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洲银行“压力测试”的是与非

2009年06月02日 00:10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虽然欧洲银行监管委员会(CEBS)像美联储一样宣称“压力测试”将瞄准占有重要地位的大型银行,但实际操作过程仍与美国进行的银行“压力测试”有很大差别。

  对于欧盟当局的银行压力测试方式和对测试结果的处理态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其能够提高测试的透明度,在此基础上将有毒资产与金融系统隔离开来,同时IMF要求欧洲决策官员、尤其是金融部门决策官员必须采取进一步行动,恢复市场信心,加速经济复苏。

  ■张锐

  在美国银行业刚刚完成了“压力测试”任务并得到了市场的正面评价之后,欧洲也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要求下释放出了将对域内银行进行“压力测试”的消息。不过,无论是在测试标准还是在测试结果上,欧洲银行的“压力测试”不会克隆美国。而正是操作方法的差异,市场对于欧洲银行的“压力测试”将会表现出不同的反应。

  欧版“压力测试”

  由欧盟各成员国银行业监管机构以及央行的代表组成的欧洲银行监管委员会(CEBS)是欧盟银行业“压力测试”方案的制定者和推动者。按照CEBS日前的声明,欧盟将在今年9月前完成对区域内银行的压力测试。据悉,虽然CEBS像美联储一样宣称“压力测试”将瞄准占有重要地位的大型银行,但实际操作过程仍与美国进行的银行“压力测试”有很大差别。

  第一,目的不同。美国版“压力测试”主要是评估银行在未来两年内由于贷款、自营投资及表外业务的损失可能对其资本金的影响,并从中发现单个银行所需补充资本金的数量。而欧洲版“压力测试”并不要求盘清各个银行的资金需求,而是检验银行系统的风险承受能力,即显示整个欧盟银行部门的弹性高低。

  第二,假设清晰度不同。美国版“压力测试”假设了两种情景。一是“一般性假设”:2009年GDP增长率-2%,失业率8.4%,房价下降14%;2010年GDP增长率2.1%,失业率8.8%,房价下降4%。二是“糟糕性假设”:2009年GDP增长率-3.3%,失业率8.9%,房价下降22%;2010年GDP增长率0.5%,失业率10.3%,房价下降7%。但欧洲版“压力测试”至今而且今后也不会公布测试环境,背景依托模糊。

  第三,资本金要求不同。美国版“压力测试” 既要求银行一级资本金率达到6%以上,又要求其核心资本金率在4%以上,而且这两条必须同时满足,否则银行必须扩充资本金来满足这两个要求。但欧洲版“压力测试”只要求银行维持4%的核心资本充足率。资本金要求的不同反映了测试标准的严格度。

  第四,使用工具不同。美国版“压力测试”完全将压力测试作为唯一的工具以评价银行的资本金状况,最终相关修补政策的依据也完全以压力测试的结果为准。而欧洲版“压力测试”只是评价银行风险承受力的工具之一,在风险评估过程中还将使用其它各种工具,因此,最终所采取的相关政策可能以多种评估工具的加权结论为依据。

  第五,结果透明度不同。美国版“压力测试”具有很高的透明度,最终公布了19家大型银行中有10家共需750亿美元额外资金的事实;但欧洲版“压力测试”不会公布任何一家银行的测试结果,而只是要求欧盟27国的银行监管者把本国银行系统数据向各成员国财长和欧盟执行机构报告。

  第六,救助方式不同。美国版“压力测试”试图要求银行在测试发现自身资本金“差距”后主要通过私人市场的融资进行解决,旨在消除市场的“国有化”顾虑;而欧洲版“压力测试”并不强调市场化的融资问题,清晰地表明了欧洲国家试图通过“国有化”实现对“问题银行”的救助。

  差异化背后

  美国所进行的银行“压力测试”已经赢得了包括IMF在内的国际金融组织的认同,也正因如此,IMF要求欧盟采用美国做法对欧洲银行进行“压力测试”。不过,尽管欧盟采纳了IMF的建议,但却最终抛出自己的“测试”版,其中蕴涵着许多主观与客观因素。

