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的福利和国内市场并非过度 而是其严重不足

2009年06月01日 13:35 来源: 光明网 【字体:

  观点PK:

  张晓晶:中国需要在增长和福利之间寻求平衡

  ——与社科院张晓晶商榷

  韩和元

  张晓晶的观点和忠告

  中国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晓晶博士最近接受了南方都市报专访,在专访中这位专家对于自危机爆发以来,而颇引学界和舆论所关注的,建立国内市场和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议表示了颇大的怀疑。这位专家在观察了拉美最近30年来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后,得出的结论是,拉美之所以“拉美化”的原因,就在于拉美的政治过于迎合民意,而做出了诸如“福利赶超”和进口替代这样错误的过于民粹主义的决策。张博士在总结拉美政策的错误时认为,拉美之所以拉美化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一是忽视了发展阶段的经济赶超,拉美的进口替代战略强调自给自足,不重视利用全球劳动分工和本国后发优势;二是忽视了财政限制的福利赶超。他并以此结合中国的实际,善意的向人民建议到“中国需要在经济增长和福利增进之间寻求平衡”。张博士对于近期的因为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失衡而要求政策承担更多的责任表示了理解,但他却也不忘告诉人民的是,打造民生工程还需要注意市场机制。他认为在强调政府责任的时候也要明确政府责任的限度。

  通读全文,我们不得不对张博士的善意所感动,如果这篇专访仅仅事涉拉美的话,我认为张博士的观点是很中肯的。我们姑且不谈体制僵化对社会发展的影响的问题,单就财政角度,我们对拉美国家的这种赶超是很表怀疑的,经济繁荣如美国加州近来就已经深陷破产的深渊而不能自拔了,毕竟维持高昂的福利支出是需要强大的财政基础的。而这个基础的夯实除了印刷钞票和加税仿佛并无太多方案可供选择,也正是基于这种现实,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陕西神木的免费医疗最后只能够沦为一场乌托邦式的闹剧。过度福利不仅给拉美带来了伤害,同样也给诸如美国加州、欧洲的法国这样的老牌的经济发达国家带来了麻烦。

  将中国问题类比为拉美化是个伪命题

  但如果把拉美强拉来与中国类比,我却很认为这有些不伦不类了,至少在我看来张博士研究的方法和着手点本身就值得商榷。首先我们需要厘清一点的是什么是“拉美化”。所谓“拉美化”,是指拉美地区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以经济危机、政权更迭和社会失范为特征的整体性危机。整个拉美地区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又是所有发展中地区中最早开始现代化的,但是从其发展速度来看,却远远赶不上后起的东南亚等其他地区。1980-1990年间,拉美地区人均GDP年均增长率为-1%。1990年代的前7年出现了超过3%的增长率,但到1990年代后期又开始出现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的局面。

  拉美国家的危机从经济上看,主要表现为GDP增长的停滞;高失业率(最富裕的阿根廷近4年的失业率为15%以上,哥伦比亚则高达60%);由于政府雇佣冗员太多和过高的社会福利支出导致的巨额财政赤字。而拉美各国政府对付赤字的办法通常有两个,一是开动印钞机,从而引发通货膨胀。1980-1990年,拉美各国年均通胀率最低的委内瑞拉为19.3%,而阿根廷、巴西、秘鲁则都超过200%;另一个办法是举借外债。拉美各国沉重的外债,常常成为引发危机的导火索,1982年的墨西哥危机和2001年的阿根廷危机都是由于政府宣布停止偿付外债引起的。

  “拉美化”危机从政治上看,主要表现为频繁的军事政变和政权更迭。它的直接后果就是连续不断的罢工、游行导致的社会动荡,以及贫困人口不受任何限制地集居城市后造成的城市贫民窟化,高犯罪率,瘟疫蔓延以及黑社会组织的武装化和公开化。“拉美化”作为一种整体性的危机,牵涉到各个层面上的复杂现象。假如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拉美化”现象的本质,那就是政府的软化。政府缺乏一种具有合法性的权威和足够的力量来抑制邪恶、维持秩序,对社会进行有效的管理。而拉美各国之所以会普遍出现政府软化和社会失范的现象,其原因又深深地植根于其文化特性之中。拉美文化主要是西班牙文化和印第安文化的混合物,拉美知识分子又深受法国文化的影响。这使得拉美文化的主流是一种浪漫、狂放的,充满激情的情感主义,这种特性使拉美人在文学、艺术、体育等领域作出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同时也在最需要冷静的理智的经济和政治领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它在政治上就表现为在拉美各国经久不衰的充满民粹主义色彩的左翼激情。

  在这么一种情绪化的民粹主义思潮看来,国家的法律不是一个社会为了建立自由秩序所必要的自律,而是一种妨碍自由的凶恶的外在强制。因而,法律在拉美得不到人民发自内心的尊敬,于是民众的逃税、官员的受贿以及私自使用暴力等现象就变得司空见惯。民粹主义思维方式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生存责任的外推,民粹主义者永远把自己生活中的所有不幸和缺陷设法归罪于一个外部的十恶不赦的敌人,而自己永远是良善和无辜的,无须承担任何责任,改善自己生活的惟一和首要的任务就是打倒和消灭敌人。

  基于上述阐述我个人认为,拉美化在中国的市场很小,原因在于中国的国民性与拉美地区的人民的国民性存在巨大差异,中国在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后对那种浪漫、狂放的,充满激情的情感主义存在一定的恐惧,因为文化大革命也正是这种意识的产物。而中国本身就是农业国家,人民与土地的关系和情感,决定了他们对安定有莫大的好感,在中国经历了长达140年的动荡后,人民的稳定诉求得到进一步的加强。从这个意义上讲,将中国类比为拉美化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假如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拉美化”现象的本质,那就是政府的软化。政府缺乏一种具有合法性的权威和足够的力量来抑制邪恶、维持秩序,对社会进行有效的管理。政治组织和人物只知道简单的迎合民意,为了选票而轻易的许诺。但显然这与中国的实际是并不相符合的。中国的事实却与拉美恰好相反,那就是民意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尊重,政府无论是在决策还是执行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是对民意的软化不足,相反,其表现是过度‘硬化’‘强化’。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