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中信泰富:谁为“制度”失灵负责

http://www.jrj.com     2009年04月25日 17:45      中国经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作者: 龙飞 | 来源: 中国经营报

  4月21日夜间,中信泰富公告称将转让北方联合电力20%的股权,账面获利5.1亿元。对于伤痕累累的中信泰富来说,剥离、重整也许是重生的必要过程。继任者常振明此次出手一如市场预料,既为了大股东中信集团的资产整合做铺垫;也是重建投资者信心的过程。

  毕竟瞬间亏损百亿暴露的管理漏洞难免让投资者心有余悸。

  古怪的投资

  其实投资衍生工具而造成巨大亏损的新闻并不罕见,例如同样是2008年,法国兴业银行一名交易员私下越权投资金融衍生品,而造成71亿美元巨亏。再如英国巴林银行案、日本大和银行债券投资案,都给公司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但国外这些巨亏的主角通常本身就属于金融行业,而中国在衍生产品前“跌倒”的却大都是做实业的公司。先有中航油,后有中信泰富。不仅让人唏嘘之余又有几分疑惑。

  根据中信泰富2008年10月20日的公告,该公司自2007年底开始涉足澳元杠杆式衍生品交易,按合约规定,中信泰富须连续24个月每月按约定价格接收澳元,名义最大金额90.5亿澳元,合约至2010年10月期满。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合约,特点就是赚多少有限额,亏多少却是无穷大。

  当中信泰富获利累计达到一定金额,合约将自动中止。在这种安排下,中信泰富最多可赚5150万美元;但另外一方面,如果澳元实际汇率低于约定的接货汇率,中信泰富须以2倍或多倍接货。只要没有到期,中信泰富必须一直接货,直到总量达到90.5亿澳元。简单计算最多能赚的钱只是亏损金额的1/121。除此之外,这些合约还是双币合约,其中包括澳元和欧元两个货币,最终是以币值较低的一个币种结算。这是“不平等合约”。

  事后计算,中信泰富可能获得的最高收益不过4.3亿港元,但接盘的数量却超过500亿港元。在澳元汇率急剧下挫的背景下,中信泰富账面最高曾亏损155亿港元。

  有制度不依?

  面对这巨额亏损,2008年10月21日,荣智健对外表示,他对事件毫不知情。根据审核委员会的调查,此事并不牵涉欺诈或其他不法行为。问题在于财务董事张立宪未遵守公司对冲风险的政策,进行交易前又未得主席批准。

  这样的解释让外界对于公司的管理产生更大的疑问。所有业内人士震惊之余,异口同声地表示“难以置信”。中信泰富财务董事没有遵守风险政策,公司内部监控制度存在严重失职行为。有业内分析人士表示,难以相信这么大型的蓝筹公司,会让其财务董事有这么大的权力,动用数以百亿元计的资金炒卖衍生工具,而主席并不知情。

  而且据曾为中信泰富设计公司管理制度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介绍,多年前公司就已经规定,外汇衍生买卖是高风险金融交易,在审批前都会设置详细的风险规避计划,而且这些避险计划是必须的。据该人士介绍,这是实业公司“对冲”战略的指定动作,所有大型实业都采用这种管理方法。

  另外在审批方面,中信泰富也有相应的管理制度,公司实行的是主席及财务总监的双重审批制度。换言之如果按照正常程序,必须经过荣智健以及财务总监张立宪的签名同意才有签订合约的可能。事情发生后,中信泰富董事总经理范鸿龄也表示,公司聘请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就改良监控制度给予意见。

  有分析人士就表示,如果这些管理制度都存在,那财务总监张立宪瞒着荣智健的可能性就更小。事后发现,这些合约是在将近一个月内,与13家对手银行分别签下的。如此大动作的交易私下签订的可能性很小。

  而且通常金融机构与实业公司签订巨额合约,都会设置保证金要求:也就是只要账面亏损达到一定程度,中信泰富必须存进相应的保证金,以保证金融机构的利益。此次13家银行都没有设置这样的“安全阀”,说明此次合约的“信用”评价程度相当高。如果张立宪没有得到主席的授权,银行使用最高标准的“信任度”就更说不过去。

  管理?制度还是领导

  荣智健事后表示,未能阻止事件发生,董事会对事件深表歉意。这样的解析显然不够,但即使在荣智健下台后,中信泰富依然没有向外界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交待。

  其实不仅仅中信泰富,几乎所有国内企业都有这个问题,高价请来管理顾问设计的管理制度经常束之高阁,平常也许会照章推行,一旦某领导认为投资机会到了的时候,这些制度在他们眼中就变成累赘。

  在金融泡沫时期,从事实体企业的赢利远远不如金融交易,在尝到甜头后,越来越贪心的实业公司也开始尝试更大杠杆的交易。所谓对冲保值已经为高额盈利的欲望所取代。这种贪婪让所谓管理制度被领导意志所取代。

  例如中信泰富的此次投机,初衷是一个名为SINO-IRON的铁矿项目保值。荣智健曾表示为此中信泰富在2010年将投入16亿澳元,其后在项目进行的25年间,每年至少要投入10亿澳元。2008年澳元突然走高,正是这个原因张立宪或者中信泰富某些管理者签订衍生品投资工具,当年澳元汇率曾一度上涨到0.98元,中信泰富以0.87元的便宜汇率买进,的确获利不少。但实际上澳元的波动幅度远远超出其预计,在他们签订大额合同后,澳元掉头向下,2008年7月到8月就下跌了近11%。澳元一度下跌到0.6元以下。中信泰富0.87元的汇率一下子变成巨大的黑洞。失误不可怕,可怕的是信用的破产,荣智健失去投资者的信任,也失去了为之奋斗了20年的中信泰富。

  有中信集团背景的继任者常振明得到投资者认同,其上任后短短8个交易日,中信泰富股价已经劲升25%。此次市场不景气时,尚能作价19.8亿元出售资产可见其能力之强。希望强势领导与复杂管理制度间能找到一个平衡。

  中信泰富炒汇巨亏事件始末

  2008年10月

  中信泰富爆出因炒外汇造成公司155亿港元的巨额亏损。前财务董事张立宪及财务总监周志贤辞职,公司主席荣智健之女、前财务主管荣明方被曝遭降职。

  2008年12月

  母公司中信集团向中信泰富注资15亿美元。

  2009年1月17日

  香港证监会开始调查中信泰富17位董事,其中就包括荣智健和中信泰富董事总经理范鸿龄等高管。

  2009年3月25日

  中信泰富公布2008年全年业绩亏损127亿元,外汇损失159亿元。

  2009年4月23日

  香港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搜查中信泰富总部。中信泰富发表声明称,商罪科主要调查该公司近两年签订的外汇合约及发出的公报是否有串谋欺诈及虚假陈述。

  2009年4月8日

  中信泰富召开董事会,接受荣智健辞去中信泰富主席及董事职务,北京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常振明接任。


到论坛讨论
    中国经营报 其他文章
    • 新运价体系幕后玄机 (2009年04月25日 17:44)
    • “山寨”与“品牌”的法律博弈 (2009年04月25日 17:28)
    • 国企改革变奏曲 (2009年04月25日 17:04)
    • 大学生为何不能海外务农 (2009年04月25日 17:02)
    • 房价真没工资涨得快吗 (2009年04月25日 16:58)
    龙飞 其他文章
    • 商业地产的“危”与“机” (2009年02月22日 00:43)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