  第一,美国“测试”版不一定适用于欧洲。一方面,整个欧洲并不像美国那样存在强大的政治推动力去逼迫银行提升资本实力;另一方面,欧洲不同国家银行所面临的问题种类繁多,很难用一个标准对其进行“压力测试”。如西班牙银行面临的主要是房地产抵押贷款损失,法国、德国银行主要面临的是生产厂家的贷款损失,意大利银行面临的是较大的东欧风险敞口等。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如果采用“一刀切”的方式进行评估,很难得出适合所有银行的结论。

  第二,欧洲国家对待“银行测试”存在利己主义心态。一方面,尽管欧洲经过了多年的一体化,但各国监管部门和中央银行之间相互猜忌,守护着它们对个体银行的监管责任,同时,必须为未来任何纾困买单的各国政府,同样会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任何为集中压力测试所做的努力。另一方面,欧盟各成员国的“搭便车”心理——都希望延迟应对自家银行体系的问题,以便从其他国家率先采取的措施中受益,无形之中极大地阻碍了压力测试所希望的方向与目标。

  第三,欧洲对美国版的银行测试存在质疑。以德国为代表的一些欧洲国家公开指出美国的压力测试不仅“无用”,而且“无效”。他们认为,美国测试所预设的某些情景太过乐观,因此最终只需要750 亿美元的资本金补充,但若以 IMF 把银行股票也视为资产的观点来看,美国银行业至少还需要 2750 亿美元。基于此,欧洲不少国家政府认为,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操纵了测试的结果。

  第四,欧洲金融界对于银行业存在着矛盾性预期。一方面,随着市场的复苏,欧洲不少银行家认为系统崩盘的危险已经过去,这种假设对银行家们产生了极大的诱惑,在他们眼中,只要欧洲银行相对于它们的美国竞争对手没有明显的劣势,强力推行美国式压力测试并没有必要性和实质性意义。另一方面,银行家们普遍认为,美国银行的资金需求相对较低,而且一旦经济恢复活力,它们能创造健康的利润;但在欧洲,零售银行业务只是微利业务,这意味着银行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建立能吸收未来亏损的缓冲空间。正是如此,他们担心采取美国的银行压力测试方式会明显暴露自身的软肋,从而拒绝套用美国的测试方法。

  呼唤透明度

  对于欧盟当局的银行压力测试方式和对测试结果的处理态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其能够提高测试的透明度,在此基础上将有毒资产与金融系统隔离开来,同时IMF要求欧洲决策官员、尤其是金融部门决策官员必须采取进一步行动,恢复市场信心,加速经济复苏。

  其实,IMF的建议也不无道理。近期一些欧洲金融机构发布的最新业绩显示,银行业的总体状况依然不容乐观。其中,苏格兰皇家银行今年第一季度的坏账和资产减损高达49亿英镑,导致该行当季净亏损8.57亿英镑;去年创纪录亏损的瑞银一季度则再亏20亿瑞郎(约17.5亿美元);无独有偶,荷兰国际集团第一季亏损达7.93亿欧元,大大高于预期亏损数字。在这种情况下,欧洲银行业不进行一次富有透明度的“压力测试”,其面临风险的不确定性显然无法把握。

  不仅如此,动态指标也表明了欧洲银行业面临的潜在威胁。IMF在日前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预测,未来两年,英国银行业将再减记2000亿美元,而除英国外的欧洲地区银行业将再亏损8750亿美元。无独有偶,瑞士信贷估算,欧洲银行如果按照美式压力测试来评估,将需要额外增资840亿欧元。不过,这些仅仅是欧洲银行业以外或者个别机构的估计,如果能够通过官方的“压力测试”公开正式的评估结果,既可以稳定市场预期,又可以敦促银行有目的地改善资产结构,从而最大限度地稀释和消弭不确定性风险。

  我们需要特别指出,放大“压力测试”透明度的最终目的就是要重新恢复投资者对于银行的信心,进而提振目前仍在低谷的经济生态。而在这一点上,欧洲相比于其它经济体更为迫切。资料表明,与美国经济不同的是,欧洲80%的公司需要通过银行进行融资,这一比例在美国仅为20%,因此,银行体系一旦陷入混乱必将给欧洲经济带来更致命的打击,而实体经济的萎缩又反过来对银行业产生非常严重的扼制。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