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新加坡模式的强司法前提

2009年06月10日 01:3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特约评论员 秋风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不少中国的学者有一种奇怪的想法:香港地区、新加坡的社会治理模式是很先进的。但这些学者根本不愿面对一个事实:香港和新加坡不是只有强行政,那儿还有一个强司法,后者是前者的基础与前提,若没有强司法,强行政(强势政府)早就丧失正当性了。

  香港地区、新加坡都曾经是英国殖民地,而所有英国殖民地在独立之后,都无一例外地保留了英国人治理一大特色:普通法司法体系。这一司法体系之所以被全面保留下来,乃是因为,殖民者从英国带来的主要是法院与司法程序,规制人们生活的法律规则却是在当地发展出来的。因而,普通法已经深深嵌入当地社会结构之中,成为当地社会治理的一根支柱。

  这样的普通法司法体系还发展了健全的法治理念。根据这种理念,政府官员与平民在法律面前是平等的。公务员在执行公务的时候也须遵守约束普通民众的一般法律,并在法庭上对自己的公务行为承担刑事与民事责任。因而,整个政府、包括行政部门,是在司法监督之下的。正是在这一司法治理的基础上,强势的行政部门才是可以接受的。

  同时,普通法不仅仅是一套司法技术,更凝聚了一种社会治理智慧。普通法与另一法律传统——大陆民法——的最大区别在于,法律规则不是由政府自上而下颁布的,而是由法院在案件中、从当事人的行为中发现、确认或引申出来的,换言之,法律是从社会中生长出来的。这就意味着,共同体治理的基础是社会的自我治理,政府的作用只是辅助性的。

  因此,在普通法国家中,政府各部门的权力的范围、力度,都是相当有限的。因为已有司法调节,因而,行政部门放手让社会、让市场发育,企业、各种民间组织高度发达,在社会各个领域自治。香港与新加坡社会都有这样的特征。

  从这个角度看,新加坡、香港地区的强行政型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表面现象。在它的背后,却存在着强司法支持的深厚的社会自治网络,它们才构成香港地区、新加坡社会治理成功的正道。

  如果将这种强势行政放在一个没有强势司法支持的状态中,就会形成政府权力没有任何边界。它是整个社会唯一的治理中心,因为,法院是按行政化进行管理的,法院不过是行政部门的附属机构,至于社会自治也完全被行政权力抑制而无从健全发育。

  在这种情况下,建设所谓“强势政府”,就等于要把政府中的行政部门建设成为一个超级机构。没有社会自治的约束,这样的强势政府势必全面控制社会,也全面控制市场。其在经济上的具体表现是,某些行业由政府直接控制,私人企业活跃的部门则盛行官、商之间的权钱交易,政府为自己创造了几乎没有任何限制的寻租机会。

  另一方面,很多国家的历史经验证明,没有强大的司法约束的强势政府,也必然以公共利益之名,有时甚至连这个名义都不要,随意侵害民众的权益。而受到行政机关侵害的民众即便起诉到法院,本已高度地方化的法院面对本级政府,也很难公平裁决,从而不能为民众提供有效救济。没有强司法的制约,强势政府必然是不受限制地对民众滥用权力的政府。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