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最低工资立法带来香港“阵痛”

http://www.jrj.com     2009年04月24日 13:54      上海商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何亮亮

  我一直在关注香港的最低工资问题。过去我认为,设立最低工资是应该的,特别是看到香港社会贫富悬殊,一些劳工的最低工资只有一小时数十港元,以香港的高物价,这样的收入只能勉强生活,不至于流落街头而已,事实上一些流浪者也是做散工的,他们的工资就很低,付不起即使是最便宜的几十张双层床的房间租金。我也觉得资本家肯定是不希望有最低工资的,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尽可能榨取劳工的剩余价值。

  香港设立最低工资标准是大势所趋,在一个现有的格局下,难免会给一些企业和家庭带来阵痛,甚至给社会带来些许混乱,但从香港的长远来看,最低工资立法不能因噎废食。

  然而随着有关立法订立最低工资的争论展开,使我看到最低工资不是简单的是非问题,一旦立法之后,产生的问题可能更大。举例来说,一是最低工资与社会福利的关系。一些学者提供的数据表明,设立最低工资之后,许多中小企业(它们的数量占了香港企业的九成)会觉得无法承受人力成本的上升,借机解雇工人,造成失业率上升。香港的社会福利制度不如西方完善,许多人仍然对于领取综援(社会福利救济金)抱有偏见,现在没有最低工资,也很少有人因为工资低而宁可申请综援而不工作,未来有了最低工资,也不会减少社会福利的支出。无一技之长的劳工以后将更难找到工作,而香港本来就很高的经商成本就会随着最低工资的确立而更加昂贵,香港经济的转型也就更加困难。

  学者们普遍认为,最低工资其实并不会提高贫穷人口的收入,这是令人遗憾的。非法劳工问题则一定会更加严重,因为来自内地和其他国家的劳工愿意领取较低的工资在香港非法工作,雇主也愿意冒险雇佣他们。

  二是最低工资与外劳的关系。目前拟议中的最低工资法,是不包括外佣的,外佣团体已经表明,一旦如此立法,他们一定会申请司法复核,以香港司法的倾向而言,如此立法很可能被裁定为不公正。但是如果外佣能够与香港劳工一样获得最低工资,其引发的社会问题就更大了。现在香港的外佣月工资为3500港元,雇主另外要提供外佣的食宿。拟议中的最低工资肯定高于此数。香港目前有22万个家庭雇佣了26万名外佣,其中大部分来自菲律宾。如果外佣也可以获得香港的最低工资,每个外佣每月可以增加大约2000港元的收入,相应的雇主每月要多支出2000港元。目前雇佣外佣的家庭大部分是月收入2万港元左右的中产阶级,每月增加2000港元的支出对他们是沉重的负担。

  一旦立法通过,据统计会有6万个家庭会停止雇佣外佣,亦即香港的外佣将立即减少近四分之一,这些外佣只有打道回府,而更多的职业妇女将辞职回家当主妇。由于必须按照按钟点计酬,其他雇主很可能不再让外佣在家中留宿,于是外佣必须在外居住,人们担心香港的性工作者就会增加。

  仅仅这两点就可以看出,最低工资的订立,在资本主义社会,会带来新的不公平,会造成对雇主与低收入劳工以及家庭雇主和外佣双输的局面。以香港现在的社会环境和政治气候来看,设立最低工资已经是大势所趋,外佣的同等待遇也是势在必行,但新的社会问题产生,也已经不可避免。“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由善意铺成”,设立最低工资是善意的,虽然不会通往地狱,却也会带来混乱。

  (作者系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


到论坛讨论
    上海商报 其他文章
    • 严义明遭袭将使中小股民维权更难 (2009年04月23日 13:26)
    • 上证20指数面世蓝筹股能否迎来机会? (2009年04月23日 12:59)
    • 阿西:金价高企是对国际金融体系信任缺乏 (2009年04月02日 08:54)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