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垄断行业改革提上议程 民间资本能否如愿进入

2009年05月28日 02:29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记者 谢利

  “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重要领域,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几乎年年都在说,但目前看来依然缺乏实效。”某位长期从事民营经济研究的学者,针对近日国务院通过的《关于2009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有关深化垄断行业改革的内容对记者感慨道。他认为,在当前应对危机、拉动投资保增长的背景下,引导和扩大民间资本投入显得尤为重要,而当务之急是尽快出台具体的实施细则,否则依然难免流于形式。

  由发改委负责起草的上述《意见》,将“加快研究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石油、铁路、电力、电信、市政公用设施等重要领域的相关政策,带动社会投资”列入“2009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重要日程,实际上是近年来我国相关领域市场化改革的沿袭和深化。早在2005年,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被业内称为“非公36条”,其中已明确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金融、电力、电信、铁路、民航、石油等原国有企业垄断的行业和领域。此后,随着我国首部《反垄断法》的出台和实施,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垄断领域,加快推进垄断行业改革,已经成为我国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中的关键内容之一。

  应当说,近年来我国垄断行业在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改革监管和运营体制、引入非国有资本等方面,已经进行了较大幅度的改革,电信、石油、天然气、电力等产业还进行了分拆和重组。无论是电力行业的“减薪”,石化行业开征的“暴利税”,还是民营航空公司的飞机飞上天,广东民企承包铁路,都清楚地表明,垄断行业这一长久以来难以撼动的巨大冰山,已经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作用下,消融了一角。但是,必须承认的是,相对于其他领域改革的深度和广度,以及所取得的成效而言,我国垄断行业到目前为止依然存在着重重壁垒。用业内人士的话说“民营经济在垄断行业准入上仍遇到大量看得见、进不去、一进就碰壁的‘玻璃门’”。有关调查数据显示,垄断行业中民营资本进入比重最多的不过20%,而有“铁老大”之称的铁路行业,这一比例仅为0.6%。另外,按照目前市场准入格局,在全社会80多个行业中,允许国有资本进入的有72种,允许外资进入的有62种,而允许民营资本进入的只有41种。

  “玻璃门”的存在,不仅极大地制约了民营经济的投资领域,延缓了相关领域改革的进程,也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难以发挥。同时,还应看到,在当前应对危机过程中,国家围绕扩内需、保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相继出台了4万亿元投资计划、十大产业振兴规划等举措,力图通过政府投资行为带动社会投资的有效扩大,从而实现保增长的经济目标。然而,在石油、铁路、电力、电信、市政公用设施等诸多重要领域,一些制度性、结构性壁垒依然阻碍着社会资本的进入,成为扩大社会投资的一大掣肘。

  统计数据显示,在一揽子经济刺激政策作用下,1至4月全国城镇固定资产投资达到37082亿元,同比增长30.5%,相比出口和消费这两驾马车来说,投资无疑仍是现阶段拉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引擎。但值得注意的是,非国有投资增速已连续三个月低于国有及国有控股的投资增速,表明此轮整体投资的强劲增长,是由政府所主导的,社会资本的投资意愿尚未被明显激发出来。

  对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由于当前经济刺激计划主要手段仍是投资拉动,以总量刺激为主,如果没有资源要素价格改革相配套,就达不到调整经济结构的目标。他同时认为,政府大规模投资,若没有民营经济的有效参与,就会变成政府的“独角戏”,从而难以达到全面启动社会投资的目的。此外,经济刺激计划的投资主渠道是国有企业,在垄断行业改革不到位的情况下进行大量投资,将难以保证投资效率。因此,应当把这些政策与市场化改革相结合。“如果没有市场化改革的配合,经济刺激计划不仅很难达到预期目的,还会积累某些中长期矛盾”迟福林说。

  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宏观政策把“保增长”作为重要目标。但政策措施要持续发力,还需调动全社会的资源和力量,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以政府一己之力难以支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为此,有关专家建议,国家在出台一揽子经济刺激政策的同时,应当尽快推出并实施一揽子改革计划。其中针对扩大投资提出的配套改革措施,首当其冲的便是推进资源能源价格改革和垄断行业改革,充分发挥民营经济的作用,使投资能够反映市场真实需求,使资源得到有效配置。

  实际上,从今年1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成品油价税费改革,以及近日发布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不仅是对我国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的进一步完善,也是在资源能源价格改革方面的一次有价值探索。而根据此次国务院批转的《关于2009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对于石油等垄断行业的改革也将随之展开,其主要突破口就是放宽民间资本的准入渠道。《意见》要求,由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住房城乡建设部、铁道部、商务部、电监会负责牵头,加快研究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石油、铁路、电力、电信、市政公用设施等重要领域的相关政策,带动社会投资;同时,在铁路、电信、邮政以及市政公用事业等领域,还对其体制改革做出了相应的部署。

  不过,有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出了某些疑虑,“非公36条”发布已有4年,但至今不少政策仍旧没有得到落实。因此,要打破投资“玻璃门”,还望有关部门尽快出“实招”,包括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制定明确的准入时间表,以及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等问题。该人士同时表示,虽然垄断行业改革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很难在短时间完成,但当前“应对危机挑战,保增长、调结构”宏观经济政策的实施,无疑为其破题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契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