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学者建言微调“双宽松” 预防滞涨抬头

2009年05月28日 15:18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进入5月份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冲破了60美元每桶的关卡。沙特石油和矿产资源大臣大胆地预测油价最终会涨至每桶75美元;这进一步加剧了国际社会担心油价上涨扼杀全球经济复苏嫩芽的担忧。

  在24日刚刚闭幕的G8能源部长会议上,能源部长们担心油价若持续攀高有可能使世界经济偏离复苏轨道,呼吁石油生产国采取措施稳定油价。然而,各国在通过凯恩斯计划+货币主义策略制造通胀,却又让产油国或原材料生产国稳定价格。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发达国家经济调整的风险向原材料生产国转嫁———原材料生产国承担了发达国家制造通胀的大部分成本。

  与此同时,这种对价格的干预手段实际上会对能源等原材料市场带来破坏性效应。缺乏弹性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将降低生产国的资本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供给瓶颈问题。上世纪末,亚洲金融危机和科技股泡沫压低了油价,而低油价使得投资石油生产几乎无利可图,国际能源开掘投资下降,直到2003年全球经济走强,原油需求量增大,供给瓶颈才凸现了出来,进而推动国际油价持续走强甚至飙升。

  客观地说,现在通过压低大宗商品价格来稳定全球通胀预期,反而会加剧通胀预期———生产国天然地压缩供给,使稳定油价的设想不攻自破,增加短期通胀压力;另一方面,油价低迷不利于石油的生产投资,将可能加剧未来通胀压力。

  人为压低油价对各国规划的新能源战略也有不利影响:低能源价格使得开发新能源的成本和风险较高,新能源产品失去价格优势。

  具体到中国经济,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决策层采取了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双宽松政策,特别是进入2009年以来,中国银行系统再次点燃了信贷发动机的引擎,截至2009年4月份银行系统投放的新增信贷超过了5万亿之巨。如此大规模的信贷投放可能为通胀埋下货币隐患;同时积极的财政政策则为货币最终演变为通胀提供了可能的需求支撑。

  虽然当前由于外需萎缩和多年来大规模的投资,突出的产能过剩问题一定程度上缓解了CPI上涨的压力;但宽松的货币流动性部分地流入股市等资本资产市场加剧了资本市场的非理性上涨———资产价格泡沫似乎再次在中国有所抬头。另外,随着凯恩斯式复苏计划的实施,中国对国际大宗商品的需求也成为了影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重要因素之一。

  因此,笔者认为在当前全球金融危机下,要避免通胀和避免陷入经济滞胀,有必要调整当前这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双宽松的局面。多国凯恩斯计划+货币主义是引导经济通往滞胀之路的方案,而非推动经济复苏的当然之举。对于中国经济来讲,有关部门应该逐渐对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做一定的微调,避免过度宽松影响中国经济复苏的成效。(刘晓忠 上海 学者)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