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G2的虚荣我们负担不起

2009年05月25日 12:03 来源: 京华时报 【字体:

  记者 陈联科

  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似乎正在改变世界经济格局。关于未来世界,大家的猜测也越来越多。有说八国集团邀请中国加入的,有说金砖四国崛起的,最近有关中美共治的G2提法又成了一个热点话题。

  谈论世界未来是回避不了中国的,问题是中国能承担什么角色、愿意承担什么角色,现有的世界又愿意在多大程度上让中国承担那样的角色。一切都要基于对自己的准确定位和认识,把握好竞争与协调的本质。就目前来看,G2的提法最不明智,也最具负面意义。它太高地估计了中国的实力,也太低地估计了欧洲的实力和巴西、印度、俄罗斯这些国家的发展潜力。所以温总理才在这次的中欧峰会上着重强调:“有人说,世界将形成中美共治的格局,这是毫无根据的,也是错误的”。

  G2是不会成为我们的追求目标的,但G2的虚荣却在我们很多精英阶层的脑海里翻腾,和这些年膨胀的自信混合起来,很有些“真把自己当回事儿”的感觉,从这次克鲁格曼的中国行就可以看出很多端倪。我们的很多经济学家、企业家都有意无意地在几场学术讨论会中把自己当成克鲁格曼的对立面和辩手。当克氏说出“有生之年看不到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中国是个穷国却把太多产品和钱投向国外很奇怪”时,我们固然可以因为不被尊重和理解而生气,但生气之余,更应该对自己的实力有更准确的估计,对自己的问题有更清醒的认识。

  中国能够靠出口大量低端产品换回巨额外汇再购买大量美国国债和美国平起平坐吗?如果我们不能接受克氏的傲慢,那我们也应该记起巴菲特说过:“中国人每日辛勤劳作生产产品给美国人用,而我们给他们一些纸片。当他们想用这些纸片,例如几年前来买优尼科石油公司的时候,却发现这纸片不能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一个国家欠了越来越多的债务,会在将来某个时候做些不正当的事情。”与他有同样观点的克鲁格曼也说,美国并没有承诺这些国债的安全。而当我们要求欧洲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要求西方放松高技术出口限制时,所谓的G2就更让人觉得虚无飘渺。

  不要因为美国倒闭了几家银行,破产了几家汽车企业就大谈美国的衰弱,就觉得可以和美国G2一番。要想G2,不但要看美国答应不答应,还要看欧洲答应不答应,其他新兴经济体答应不答应。当欧洲带些醋意地说起G2的时候,并不代表他们没实力,而是反映了他们的危机意识。别忘了,当欧洲正试图改变自己福利过高的分配制度、使得他们的经济更具竞争性时,我们才开始建立初步的城乡保障体系;别忘了,活跃在世界经济舞台的是美欧跨国巨头和高科技公司,中国企业还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也别忘了,中国的工人工资与发达经济体不可同日而语,劳动力优势几乎仍是我们最强的经济支撑。当一些人因为西方的投机市场崩溃而产生过度自信的时候,他们的眼光没有看向西部,没有看向农村,没有看到我们经济成长模式的缺陷——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带来的收入差距,庞大的外汇财富有其脆弱的一面,GDP增长也没有扣除环境成本。

  没有人否认中国经济增长的奇迹,但在中国面临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的关口时,我们应当更多地看到爬坡的艰难、蜕变的痛苦,而不是觉得自己可以G2了,可以指点江山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不是克鲁格曼傲慢了,而是我们浮躁了。

  G2不是现实。如果我们尊重其他国家的发展成就,G2也不应该成为未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