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茅于轼:个税大大提高才能均贫富 房价还是要降

http://www.jrj.com     2009年04月23日 20:49      时代周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茅于轼指出,我们现在个人所得税占7%,那么其他的93%是什么税?就是增值税、营业税、关税、消费税,这些税都跟你的购买有关系,你买东西政府收了税,你打个电话政府也收了税,这些税统统地降、大大地压,把个人税大大地提高,这样就能够起到均贫富,现在的富人征不到税,而富人不是靠工资,他是靠财产,所以税制要改。

  时代周报:你觉得政府现在刺激经济的计划会有效吗?中国如何尽快从危机中走出来?

  茅于轼:这个问题很大。我个人感觉,美国的危机至少持续三到五年,中国的危机可能短一点,如果措施得当,我们大概明年就能恢复。措施得当就是要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这不是救市能够解决的。我们的经济结构大家都知道,出口加工太多,内需太少,要把出口加工变成加工内需。这个做起来很不容易,我们的储蓄率太高,消费太低,因此要提高消费率,减少储蓄率。这个也是不容易的,有很多政策可以考虑的,比如说改善社会保障,让大家花钱没有后顾之忧。

  还有我们的服务业特别落后,我们的服务所创造的财富只占整个GDP的40%,美国80%多,中国台湾70%多,印度是50%,只有中国是40%。如果结构不调整,光靠4万亿元投资,我们没有办法走出困境,我们一定要把内需搞起来。另外就是GDP的分配,分配给老百姓的太少,给政府的太多,给大企业的也太多,GDP的分配要重新改变。这些都是很难的事,如果搞得好的话,也许明年能解决问题。

  我说调整结构,关键要抓就业,而不是抓GDP,我认为GDP降一降无所谓,但是一定要避免失业的持续。

  时代周报:你认为对付危机的着眼点应该在哪个领域?

  茅于轼:我认为中央对付危机的一个主要着眼点不应该是放在GDP,而应该放在就业。大家知道奥巴马当选之后,他不关心GDP怎么样,他宣布要创造250万的就业,我觉得这个政策是对的。GDP再高对我有什么关系?我的饭碗能保住,这是最要紧的。沿海加工业的下降和房地产业的下降,都会造成巨大的就业问题。

  此外,医疗和教育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行业。城市里面的服务业需求很大,大家都说现在看病贵、上学贵,什么是贵?供不应求就贵,看病的问题现在是供不应求,因此你投资医药方面是有很大的回报。

  投资教育也有很大的回报,现在的家长可舍得花钱,一百块钱一个小时他也交,为什么一百块钱一个小时?供不应求,这是很大的一个市场,教育和医疗是很大的市场,我们在结构调整的时候,出口的减下来,加在服务业,我觉得医疗和教育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行业。

  茅于轼这样一个老人

  黛琪

  2009年伊始,茅于轼老人迎来了他八十华诞。这个好岁月,他该放下世间所有的烦劳,含饴弄孙,但这个老人还在工作。我们是比茅老更年轻的人,因为他的工作而得以围绕在他身边,在内心深处,不知道该说是幸福,还是不幸。

  说幸福,是因为茅老自有其魅力。他的优雅宁静,淡泊安详,举手投足发言,都令人在不知不觉间心折感化。他以身体力行,可以说是给年轻的学人和志愿者们做了活的示范。他的学问,他推行常识、重视经验,踏实诚恳的学风与作风,还有诲人不倦的细致耐心,在他身边的人,不管学问经验资历深浅,总是各有收获,而这收获恰与在他身边停留时间长短成正比。他可以说一直都在发着光,然而这光温和,温暖,似三月春阳,人沐浴其中而无压力,只有舒服、解放、自在,甚至可以说是不断地感觉到自己随着这春光的熏陶而成长。如果倾听内心,我们也许还能听到灵魂不断拔节高升的声音。

  说不幸,是因为我们不能够把自己的工作,推托给已经工作了一辈子的老人,我们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但是,更年轻、更应该多工作的我们承担不起。这是我们的更深一重不幸。他们义无反顾,为了我们的未来,可是我们做得不够。这是一个深刻的悖论命题。

  几年前作为北漂的我,在北京的一个小型聚会上,见过茅老。他是如此亲和而善于倾听,以至于隔着几十岁年龄的我对他,竟有了一见如故的感觉。后来我和高战送他出来,他推着自行车,那是深秋的北京街头,已经有了一地的黄叶,起了秋风。他戴着白线手套,耐心地听完我们的提问,做了细致的解答,才互相道别,骑车而去。那时他七十五岁。

  2008年年底,茅老来到广州,做时代沙龙的演讲。在演讲前,我们与几家媒体一起准备了欢迎仪式,作为对茅老八十大寿的祝贺,和对这一双老人的诚挚祝福。茅老八十高龄甚至生日宴会都在演讲,向我们像谈心一般地传递生活的常识和真理,用晚年的余晖,来弥补年轻时代不能工作的损失。同时,他总把生活“幸福的一面”展现给我们看。“我从未感到孤独。我的人生极完美,不想和任何人交换。”这是怎样的阔大情怀,怎样的人文精神,怎样的内心力量?

  黛琪,作家。历年来有评论、随笔、诗歌等作品发表。有小说《陌生人之天亮》出版。现居广州。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专题

  个税制度改革将至?


到论坛讨论
    时代周报 其他文章
    • “红色贵族”黯然谢幕 (2009年04月16日 09:32)
    • 中信系新变局 (2009年04月16日 09:31)
    • “荣”退“常”进:中信泰富棋入新局 (2009年04月16日 09:30)
    • 推创业板与重启IPO孰先孰后 (2009年04月16日 09:15)
    • 叶檀:投资者需要维权 不需要被教育 (2009年03月13日 08:50)
    茅于轼 其他文章
    • 茅于轼:致想买经济适用房的诸君 (2009年04月23日 14:30)
    • 茅于轼:小商贩摆小摊也是GDP 政府应保护 (2009年04月22日 13:44)
    • 茅于轼:中国真有这么多的危机吗 (2009年04月10日 15:53)
    • 茅于轼:不赞成政府拿钱大搞项目 调研实为骚扰企业 (2009年04月07日 19:24)
    • 茅于轼:政府对企业最好的服务就是不管 (2009年03月31日 22:13)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