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调价时机又至 成品油定价机制再权衡

2009年05月28日 04:0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明茜

  5月27日,NYMEX原油价格再创新高,一度升至63.45美元/桶。这也突破了5月20日创下的6个月以来的最高点,62.04美元。

  而中国上一次(3月25日)上调成品油价,NYMEX原油尚在53.98美元/桶,迄今已累计上扬17%。

  国家发改委5月8日公布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称:当国际市场原油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超过4%时,可相应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在上一个计期周期(4月27日)结束后,5月26日是又一个22个交易日计价期的结止日。

  按照《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这是一个“可相应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的时机。

  此前的5月22日,中石化董事长苏树林在股东大会间隙表示,按照60美元每桶的原油价格,中石化的炼油业务会处于亏损状态,因此,“对何时调整油价非常关注,非常关注,也非常着急”,并明确指出,“按连续22个工作日计算,要到5月28日看是否调整价格。”

  中石油董事长周吉平,此前也公开表示了其对成品油调价的关注。“两大集团的高层领导,以前从没有这么同步、高调的要求提高成品油价格。”东方油气网总经理钟健说。

  5月27日,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研究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原油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超过4%,不是调整油价的唯一依据,国家会权衡‘石油行业发展’以及‘国民经济平稳发展’两方的利益,做出最终的决定。”

  调价时机

  “我们现在还没有得到通知,”5月27日下午,中石油一家分公司的高层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调价,一般要当天晚上9点左右才会接到通知。具体明天会不会调价,现在恐怕只有几个高层知道。”

  而一位中石油销售公司高层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对此次成品油调价虽有期望,但却没有十足的信心。此前,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主任助理姜鑫民也对记者表示:“的确有传言说月底会调整油价,但到底会不会调,现在很难说,调不调需要高层批准。”

  在截至5月26日的这一计价期,三种国际原油(布伦特、迪拜、辛塔)的平均价已从46美元/桶升至54美元/桶,其间的价格波动率远远超过了4%的“可以调价”的设定条件。

  东方油气网预测,5月底前后,如果满幅度调价,按照原油成本、税费、炼油及销售利润测算,汽柴油价格的上调幅度将在500元以上。相当于汽油零售价上调0.39元/升。

  钟健认为,长期以来,政府在决定成品油价怎样调整时,实际上是“在保证炼油企业必要的盈利”与“消费者可以接受的程度”之间权衡。“4月份未调价,管理层更多的考虑了消费者方面的利益,而这一次,管理层的天平,可能向炼油企业方面倾斜。”

  但国家信息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却认为,大家都盼望的调价时间,往往不会真的调价。在他看来,鉴于之前的提价方案刚刚被驳回,发改委未必会马上再提新的调价方案,甚至未来一两个月内都不会调价。

  权衡之策

  与国际油价接轨,是中国成品定价机制改革的目标。但权衡各方利益,始终与其并行。

  10年前国家颁布的《原油、成品油价格改革方案》,就已提出与国际油价接轨。1998年6月、2000年7月,中国也的确实现了与国际市场的完全接轨。但由于该方案仅与一地国际油价挂钩,定价变动过于透明,引起大规模套利。

  2001年10月,国家再次完善石油价格接轨办法,将国内油价由“与一地挂钩”,改为三地。

  此后,国家对油价进行的是“有控制的调整”。“‘十一五期间’,中国共进行了31次有升有降的调整。国际油价的变动是根据,但也综合考虑了市场供求、生产成本以及社会各方承受能力等因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邓郁松说。

  2008年12月,发改委颁布《成品油价税费改革方案》,提出国内汽、柴油出厂价格以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为基础,加国内平均加工成本、税收和合理利润确定。在邓郁松看来,这“进一步明确了价格的确定原则”。

  在权衡“成本”和“各方承受能力”的同时,成品油定价机制还面临“套利”行为的考验。

  “成品油定价机制的另一个主要问题是,定价变动变得透明,流通领域的经营主体会选择在调价之前囤积比较便宜的成品油,涨价后,即获得无风险收益。”邓郁松说。

  正鉴于此,前述发改委能源所人士表示:“市场经济也不意味着信息完全透明。政府灵活执行定价原则,可能意在减弱信息的透明性。”

  市场的期待

  成品油定价原则的“灵活”执行,对囤油者来说,当然不是个好消息。

  “直到上周,下游的进货量还很大。”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峰对本报表示,自从4月涨价预期显现以来,很多批发商以及下游客户都已囤足了油,等待涨价。

  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提供的数据,4月份,全国成品油销量达1734.1万吨,创2009年以来新高,环比增长5.2%。4月末,全国成品油库存环比下降了15.4%。虽然市场依然供大于求,但曾困扰两大集团半年有余的成品油销售难题,却迅速解决。

  不过,两大公司并未因此松一口气。中石油、中石化刚刚完成的一份需求调研报告的结论是,由于油价上涨预期,中间环节的流通企业连续数月增加成品油储备,市场需求回暖是一种“假象”。

  这一“假象”意味着,原本属于两大公司的利润可能落到中间商的口袋里。而且,一旦油价实现上调,两大公司的销售量可能在短期内大幅下降,炼厂的连续生产有可能遭遇考验。

  为避免销量的大起大落,两大集团已在主动调节。据东方油气网提供的数据,在上海等地区,0号柴油实际批发价已从5月初5200元/吨,上涨到目前的5650元/吨;93号汽油的实际批发价也从6550元/吨,上涨至6900元/吨。

  不过,“0号柴油的政府指导出厂价是5600元/吨,在现行的政策下,两大石油公司已无上调空间。”在钟健看来,唯有国家上调政府指导价后,两大公司才能进一步采用价格杠杆调整供需。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