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祝宝良:经济复苏前,资产价格先上涨

2009年06月01日 16:25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字体:

  祝宝良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

  对当前的中国经济怎么看?底部已经形成了,中国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离复苏还有点远。

  为什么说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政策的效应还是不错的,拉动内需政策出台以后,带来的影响大家看得到,今年一季度的投资和消费都增长很快,经济增长速度还没有像想象的那么快,主要是消化大量的库存,库存大幅度的回落,一旦库存恢复到正常水平,对经济往下拉动的作用就没有了,整个经济形势就会好,一季度6.1%的增长就是全年最低的了。

  有人说经济开始复苏了,我觉得这个看法过于乐观。中国的库存调整刚刚结束,但是产能的调整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这有几个理由。

  其一,中国制造业产能普遍过剩,现在的产能利用率大概只有60%的水平。

  其二,中国要调整的过剩产能大部分集中在出口领域,外需不太好的情况下,调整的难度相当大,产能没有调整过来时,企业是不太愿意投资的。为什么调整很难?中国2000年加入WTO以后,产能快速扩张,很大一部分是为出口服务的,这部分产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所说的落后产能,相反,一部分产能比为国内服务的产能水平要高。比如说纺织业,很多OEM的工厂都是贴了国外最好的牌子出口,为国外贴牌的这些产能,产品由于各种原因无法在国内销售,出口出不去了,调整难度很大;比如说钢铁业,像鞍钢、宝钢、武钢这些好企业,主要生产轮船、汽车用的钢板,现在产能也过剩,扩大内需政策拉动的恰恰是线材这些低端产品的需求,对它们帮助不大。

  其三,扩大内需的政策,对拉动增长无疑是有利的,但在短时间内,内需的增长还是难以弥补出口的下降。而且,扩大内需的着力点上没有放在结构调整上,而重要是在保增长上,虽然有了十大振兴计划,但是目前看起来执行难度还比较大。而且,新的增长点不是太明显,前一阵找到两个———文化产业和生物技术———但这两个新的增长点还不足以把民间投资激发起来。

  经济开始持续地复苏,应该是民间投资开始主动投了,然后引导经济复苏。另外,还得依靠世界经济起来,把过剩的出口产能相对拉动一块,真正的复苏才可能开始。

  我们现在仍处于经济低迷的时期,还谈不上复苏阶段。这是中国的情况,世界的情况也差不多,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了,但是实际增长速度还是远远低于可能达到的水平。美国、日本、欧洲,包括中国,实际增长都低于其潜在的增长能力。

  这种情形并不支持传统的通货膨胀率的大幅度上升,也就是说,CPI、PPI反映的通货膨胀应该处于比较低的水平上。但是资产价格就不好说了。各国为了刺激经济大量注入流动性,中国M2的增长速度已经到了26%了,远远超过了实体经济的增长速度了。大量的流动性多出来以后,这一部分的货币总得要往逐利的方向走,走到哪儿去?往往是投资到资本市场或者是资本化的商品上去,还可能会投到形势相对较好的国家去,比如说中国。

  虽然投资银行不行了,但相当多的基金还是有不少现金,他们一定会找漂亮故事来讲。

  比如中国经济还不错,内需在增加,那么就炒中国股票,中国股市上涨后,就想到中国对有色金属、石油的需求,然后有色金属开始涨、油价开始涨,油价稳定、有色金属涨了50%、60%也稳住了,然后大豆的价格开始涨了。国内还有大量大豆积压,大豆的价格涨了那么多,完全不合理。

  在这个时候,大家的看法不一样,看涨的人进去了,但是涨到一定时候又觉得风险太大,因为实体经济没有起来。从石油到大豆,国际上金融化的初级产品已经炒了一轮,下一步炒什么呢?有人说炒货币,看欧元会升,美元会贬值什么的。类似这些资产的炒作,轮番上阵,但也不可能像2006年、2007年那个时候,大家看好实体经济,资金在不断循环过程中,现在是在实体经济没有起来,实际没有支撑的情况下炒作,存在虚的成分。实际上是轮流讲故事,讲完一个再讲一个,没有故事可讲就回来了。总的来说,资产价格回升的幅度不可能像以前那样。

  对于中国经济的判断,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悲观,当时我相对乐观,现在乐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只是审慎乐观———首先实体经济确实比我们想象的好,其次我没有像那些乐观的人说经济复苏了,什么问题都没有。

  乐观的看法是,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可能超过10%,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是10%,如果实际增长超过10%,那么通货膨胀会非常迅速地释放出来。我的判断可能到不了这么高。

  一季度的增长主要是政府的投资、国有企业的投资加上部分的消费拉动,投资和消费增长都不可能持续那么快,这个力度一旦缓下来,惟一比较好的就是库存调整结束,下拉经济的作用力没有了,经济就稳住了。政府看到,无论国际国内,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了,但中国的出口短时间内起不来,在这样的情形下,结构调整还有新的经济增长点的问题就摆到议事日程上来,准备启动下一步的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即改革国有企业的经营预算制度等。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中国同样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但通过改革走出来了。现在很难达到当年的力度。1998年时,新的经济增长点很多,改革的目标也很明确:国有企业改革,引入新的竞争,启动汽车、房地产的消费市场。现在老百姓需要的医疗、教育,都是要政府掏钱的,不是市场化就能解决的,整个就很难,然后又要调收入分配,就更难了。

  总体上看,中国经济还没有开始真正的复苏,以CPI、PPI计算的通胀率仍将在低位,但超发的货币会寻找逐利领域,轮番推高各种资产的价格。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