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十年嬗变:证券研究的前世今生

2009年05月14日 10:31 来源: 中国证券网 【字体:

  内地股市诞生快二十年了,当然真正有意义的时间,要从1999年算起,那年7月1日《证券法》正式施行,中国证券业有了宪法,证券市场也上了户口。1999年之前基本属于原生态。1999年至今也有十年了,十年坎坎坷坷,内地股市从小舢板变成了航母;十年风风雨雨,内地股市实现了全流通这样一个深层次的嬗变;十年涨涨跌跌,相信每一个相伴走过的人心里都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笔者开户较早,兴趣甚浓,有过感同身受的经历,也有过浮皮潦草的见闻。回眸望去,就这个证券研究,就有很多好玩儿的东西,一一捡拾摩挲,就像玩儿收藏的,捡过漏、打过眼,看着造假与鉴真的各种手段与时俱进,真个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说来说去,证券分析大约分三个阶段:原生态阶段、博弈阶段、精细化阶段。至于年头儿怎么分,还真说不清楚,因为彼此交杂,决不像唐宋元明清那么清晰,有着一次次的太和殿登基大典和崇祯爷煤山上吊作为标志。原生态阶段

  先说说原生态阶段吧,这个阶段最好玩儿。

  最早的证券分析是什么呢?就是一报三数、一论、两书、千术。

  一报,就是街头的小报,把沪深两市的几十个股票列表(现在太多根本写不下了),每个都有三数(每股收益、流通盘、市盈率),一目了然,很多是自己做的,印出来就能卖钱,周末纷纷来到营业部门口买上一份儿,再扎到人堆儿里听高人吱吱不倦,滔滔不绝,这一天过得蛮充实的,虽然听到的不一定,对。一论,就是波浪理论,专门有人讲,那时候不收钱,也没有借机牟利的带头大哥,都是纯粹的活雷锋。提着一块小黑板,端着个沏了酽茶的大玻璃罐头瓶子,在营业部门口台阶上一摆,立马就围上一群人,然后就一二三四五ABC浪数起来了,争得面红耳赤差点打起来,可谁要是不来,还真想得慌。不是冤家不聚头,每到周末就聚集得人头攒动。那叫一个过瘾!两书实际上不止两本,一本是张龄松的《股票操作学》,另一本其实是一套,邱一平写的,后来被人称作"红宝书",都是脑子活泛的人从台湾省趸来的,卖得贼贵。看这两本书的人基本上算是比较钻研的了。由于分析手段的粗糙,那时候的股票操作也有比较鲜明的原生特征:市盈率一律是静态的,上市公司从来没有调研过,跟庄都比较原始,还没有××系之说,只是盛传大户进去了,或者大资金奔上海了,就好像动画片《咕咚来了》,一声"来了"就能有一大堆人挤到柜台去递单子。现在呢,不担心"咕咚来了",倒担心"股东跑了",大小非大小限能吓得人大小便失禁。

  至于说千术,其实没有一千个,但总之是很多,波浪理论、时间窗口、缺口理论、K线组合、均线、指标、形态、量价,还有阴阳五行、九宫八卦、四柱预测、江恩理论、农历节气、周易预测,多的够马三立马老写个《报菜名》的了。反正真的假的有道理的没道理的,就这么放一块堆儿,熬了一锅有滋有味的腊八儿粥,至于里面是营养还是三聚氰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不是说现在就没有原生态了,原生态还是有,只是不那么多了。华尔街先进吧,不也有搞星象的?骑着个笤帚绕着行情机飞呀飞,预测就出来了。咱们这儿也有人大讲九星连珠的,本来能成哥白尼的,可惜了就这么让股市给毁了。的确,原生态时期属于草根时期,在一个新生事物面前,所有的人都处于同一条起跑线上,甭管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蓦然回首,我们或许会挑剔那时候的傻,但那时候恰恰是一个民族资本意识的启蒙阶段,就像白话诗出现一样,看看胡适的"两个黄蝴蝶飞来又飞去",那也叫诗?别说与戴望舒、徐志摩、闻一多没法比,就是现在的幼儿园儿歌都比它高明。可那是中国的第一首白话诗,开风气之先。胡适说自己"但开风气不为师",到位。胡适不是最会吃螃蟹的,但却是第一个吃螃蟹的。

  博弈阶段随着券商的建立和完善,研究所、研究发展中心、研究室多起来了,这个时候就诞生了一个东西:研究报告。

  记得第一次看到的研究报告是君安证券研究所的,装帧十分考究,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数据统计,还有折线图、柱状图、饼图,一下子让人肃然就起了敬了,相对于当时不怎么挨边的股评,说服力大多了。当然,各种各样的图未必意味着结果的正确,市场的疯狂炒作也往往让研究者们大跌眼镜。但研究报告的出现,标志着原生态逐渐演化,凭空臆测的东西少了,数据统计的东西多了,可信度也比过去高多了。博弈阶段的市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力量,券商、庄家、投资基金、大户,各种力量在市场里博弈、消长,也就出现了很多波澜壮阔的牛股、诡异荒诞的走势,研究报告也不可避免地带有坐庄的色彩,在研究论证的后面也有些追踪黑马的急躁,浮动在推理和统计中。那时候的书呢,都是什么《铁血短线》之类,带着战胜庄家、擒庄战法之类的字眼儿,比较上档次的就是李文普顿的《股票作手回忆录》了。

  这个时期出现了很多的浪潮:

  四川长虹和深发展的雄起是第一次价值挖掘的尝试,当然现在看起来,实在太嫩,而所谓挖掘,也只是着重于很明显的静态低估,还是逃不出格雷厄姆的范畴,仅仅计算一下市盈率就可以把两个股票捡起来了。奇怪的是,当时的市场偏偏对长虹3-4倍的市盈率视而不见。现在看来,如果是巴菲特一定不会选择四川长虹,因为家电行业不具备持续发展的确定性和坚固的护城河。而偏偏是家电行业脉冲式的短暂繁荣成就了长虹作为大牛股的辉煌。网络概念是内地股市第一次对世界潮流发出呼应,随着纳斯达克网络股的甚嚣尘上,亿安科技为首的四大天王也风生水起,只要企业一宣布上网,带上一个".com",那股价就能翻跟头,往上。泡沫破灭以后,亿安科技演了一出"罗成叫关",董事局主席罗成跑了,远没有《瓦岗寨》里的白马银枪小罗成那么敢作敢当。剩下的网络股么,尘归尘,土归土了。

  其间的概念还很多,浦东概念、新上海概念、新总理概念、领袖家乡股,不过时间都不长,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比较持久的是资产重组,资产重组的重头是ST,垃圾股炒啊炒,最让研究机构头疼,一研究吧,那里面啥玩意儿都没有,不研究吧,股价打着滚地往上翻。庄家的横冲直撞让研究机构们无所适从。就像《股民老张》那首歌唱的:投资要理性,价值第一桩,可ST的股票总是翻着倍地涨,资产重组老生常谈年年月月讲啊,公司不仅卖业绩,还能卖想象……

  这段时间的证券研究基本上很尴尬,关注研究报告的散户很少不用说了,研究报告还经常成为大户们的嘲笑对象,有人宣称"专门和研究机构反着做",不过,这样的人现在都看不到了,不是金盆洗手,就是折戟沉沙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