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是走向世界新秩序还是走向战争(下)

2009年05月09日 00:12 来源: 华夏时报 【字体:

  王 建

  美国全球新战略正在转向

  美国不甘让货币霸权易手

  东欧各国在金融危机中虽然存在由于出口下滑所带来的还债困难问题,但是西欧投资的生产能力还在,不会像纸面财富那样灰飞烟灭,只要欧盟的经济刺激力度足够,这部分生产能力就可以发挥出来,还债也就有了基础。所以,东欧目前所面临的经济困难,不仅不会使其成为引发欧洲下一步危机的因素,反而会促使“新欧洲”更快地倒向“老欧洲”,使欧盟国家更加团结,这也可以从G20峰会前后欧盟国家的表现中看出来。

  但是,美国就会甘愿让货币霸权易手吗?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的军费开支占全球的40%,航母数量比除美国以外世界排在前20位的军事强国总数还要多,而世界霸权从来就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概念。

  所以,战争手段就成为美国阻止美国经济与金融市场滑向深渊的唯一刹车机制,因为美国一旦用战争手段改变了欧洲的安全局势,这个在美国以外最大资产池中蓄积的国际资本就会向美国流动,美元就会得到强劲支持。这也不是第一次,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就都是在欧元与欧洲经济开始展现出强势的时候爆发的。而一旦战争爆发,欧元的强势就结束了。2007年美国次债危机爆发以来,去年7月由于美国银行和AIG危机引起欧元暴涨到兑美元1.6的水平时,就爆发了格俄冲突及俄罗斯舰队与北约舰队在黑海的对峙,欧元由此又下跌到1.3。

  美国尚未准备好与欧洲公开对决

  美国在本次金融峰会中作出让步,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奥巴马本人的执政风格,他在竞选过程中所主张的外交方针,就表现出了内敛的特色。但也正如前面所说,在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中,产业资本的主体地位已经让位于虚拟资本,而拥有货币霸权是实现虚拟资本利益的前提条件。所以即便是奥巴马愿意拱手向欧洲人让出货币霸权,美国的金融资本家也不会同意。其结果,或者是用极端手段把奥巴马搞下去,或者是奥巴马向金融资本家低头,成为他们的代言人。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低头的迹象,比如,新任美国财长盖特纳不久前就说“强势美元符合美国的利益”。这是前两任总统和财长始终挂在嘴边上的说法,也是美国金融资本利益诉求的典型表达方式,但是却有悖于奥巴马上台时要振兴美国物质产业的主张。

  所以,第二个原因可能就是美国还没有准备好与欧洲公开对决。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说明,在一场世界性战争前都有一个结盟的过程,现在欧洲已经有了联盟,就是欧盟,欧盟还在扩大,已经从开始的12国变成了27国。俄罗斯总理普京多次说过,俄罗斯是欧洲国家,因为其70%的人口和90%的经济集中在国土的欧洲部分,所以俄罗斯也是欧洲的潜在盟友。如果欧盟继续扩张,还可能融入环地中海北非地区讲欧洲语言的国家,最终可能是一个人口8亿、经济规模显著大于美国的联盟。而美国目前只有一个包括美、加、墨在内的经济联盟,以此与欧洲对抗就已经不是对手了。所以美国的联盟范围也必须扩大,就是把美元圈内的东亚国家和拉美国家拉进来,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联盟对象,就是我们中国,这就不难理解美国政客们目前所提出的“G2”、“中美国”等战略主张的含义。还有自2005年以来美国军方所提出的要与盟国实施的所谓“百星千舰”计划等。美国不仅要结盟,还要最大限度地团结盟友和瓦解敌人。奥巴马上台后,美国正在重新塑造与中东穆斯林国家的关系,包括改善与伊朗的关系。希拉里到俄罗斯去,拿的礼物是一个“复位键”,也是想把俄罗斯从欧洲拉出来。所以美国的战争准备,不仅包括着军事内容,也包括着与欧盟的外交角力。

