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国企改革:放权让利之后

http://www.jrj.com     2009年04月25日 15:07      中国经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作者: 侯雪莲

  国企新制度应该让各方都能接受

  国企改革一直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环节,在经历了放权让利、抓大放小、改制上市等阶段后,提升国际竞争力已成为未来国企改革的迫切任务。清华大学-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肖耿如是判断。

  国际竞争弱势

  《中国经营报》:今年是建国60周年,你如何评价中国过去60年的经济发展?

  肖耿:中国在近代的落后,源于过去传统农业经济建立起来的制度不适应工业化过程,新中国成立标志着中国迈向现代化进入实质性阶段,意味着中国在各种动荡的环境中找到了一种符合国情的政治体制。其中前30年计划经济时代还处于摸索阶段,寄希望通过政治动员来达到经济效果,如大跃进。事实证明,计划经济是行不通的。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才逐渐将市场经济的要素一个个地引进来。

  《中国经营报》:这个过程是怎样的?

  肖耿:放权让利是改革开放的主线。从60年来国有企业占中国经济比例的变化能很清楚地看清中国经济改革的脉络——前30年这个比率一直在上升,但后30年这个比率一直在下降。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国有企业由国家拥有、国家控制,当时的出发点是资本家剥削工人获取剩余价值,现在将剩余价值收归国有,变成全民所有。但在实施过程中,剩余价值竟然变成了负的,即产权经济学中的“租值耗散”。

  中国经济改革的起点是从包产到户开始,重新界定土地产权,剩余价值归农民。产权界定清楚,才能交易,土地可以自己种,也可交给别人去种,从而获得不同的收益。产权的变化对生产力的影响是巨大的,交易产生赢利,也充分发挥了农民的潜力。

  后来,包产到户的这种精神开始运用至工业企业,企业实施承包制与国家分配利润。与之相配套的另一政策是“价格双轨制”,在一定数量限制内由政府定价,超出范围由市场定价。这两个政策实施后,一部分企业搞活了,一部分企业却搞垮了。

  为什么同样的制度适用于农业却不适用于工业?根本原因在于农民通常是不借钱的,没有负债,而企业运转则通常需要贷款,赚钱时没问题,倘若企业亏损,贷款则没人还,于是出现了大量的企业破产、三角债问题。

  《中国经营报》:你如何评价过去几年国有企业改革的经验?

  肖耿:国有企业改革最重要的一步是上市,过去几年的改革是相当成功的,国有企业转型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国有企业如果不上市就仍然是100%的国有企业,缺乏外部的监督。上市之后会增加透明度,企业的报表要公开,市场要进行评估,是走向现代企业关键的一步,而且抓住了最好的时机。如果在目前这种经济危机的背景下才着手上市,肯定是非常困难的。上市之后国有企业之间的竞争也加强了,比如各个银行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这有利于内部经营的改善。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国有企业目前的问题是什么?

  肖耿:中国企业要走向世界,与世界其他地区的企业竞争,企业制度是否还具有竞争的优势?这是我最担心的。国有企业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无法形成国际竞争力。当中国经济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的时候,中国企业的制度与行为会成为一种标准。

  现在国有企业已经成为西方社会的一个靶子,对国际形象和海外拓展都不利——比如中海油去海外收购,国外的企业会质疑中海油的国有背景,会认为背后有国家支持,有政府补贴。

  未来一定要将国有企业变成一个现代企业,国家可以拥有一定的股份,但不能太多,要低于30%。要向世界上最好的制度看齐,这个制度一定是全球各方能够接受的,而且能经得起时间及竞争力的考验。所以说,产权制度将是未来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环节。

  国际三角债

  《中国经营报》:你曾经说过,与国企改革中的三角债相似,目前世界也面临“债务危机”。如何理解?

  肖耿:当前和过去的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不完善的宏观经济政策,如低息信贷和扭曲的资本及要素市场价格;不连续一致的货币政策;对复杂金融产品(如,次级贷款和衍生金融投资工具)的监管存在诸多漏洞等等。如果金融危机发生在像墨西哥这样的国家,则可以通过从美国获得一张巨额支票来遏制这场危机。如果是发生在阿根廷,则可以通过宣告破产来解决。在上述两种情况中,债务要么是消失了,要么归属为债权人分摊的损失。

  与以前的危机不同的是,当前的金融危机发生在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欧洲和日本),因此没有一个局外人能够签支票给美国来阻止它们的债务危机(也就是三角债)。现在,只有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给其治下的各家银行开支票。而且,美国政府以及美国的许多企业也不能够宣告破产,否则将造成全球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因此,大量三角债务将继续待在美国、欧洲、日本的政府和私营部门的账上。世界将不得不在今后的很长时间里面对巨额三角债务。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们遇到了“巨大债务危机”。

  《中国经营报》:面对这样的经济环境,你认为政府应该采取何种措施?

  肖耿:现在的主要问题是美国,美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20%,如果美国不恢复,中国肯定会受很大的影响。中国的内需与投资还是稳健的,中国目前应该抓住机会,一方面刺激经济,一方面要改革,包括国有企业产权改革及价格改革、税制改革,通过减税提高效率。美国有许多金融杠杆,而中国还是靠原始的银行、股票市场来支持经济。中央筹划将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正逢其时,人民币要继续盯住美元,以稳定汇率,进而稳定进出口行业。恢复经济最重要的不是降息,而是要给老百姓信心,要将坏账处理掉,使实体经济的资源配置和生产有效率。


到论坛讨论
    中国经营报 其他文章
    • 猪价跌落导演产业链另类雪崩 (2009年04月25日 15:05)
    • 中国区域经济格局重构迎来契机 (2009年04月25日 15:02)
    • 尊重企业经营边界的自发演进 (2009年04月19日 02:31)
    • 郭田勇:银行信贷谨防“头重脚轻” (2009年04月19日 02:28)
    • 中国经济学人应树立全球观 (2009年04月19日 01:49)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