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刘煜辉:中国是否会被全球通胀空气“传染”

2009年06月02日 08:04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刘煜辉(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

  通胀的恐慌开始蔓延,随着美欧货币印钞机开足马力,对于信用货币的不信任加剧,美元美债抛售压力空前,商品和贵金属一时间成为资金避险天堂。过去两个月中,油价较一季度的低点上升已经超过了一倍。

  中国不可能通胀的两个理由

  中国未来是否会被全球通胀空气所“传染”,特别是我们那么多信贷货币发下去了,价格会不会有反应?成为争论的焦点。

  我大概看了一下,认为中国不可能通胀的理由主要有两个。

  一是中国经济仍处于潜在增长水平以下,不会出现明显的通胀。由此引出的一个问题是,中国的潜在增长水平到底在哪里?

  2003年后,中国经济一直以两位数以上的速度在跑,从CPI看,直到2007年下半年才开始感受到明显通胀,于是,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水平可能已经上移至了10%~11%。2003年以前,中国经济学界关于潜在增长渐成共识的测算结果是7%~8%。这也是政府制定保八的最原始依据。我为此做了一下功课,在现有可以找到的各种测算中国潜在增长的文献中,结果大致在6.58%~9.7%之间。

  在我看来,关于中国潜在增长和通胀的关系上,至今有两个问题没能讲清楚:一个是中国经济2003年跑到十以上后,真的就没有通胀吗?我计算了2004~2008年16个季度的GDP平减指数,只有2006年的前三个季度GDP平减被压制在3%附近(由于2004年下半年实施的高强度宏调开始起作用),而其余季度的平减都远远高于3%。但中国CPI直到2007年的下半年才开始进入一个明确的价格快升阶段,而且主要还是猪肉飞涨的带领下突破的。第二个问题是倘若中国最近5年存在潜在增长水平的突破,那么,是什么因素引导着这种突破呢?客观上讲,上世纪90年中后期以后,粗放型的廉价工业化和城市化道路越来越受到资源和环境约束,在投资经济逼迫下走向出口经济,结构严重失衡的经济被牢牢地绑在美元战车上,经济脆弱性凸显。

  老实讲,我不太看好最近几年中国潜在增长水平发生了跃迁的结论,何况转轨经济的潜在水平测定并无一个成熟的理论框架,7%~8%也是模拟市场化国家模式的测算结果,随着制度溢价的消失和人口红利拐点(估计在2015年左右),我更偏向于中国未来潜在水平向下修正的判断。如此,强力要保住一个8%的增长是否会付出通胀的代价,在逻辑上并不构成一个障碍。

  我们听到的更多的一种论点是中国的基本状况是总供给大于总需求,产能过剩和劳动力供求过剩,而这些与通胀不可能同时出现。

  总供给大于总需求不是个新鲜事物,随着大工业革命和科技突飞猛进,萨伊定律就已经作古,后面的事情都是有效需求不足。那为什么还有通胀?因为确立了中央银行制,因为印钞票短期内能够平衡供求。从这个意义上讲,通胀最重要的还是货币因素,也就是说,超发货币会使得货币供过于求,只要货币供过于求的水平大于商品供过于求的水平,那么即便商品不存在紧缺的现象,其价格也会上升。

  产出敞口也非一成不变。随着去过剩产能化的演进,资本密集型产业的供应能力的损失变得不可逆转。尽管某些措施会使这一过程延长,但总体趋势不可逆转。炼钢炼焦的锅炉停产就等于报废、工厂无法找回失去的熟练工人、采掘因为缺乏新增投资和设备老化而产能下降,所有这些都使得产出敞口迅速缩小,尽管需求在掉,但供给可能掉得更快,特别是衰退时间越长。简单地讲,印钱就能使需求起来,但供给恢复则需要一个投资建设期。如此,在时间点上,出现产出敞口与缺口之间的转换,价格短时间内就能飚升。

  总之,总供给大于总需求也好,经济衰退和产能过剩也罢,和通胀通缩一样,都只是事物的结果和表相而已,而不构成事物发生的原因。

  全球通胀前景看信用扩张

  剩下的就是讨论信用扩张了。

  流行的观点认为,危机把美国的“影子银行”的信用机器给彻底摧毁了。随着资产归零,包括经纪自营商、对冲基金、私人股本集团、结构投资工具和渠道、货币市场基金以及非银行抵押贷款机构遭受灭顶之灾。

  所以你看到,即便当下联储资产高速扩张了一倍多(从2008年9月的9000亿美元上升至目前的1.9万亿美元),但货币乘数也掉了一半多,所以整体上信用规模并没有扩张,或还在收缩。联储跟金融部门置换毒资产的钱,大部分被以超额准备金付息的方式稳定在联储的账上。这是个“堰塞湖”。

  我同意,在“影子银行”得到有效清理之前,还会处于紧缩之中,与基础货币发行量互相抵消。未来美国信贷市场即便恢复正常,货币乘数肯定也回不到那个虚妄的繁荣时代的水平。但是我们不能拿当下极端不正常的货币乘数说事,现在不是缺钱,而是外面的世界不足够安全。

  未来不通胀,除非两条,一是美国金融部门永远恢复不了,那不是世界末日吗?二是联储能在经济复苏前,及时回收多余的钱。怕是在经济真正复苏前,价格就已经起来了。联储会收吗?因为联储已经直接买公债,这和先前传统的量化宽松手段有本质区别,债务货币化的结果将增加流通中的货币,无论货币乘数反弹与否,信用将同比例扩张。

  同时随着价格上涨则银行的庞大超储就会蠢蠢欲动,传统的金融部门出来干活,货币乘数反弹,短时间内就可能是堰塞湖决口――滔天洪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