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反驳克鲁格曼 中国居然也有经济学家不高兴了

2009年05月30日 19:55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早报美国特约撰稿人 薛涌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忙里偷闲到中国来“走穴”,名为“保罗·克鲁格曼中国周——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在上海,克鲁格曼和中国学者交火。他认为,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国债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他的理由是:从来是富人借钱给穷人,难道穷人借钱给富人不奇怪吗?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松奇对克鲁格曼的观点进行了反驳。他认为,中国贸易顺差主要仍在于“比较优势”,用外汇储备买美国债券更是“迫不得已”:“ 中国的金融体系由于低效,不能有效地把通过投资积累的储蓄用出去,所以政府有多个部门在做向外投资。从过去一二十年看,美国等外国债权买得最多也相对最安全。”“中国的东西为什么在世界市场看起来比较便宜呢?我们的土地价格、劳动力价格,包括企业的环保配套都没有进成本,所以卖什么什么就便宜。”

  王先生讲的,可谓句句到位。但是,我总觉得他其实是在支持克鲁格曼的观点。克鲁格曼最刺激中国经济学家的地方,是他认为中国的出口盈余不是所谓“比较优势”的结果,而是政策的结果。王先生说“我们的土地价格、劳动力价格,包括企业的环保配套都没有进成本”,这些难道不都是有关政策的后果吗?

  其实,冷静想想,克鲁格曼还是点出了中国经济的两个要害。对此王松奇先生也看得一清二楚。第一,中国的金融市场太落后,有钱也不知道怎么花。第二,中国的许多经济和社会政策都跟不上经济的发展,比如医疗保险、教育投入、退休保障等等,这些基本的社会开支,其实都是劳动力价格的组成部分。中国的崛起靠的是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如果对劳动力的这些基本投资都省去,当然人为压低了劳动力价格,“中国制造”自然特别便宜。这种便宜当然不属于“比较优势”。

  几年前,我针对主流经济学家所鼓吹的“衬衫经济学”提出“中国不能永远为世界打工”,其要旨就是呼吁制定完备的社会政策和经济法规,给为中国的崛起立下汗马功劳的民工们提供医疗、退休、子女教育等基本的社会服务,完全支付劳动力的成本。现在中国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名副其实的义务教育、全民医疗保险、退休金制度等等。如果放着这些不做,而把钱放在美国的债券上,这怎么能不是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呢?

  如今,中国有句流行语,叫做“中国不高兴”。克鲁格曼的中国之行,则显示了中国的经济学家“不高兴”,甚至媒体也跟着很“不高兴”。比如有家媒体就发表篇短评,题目叫《克鲁格曼很爱国》,讽刺克鲁格曼一味为美国说话。我不认为克鲁格曼在中国讲的这些话体现了多么了不起的经济学家的智慧,但是,把他的讲演说成是以捍卫美国利益为优先、放弃了经济学的原则,却实在太离谱了。我实在看不出克鲁格曼为了美国的利益而违背了什么经济学家的准则。请问:当今中美关系中,什么是美国最大的利益?你看看希拉里作为国务卿第一次访华的言论就一清二楚了,那就是劝中国购买美国的国债。克鲁格曼的言行则正好相反,多少说明他作为经济学家还是独立于政治的。

  要知道,负债累累的美国,要走出目前的危机必须大量借债。中国购买美国的债券,会大大降低美国国债的利息,降低借债的成本。鼓励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已经成为美国经济战略的核心。特别是最近,美国发放的国债市场反应不佳,中国等债权国对继续认购美国国债已不那么热心,导致了美国国债利息上升。华尔街不少人认为这是对当前美国经济的最大威胁,非常惊恐。

  在这节骨眼上,克鲁格曼跑到美国最大的债主那里,提醒大家对购买美国国债要三思而后行,这也叫“爱国”吗?与此相对比的是,中国的经济学界和媒体在“爱国”的大旗下“一致对外”,很“不高兴”地和克鲁格曼较量上了。这还有什么学术的客观呢?

  (作者系美国波士顿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

  相关专题

  保罗-克鲁格曼中国周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