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惩治假药犯罪别只盯着明星

2009年05月27日 03:28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王琳(学者)

  除了邮寄、广告行为之外,为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犯罪分子提供报批、审批、备案、特许、检验等等行政上的帮助,或在监管、检查、处罚中故意以行政不作为来为犯罪分子提供方便条件,这当然也是“共犯”。不过,也许是本人查证未周,印象当中好像是没有。

  此前已由“两高”会签的《关于办理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将于5月27日起施行。“两高”对这份《解释》的自我定位,是“依法惩治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犯罪,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又一个重要举措”。

  作为“重要举措”的《解释》共八条。既规定了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认定标准,也规定了生产、销售假药罪的其他两个量刑幅度的适用标准。既明确了医疗机构实施的销售假药、劣药行为如何定性处理,又强调了特定时期生产、销售特定假劣药应从重处罚。当然,最为舆论所关注的还是这一条:为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犯罪分子提供帮助或者方便条件的行为,例如邮寄、广告行为等,以共犯论处。

  这一法条到了媒体上,就变成了“明星知情代言假药可视为共犯”。本来,司法解释突出的是“行为”,而网络媒体突出的主体,即“明星”。说“明星知情代言假药”这一行为构成共同犯罪,这一判决委实没什么错。但对于“明星”之后的其他犯罪主体,却都被一一过滤掉了。

  仅以“广告行为”为例,除了明星之外,经纪人、广告人以及为明星代言提供载体的媒体人等,都可视为“广告行为”中的责任人。单单拎出“明星”,并不是因为明星的责任最大,而只不过是“明星”更受关注罢了。

  再回到“解释”本身,所谓“广告行为”只是此条文中不完全列举中的一个引证而已。这里的引证,仅是为了方便公众理解,实则要作为“共同犯罪”的行为,乃是“为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犯罪分子提供帮助或者方便条件的行为”。除了邮寄、广告行为之外,为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犯罪分子提供报批、审批、备案、特许、检验等等行政上的帮助,或在监管、检查、处罚中故意以行政不作为来为犯罪分子提供方便条件,这当然也是“共犯”。只是,这在舆论上都不受关注的“共犯”有多大可能进入刑事司法领域呢?也许是本人查证未周,印象当中好像是没有。震惊全国的“齐二药”事件中,就没见过有“官员共犯”被追诉。

  当然,未见“官员共犯”并不能说明就一定有“官员共犯”。只是“选择性执法”大行其道的今天,我们在为“两高”的这份司法解释而欢呼时,不要忘了,“明星”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触犯刑律的行为,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一旦触犯刑律,就应得到同样的司法处置。

  惩治假药、劣药犯罪,尤应警惕的,就是执法者的“选择性执法”。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