损失可以恢复这一点在账目中无法体现,” Douglas Flint无奈的表示,“这是一件奇怪的事——你必须减少实际上并没有损失的资本。因此,如果你的股权经历了‘重大的或持续的’减少,你必须在盈亏账目上进行登记。一个月后,它又升值恢复,但你却不能将盈亏账目上的亏损记录弥补回来,我始终不能明白这样的逻辑。”

  养老金

  与此同时,公司正面临由于保险精算假设的变化、贫穷的回报和低利率等方面带来的养老金问题,将这些问题与影响公司财务报告的问题分开是特别重要的。但是,这些报告所要求的相关性和复杂性仍然是高级会计师所关注的。

  在David Jeffcoat 看来,养老金已成为另外一个需要进行详细繁琐披露的内容,“似乎每年都要新增额外半页的内容,披露养老基金在某一特定时间点赤字或盈余,这会潜移默化的导致错误的短期行为。”

  Andrew Carr-Locke补充道,“披露往往很难贯彻到账目中去。业界正在呼吁一些更好披露养老金实际成本的办法,”他说,“实际执行情况非常复杂,因为你既要经营利润,又要照顾利息,还要考虑储备。”

  递延税项

  像许多CFO关心的领域一样,由于递延税项的复杂性,加之缺少与业务基本性能的联系,使得报告更加缺乏相关性。我们承认这些要求可能对目的的调整很重要,但这不应阻止财务报告编制者再次寻找好的报道的方式方法。“确实有不少财报披露递延税项,除了收税员,我不确定究竟到底有谁在阅读。这简直是为了披露而披露。” 另一位财务总监表示。

  披露的一般长度

  David Jeffcoat总结了许多这样的问题:“我做这个工作已经接近九年,九年的时间里年报中会计科目的长度已经增加了一半以上。我个人认为,我们现在提供的大量的信息是多余的。”

  德勤的研究显示,上市公司年度报告的平均长度是96页,自2005年以来增加了34%。公司越大问题财报越长。Radley Yeldar指出,金融时报100指数(FTSE 100)的公司中年度报告的平均长度已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增加了1/4,2007年年报的平均页数是150页,但是最长的已经达到458页。

  显然,解决前面强调过的有关复杂性和相关性的问题可以整体缩短报告页数。特别是我们看到对账目中实质性关注的持续增加——确保清晰地反映企业中决策的制定可以缩减报告长度。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

  有趣的是,据我们了解大多数首席财务官并没有因为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而从根本上改变其系统内报表和管理会计。但是在很多方面,国际准则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发布财务报告的规则。 John Rishton的观点非常典型,“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对我们的内部报告、衡量业绩以及做出决定都没有任何影响。主要作用在于大大简化报告内容、令现金流量表易于理解以及对未来的关注。”

  但是和Rishton一样,CFO们欢迎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做出的两年内延缓发布的声明,以便欧洲国家能够为适应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做好准备。私人公司也在热切期待IFRS,虽然CIMA认为提案仍然过于复杂,尤其是对小型的公司来说,设立更简单的标准将是一个备受欢迎的趋势。

  虽然许多人担心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复杂性和美国公认会计准则趋同。“我有一个伟大的信仰,就是全世界的账户以同样的方式表现。创造一种让每个人都能理解的财务语言是伟大的。我认为目前我们已经拥有了共同的语言,只不过这个语言无人能理解。”Carr-Locke调侃道。

  薪酬

  尽管大部分人认为,与金融工具或者新标准等复杂的规则相比,薪酬报告的状况还好,但它仍然有改革的潜力。“我们写了太多页,在我看来34万人的薪酬只要对从中择出六个代表进行披露就可以了,但这是治理的规则,”Douglas Flint承认报告的深度反映了社会对高管薪酬的广泛关注。

  和关注的其他领域一样,一些编制者认为,许多披露对他们的业务来说不仅是不必要的,反而会由此带来本来就已经很复杂的高管薪酬体系更加混乱。年报中有关薪酬的一节可以以简单叙述性报告的形式呈现。

  尽管目前很难证明叙述性报表对公司市场评级的直接的积极影响,但从几年前普华永道报告中的结论却可窥见一斑。把关于同一家公司的不同信息分别给两组分析师看,第一组分析师得到的是笼统、非叙述性的信息;第二组分析师得到的是符合具体情景的叙述性财报。结果第一组的公司估值大大低于第二组。不错,如果想要在危机之中重塑资本市场的信心,建立真实稳定的业务,是时候让信息变得尽可能的简洁明了了。

  (本文编译自CIMA报告《Complexity, relevance and clarity of corporate reporting ;the views of CIMA FTSE 350 Directors》,有删减。)

  叙述性财报的四个优势

  叙述性财报为管理层提供了一个向投资者解释战略,讨论市场环境并且反映如何实施战略的至关重要机会。

  在一些较为深奥的领域可以适当运用“解释”的原则更容易被理解。

  目前85%的公司的年报前面将内容有一简要综述,这是能够保证清楚交流的有价值的工具。

  这对于非公众公司而言,这是一个从根本上降低大量业务复杂性的机会。


到论坛讨论
    《首席财务官》 其他文章
    • 地方政府发债的近忧远虑 (2009年03月26日 14:04)
    • 2009年中国经济:存货调整与流动性转折 (2009年02月19日 10:03)
    • 香港是否仍是海外上市首选 (2009年02月19日 09:56)
    • 任若恩:美国经济或需要创造通胀预期 (2009年01月16日 10:39)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