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需冷静权衡“G2论”的利弊得失

2009年05月22日 06:57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早报特约评论员 沈丁立

  自有人提出“G2”以来,这个概念正被热议。对此,中国与西方有较大不同意见,所涉分歧集中于四点。第一,G2是否客观存在。第二,G2是否陷阱。第三,中国是否要承担较多责任。第四,世界能否接受G2。

  赞成者认为,美国和中国组成的两国集团已日益成为国际关系的现实。提出G2不是设陷陷害中国,而是以一个简单明了的方式指出国际关系的某种现状或者趋势。中国作为G2的一员,在取得日益增大的世界影响力的同时,已经对世界的和平和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国还被期待对重大国际事务发挥与其能力相适的更大作用。对于世界,它面临的也已不是能否接受G2的问题,而是应该如何去适应G2的出现和发展,甚至防范G2可能对世界造成的消极作用。

  反对者认为,G2纯属无中生有。他们对美国还有多大能力主导世界见解不一,但普遍认为中国远未到达与美国并驾齐驱的地步,因此G2并不存在。另外,在中国尚不具备足够能力的情况下捧杀中国,不无将国际注意力聚焦中国之意,向中国施加使其承担超出能力的国际责任的压力。

  上述说法,各有其理。就单项而言,美日仍占世界经济头牌。就军事投入,美英占据世界前二。就战略威慑,只有美俄才有资格谈判继续削减战略武器的问题。谈到可持续发展,则美欧日的心得更为遥遥领先。

  很明显,即使面临金融危机,美国在上述各个单项中仍都名列前茅;但要说到综合第二名,中国也许不无机会。中国在世界上人口最多,至少具有成为人力资源强国的潜在机会。就经济产出而言,我国有望在一两年内超出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就国防投入而言,我国也同样在一两年内有望超出英国,成为全球第二。就战略威慑能力,我国是世界上具有独立洲际威慑能力的三四个国家之一。就教育投入,以我国经济产出的规模和教育拨款占经济产出的比例而言,我国最近十年来对教育的投入已达建国以来强度最大,为世界所瞩目。我国的科技水平近年也取得长足发展,原创能力不断提高。

  同样显然的是,中国还有许多重大的不足。我们的人口大国,还有待转化为人力强国。即使我国跨上世界经济第二的平台,人均产出也将只是日本的10%和美国的8%。我国面临着现代化发展的下一个重大瓶颈,在资源、环境、生态等方面面临重大压力,对发展效率和科技创新仍储备不足,制度建设和科学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即使这样,美国目前的国力与中国潜在的国力已使不少人士看好G2。至少这两国经济产出已占世界的30%,而且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局面下,仍将继续攀升。在二战结束后,美国的经济产出约占世界的一半。在当今世界,美国相对和绝对经济地位都在下降,它影响世界的能力也随之削弱。中国的经济产出虽仅占美国三分之一,然而整体竞争力仍然可观。若这两国在广泛的国际事务中合作,则有可能相互弥补,共同提高,对世界做出有益贡献。

  世界不需要哪国来担当警察,但未必不需要引领。无论是由美国还是中国来单独承担这个领导作用,从能力和愿望来看都未必合适,尤其是在全球化的时代,各国力量的均匀化趋势在迅速发展,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就更不能担当如此重任。但是,几个核心国家共同协商,提出一些共同发展的意见,并协作做出榜样,却是时代的必然。

  G2的价值,不在共管世界。全球化的世界,中国管不了,美国也越来越没有能力管,就是中美合作也未必管得了。G2的意义,狭义来讲是对世界大事中美需要商量,相互尊重,保持世界稳定;广义而言则是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政治经济体,它们对人类的发展具有特殊的责任,它们需要引领世界稳健进步。

  美国向来对领导世界有非凡的爱好。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也讲过“中国应当对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同样表明了中国特殊的责任感。中国对世界的责任,并非能由外界所强加,它应出自内生并同我们的胸怀与国力般配。只要我们具有责任感,只要我们不断培育承担责任的能力,我们必定能逐步站得更高。而我们是否属于G2或G20,却并不重要。(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