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求解复苏难题亟需优化政策组合

http://www.jrj.com     2009年04月23日 05:20      证券时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章玉贵

  在经济数据好于预期,复苏信号正在招手的情况下,宏观经济政策的下一步既要看重如何使经济走出目前困难的策略性选择,更应着眼于金融危机结束后中国下一个经济增长周期所需要的基础条件,切实优化政策组合:着力改善投资结构,增加研发投入力度,合理分配金融资源,推进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提高民生福祉质量。

  一季度经济运行数据显示:受累于全球性的经济与金融危机冲击,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近年来最为困难的时期,不过,放在全球范围内观察,中国经济的整体表现不仅好于原先的预期,而且在主要经济大国中也是相当耀眼的。假如中国能够进一步提高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措施投放的精准度,则有望率先拿到经济复苏通知书。

  中长期风险不容忽视

  应当看到,中国首季好于预期的经济数据以及正在招手的复苏信号,某种意义上是以天量的投资换来的。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4.58万亿元,逼近全年信贷额度5万亿元的总额。一季度近30%的固定资产投资增幅以及贷款增长,尽管是经济困难时期刺激经济增长的必要选择,但由此带来的负效应也不容忽视。从市场运营规则来看,商业银行在繁荣和萧条的经济循环中均扮演着关键的破坏性角色:在经济衰退时期,银行通常会惜贷,在经济繁荣时,银行会增加贷款,从而能从低利率和高增长中获益。但中国式的银行贷款模式却颠覆了商业银行的运营规则,其在历次的宏观经济调控中均扮演着政策传导的关键性角色,尽管短期成效显著,但风险却在累积。例如,为了配合积极财政政策,银行往往在对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有政府背景的贷款项目的盈利前景与市场风险未作充分评估的情况下即放贷,从而带来了银行不良资产规模的大幅攀升,进而拖累银行业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尽管信贷井喷直接推动股指的强劲反弹,但管理层和市场参与者不应沉醉于这种基于流动性的表面繁荣。此外,过于依赖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不仅会进一步造成产能过剩,还有可能放缓经济转型的节奏。

  着眼长期优化政策

  在当前经济数据好于预期的情况下,宏观经济政策的下一步既要看重如何使经济走出目前困难的策略性选择,更应着眼于金融危机结束后中国下一个经济增长周期所需要的基础条件,切实优化政策组合:着力改善投资结构,增加研发投入力度,合理分配金融资源,推进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提高民生福祉质量。

  从业已实施的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来看,决策层希望通过启动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灾后恢复重建以及其它一些大项目的陆续上马,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政策思维,对中国这样一个尚未实现经济增长方式全面转型的巨型经济体来说,不可谓不是优化的选择。问题是近5万亿元的贷款资源,流向民营企业的尚不足10%;那些本来就握有较多资源的垄断性国企却获得了80%以上的贷款资源,而国企投资效率低下一直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显著特征。显然,民营企业遭遇的“货币宽松,信贷紧张”局面不应再持续了。宏观经济政策的下一步应该放在着力改善投资结构上面,以充分调动各有关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否则即便政府的扩大内需举措能够带来8%的表面增长,恐怕也不能使中国经济走向持续复苏。

  另一方面,经济最困难时期也是正视经济结构问题、培育新的竞争优势的难得时机。美国尽管尚未从经济衰退的泥淖中上岸,但美国一些处于世界产业顶层的企业一点也没有减少对技术研发的投入,《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微软去年第四季度的研发投入增长了21%,英特尔去年第四季度净利润尽管下滑了90%,但今年的研发预算仍然高达54亿美元。而根据历次金融危机后的世界产业调整经验,本次金融危机结束后,世界范围内或将迎来新一轮产业革命。预计美欧和日本将加大对前沿技术领域的创新投入,低碳产业以及新能源等可能左右世界经济发展的战略性产业将是发达国家的重点投资领域。美国可能顺势走出萧条,继续引领世界产业发展方向。因此,面对即将到来的产业调整乃至产业革命,中国不能仅仅局限于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复苏思维,而应着眼于本次金融危机结束后全球产业可能重新洗牌的机遇与挑战,在稳定经济基本面、巩固传统产业竞争优势的基础上,以前瞻性的技术投入紧跟金融危机后的世界产业调整节奏。加快实现从资本与外需驱动的成本推动阶段向技术创新驱动的内生性增长阶段转变。

  此外,中国应该利用银行业目前相对宽松的外围竞争环境进行改革,以制度创新和战略性人才培育为抓手,着力营造平等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风险防范,提升监管水平和体系效率,更合理地分配金融资源,力争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打造世界级的银行体系。为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提供战略性支撑。至于对经济转型有着巨大促进作用的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不应一拖再拖了。政府应该消除土地、资本、劳动力和能源等价格方面的扭曲,切实改变由行政机关定价或者受行政机关影响的定价机制,真正做到由市场来决定价格,反映这些要素的机会成本。最后,应以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为突破口,大力提升民生福祉质量,消除扩大内需的后顾之忧。(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东方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

关键词

政策组合 

到论坛讨论
    证券时报 其他文章
    • 专家学者热议新发审保荐办法 (2009年04月22日 12:59)
    • 42万人传销案的三点警示 (2009年04月22日 06:52)
    • 股市不会重现“5.30” (2009年04月22日 06:51)
    • 李允峰:千万富豪里有多少国企高管 (2009年04月21日 09:49)
    • 冯海宁:任志强为何不怕公众炮轰 (2009年04月21日 09:49)
    章玉贵 其他文章
    • 打造金融“高边疆” (2009年04月15日 04:50)
    • 谨防储备货币改革成为“零和博弈” (2009年04月13日 04:08)
    • 金融帝国主义历史或将终结 (2009年04月02日 09:08)
    • 沉着应对全球经济大洗牌 (2009年03月12日 07:09)
    • 复苏经济岂能缺了民营资本这条腿 (2009年03月10日 01:44)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