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为什么上海出不了李嘉诚

2009年06月12日 05:24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李华芳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金融中心,人才先行”日益成为共识,但对于上海而言,户籍制度以及税收政策方面的限制,可能会成为上海迈向国际金融中心的人才绊脚石。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时就说,缺乏一个发挥企业家精神的环境,也将会进一步制约上海在人才方面的突破,进而影响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黄亚生在文章中提到:上海若想在现实中赶上香港,就要想出如何才能培养出李嘉诚这样的企业家。如果单纯问,上海为什么出不了李嘉诚,那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个别例子的关系,因为毕竟只有一个李嘉诚。有太多的偶然性勾连了李嘉诚与香港的关系。马云的阿里巴巴和淘宝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企业中的佼佼者,但这位在杭州获得成功的企业家最初的创业地是上海。但上海的创业环境显然不及杭州,这恐怕也是导致马云最终选择杭州的理由。当然还是可以说马云也不过是一个个案。但如果将李嘉诚、马云用“民营企业家”来替换,并且这一结论仍然适用的话,就构成了上海的人才发展困境。

  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在2007年10月的一次讲话中曾表示:“自2006年6月以来,有7000余家民营企业撤离上海,其中有浙江企业家将其总部迁往杭州和香港,我们需要调整政策。”黄亚生及其合作者钱怡的研究发现:就衡量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发展的几乎所有指标而言,上海本地民营企业不仅落后于浙江和广东等企业家数量最多的省份,而且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上海本地民营企业往往成长更为缓慢,营收更低,拥有的专利数量更少。这一结论也表明了上海在“调整政策”方面的迫切性。

  原因究竟何在?上海到底为什么出不了李嘉诚、马云这样的企业家呢?黄亚生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上海搞错了创新的源头,基于一个“大企业是技术与创新之源”的错误假设,对跨国公司大献殷勤,却刻意冷落本地的中小企业。

  不过,黄亚生的这个观察可能还不是最准确的。上海地方保护的侧重排序,首先是其大型国有企业,其次才是大型外企,接下来是小的外企。而中小企业的确是处境最为艰难的。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小企业才是创新之源,大企业往往惧怕承担风险而拒绝创新。另外有一种大企业的策略是,明明已经有了创新产品,但因为旧有的产品有积压或者市面上的销售占据优势,故而拖延新产品上市的时间,从而造成消费者的损失。

  也许正是出于大企业对创新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的考虑,伦敦金融城才专门出台措施扶持创业的中小企业,而且本地企业所能享受的税收以及其他方面的政策优惠也多于外企。而在上海情况可能正相反,免税区是为外资企业准备的,而本地企业却要承受更高的税负。另外,在贷款方面,大型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较容易获得贷款,而本地中小企业尽管目前也得到了政策扶持,例如在浦东的张江高科600895行情,爱股地区,高科技的创业企业可以享受较为优惠的政策和信贷方面的扶持,但其力度却比不上国企和外企。

  这就折射出上海的商业政策环境,不管是税收、融资还是其他的政策支持,其重心是围绕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打转的。这种商业生态环境也影响了其他的商业行为。事实上,为了获得在上海的商业成功,企业家并不专注于琢磨如何开发新产品,而是琢磨钻研政策的空子。然后将自己打扮成政府“需要”而不是市场上有竞争力的企业。因为从政府扶持和优惠中获得的收益,可能远远大于辛苦在市场上打拼获得的好处。因此就出现所谓的“假洋鬼子”企业,明明是一家内资的企业,但因为外资可以享受相关的待遇,就将资金通过壳公司转出去,到英属维尔京或者开曼之类的地方去注册成外资企业,绕道再回上海,享受外资企业待遇。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没有李嘉诚和马云这样的企业家生存的空间。

  也就是说,上海的人才发展困境,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不恰当的政策所导致的。实际上,政府的倾向性的优惠或者投入就可能意味着对民间资本的挤出。这种不恰当的政策已经形成了路径依赖和相关的利益集团,导致后续的改革将会变得非常困难。目前可能的策略或许是政府应该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尤其是在税收和信贷扶持方面做到公平。尽量避免用行政手段介入市场,因为尽管政府可能是出于好心但却有可能办坏事,还会付出大量财政经费。长期来看,一个较优的办法是,在政策上进一步鼓励民间资本或者说社会资本来创业,政府在行政手续上优化,以提高效率。如此,或可能创设一个真正鼓励创新的商业环境。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