  美欧对抗的

  世界性战争正在酝酿

  欧洲统一正在迈出新步伐

  如果美国没有准备好,欧盟的军事准备比美国就更不充分。欧盟到目前只是一个经济联盟,缺乏军事这个“硬实力”,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老欧洲曾拉俄罗斯作为军事支撑,俄罗斯也把加入欧盟作为其最终归宿。可由于俄罗斯的体量太大,又有庞大的军事实力,进入欧盟后会影响德法在欧盟中的核心领导地位,所以直到目前俄罗斯加入欧盟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由于欧美军事实力悬殊太大,在现阶段,比如5年以内,欧美军事冲突的力度就会很有限,例如,美国仍然是打击欧洲的周边地区,以此来制造欧洲的不安全态势。但欧洲如果是要坚决与美国争夺货币霸权,欧洲的军事准备力度就会加大,我们目前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其一是法国重返北约,北约本来是冷战产物,但除了美国和加拿大,其成员都是欧洲国家,而俄罗斯这个昔日的敌人,现在则是欧盟的潜在盟友,也不排除未来进入欧盟的前景。欧洲人既然可以在国际经济事务中不听美国的话,在北约中也可以不再听命于美国,因此在今后美欧冲突加剧时,我们将会看到北约的分裂,或者是北约变质为欧洲人的战争机器。其二是欧洲人摆脱北约框架另搞一套,而且欧洲人也正在这么做,例如欧洲军团与德法军团的建立。去年德法军团首次在法国本土进行军演,地点就在阿尔萨斯-洛林地区,这个地方在普法战争中曾割让给德国,一战后被归还,二战中再度被德国占领,德军在二战后第一次进入法国,又是到这样一个敏感地区,其意义相当于中国让日军在二战后重新进入东北。连这样的事法国人都敢做,说明了欧洲的政治、军事统一正在迈出新步伐。

  因此,随着美欧的军事准备过程不断推进,以美欧为两大对抗方的世界性战争就在酝酿过程中。前两次世界大战资本主义国家是为了产业资本家的利益而战,而下一次世界性战争则是为了金融资本家的利益而战,目的就是争夺世界货币霸权。由于本次世界性危机有可能长期化,随着美国的经济危机日益深重,解决矛盾的手段最终就会被归结到军事上,而世界霸权的更迭,从来都不是以和平方式完成的。

  美国终将直接打击欧盟本土

  这不是说马上就会爆发世界大战,没有天生的战争狂人,德国著名军事学家克劳塞维茨曾说过,战争是人类最理智的行为。如果不是国家间的利益冲突已经无法调和,谁也不愿走到发动战争那一步。在未来若干年内,我想美国还是会首先采用类似前两次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方式,通过打击欧洲周边地区来制造欧洲的区域不安全态势,驱赶资本回流美国,但是,一方面由于美国的危机越深重,国际资本就越不愿回流美国,一方面总是打击周边地区而欧洲本土不被震动,国际资本也会感到麻木,所以,美国金融与经济危机的深化,最终就会迫使美国直接打击欧盟本土。

  我在几年前写的《虚拟资本主义时代与新帝国主义战争》一文中曾说,在进入虚拟资本主义时代后,由于货币霸权成为争夺对象,战争形态也发生了变化,就是“错位打击”的概念,即军事打击的对象不是利益冲突方,而是其周边地区,以便由于利益冲突方的安全态势改变,使其资产池内的资本向己方流动。现在看,这个理论也对也不对,因为货币霸权最终的落脚点是用金融商品换实物,除非与自己争夺货币霸权的国家也是自己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否则打掉了与自己争夺货币霸权的国家或联盟,只对自己有利。从美国目前的贸易逆差来源格局看,虽然来自欧盟的贸易逆差还有上千亿美元,但是在其全部逆差中只占15%,其主要逆差来源是环太平洋地区,其中东亚地区占近一半,而且来自东亚地区的贸易逆差是在不断扩大,而来自欧盟的逆差则在不断缩小。因此,美国即便是通过军事打击毁掉了欧洲的金融资本,也对实现自身的虚拟经济利益妨碍不大,所以美欧发生正面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仍是很大的。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世界新秩序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