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资本利得税如何调控股市

2009年06月15日 03:47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字体:

  河北大学MPA 周丽英

  近几年,中国证券、期货市场迅猛发展,对证券交易、期货交易课税也成了税收理论研究的一个热门话题。对资本利得税进行研究,具有两个方面的现实意义。既是个人税收理念的进一步成熟,也是为完善税制提供一些具体参考意见。资本利得税属于所得税范畴,税负具有不可转嫁性。在股市过热时,随着收益额的提高,适用更高的税率,纳税人收益降低,自动起到降温的作用;在股市不景气时,最高边际税率随着收益额的降低而降低甚至不征税,保证了纳税人收益的稳定性,是资本市场的内在稳定器。

  开征资本利得税的三个动因

  结合国内外学者的研究和我国税务工作征管实践,我们可以对资本利得作如下的界定:资本利得是一个相对概念,主要是相对于普通所得而言。所谓资本利得,是指纳税人出售或交换资本性资产所获取的收益,具体是指有价证券(如股票债券、存托凭证等)、不动产(房屋、土地)等资本性资产的增值或因买卖而发生的净收益所得,资本利得和损失是由于资本市场价值变动而实现的收益或损失。

  资本利得来源于市场的波动,影响资本市场波动的各个要素也同时影响资本性资产的价值,使资本性资产价值升值或缩水。在各种影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资本利得或损失产生。

  各国开征资本利得税,基于不同的考虑,要达到不同的目的,具体来说,开征的动机主要有以下三种:

  (1)出于税收均衡的考虑。各类所得在税收待遇上应该一视同仁,不应对资本利得特殊照顾。

  (2)出于社会公平的考虑。资本所得税具有最显著的“均贫富”效应。由于资本所得税直接针对炒房净所得与炒股净所得来征税。同时,由于资本所得税一般设定起征点或免征优惠条件,而且按炒房者或炒股者的“全年家庭总所得”高低来确定不同档次的差别税率。因此,当年家庭总所得越高,炒房或炒股所得征税时则采用的税率就会越高。炒股的资本所得税只对“年度炒股净所得”征税,也就是说,资本利得税的课税对象只是年度“赚”、“亏”相抵后的净利润额,因此,其税负实际上主要集中在股市中的“强势”大户或机构及暴利者身上,对广大普通中小投资者并无太大影响。

  (3)出于调控资本市场的考虑。资本利得税有利于鼓励长期投资,抑制过度投机。资本利得税按照投资期长短不同,将投资买卖所得区分为两类性质不同的资本所得:即短期资本所得(如股票持有期不超过1年;房产持有期不超过5年)与长期资本所得(如股票持有期超过1年;房产持有期超过5年),进而依此设定不同水平的税率档次,并给予长期投资以优惠的税率,这样,可以起到鼓励长期投资、抑制市场过度投机的重大作用。这便是一种有力的经济杠杆。比方,炒股所得税按“家庭全年综合总所得”来设定差别税率,其税率是超额累进的,而且按长期所得与短期所得区别设置税率,可以再次拉开税率级差,同时设立起征点与免征额。也就是说,在这一炒股所得税税制下,个人全年总所得越高的人,缴纳炒股所得税税率越高;炒股所得越多的人,缴纳炒股所得税税率也越高;炒股短期所得越多的人,缴纳炒股所得税税率越高。因此,在这一税则下,中小投资者一般纳税较少或可免税。

  目前,我国的税法中没有资本利得的概念,对资本利得的调控分散在各税种中,没有成型的税收法律法规,不利于简单明了的体现政府对这类所得的政策取向,也不利于纳税人准确核算所得申报纳税,更为不利的是,政府欲采取紧急性“救市”或“退烧”措施时,税收措施的出台较为繁琐,在政策的力度和效度上都较为滞后。而且在征收过程中,不论资本资产持有期的长短,也不区分资本资产转让所得与普通所得,一并征收所得税,这就忽略了风险的差异。我国已经具备了开征资本利得税的软硬件条件,从完善税制和发展经济的角度出发,开征资本利得税已成为紧迫的任务。

  开征资本利得税的现实意义

  宏观经济状态的改善和经济的持续增长为建立资本利得税制创造了条件。我国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两次提高,从2008年开始实施的内、外企业所得税税制合并,都为资本利得税的征收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不断发展成熟,来自资金转让的收益不断增加,对资本利得课税的基础将不断扩大。作为长期资本市场的证券市场,经过多年的培育,已逐步进入规范化轨道,资本市场的投资主体由过去单一的国家主体向多元化主体转变。一方面,国际资本的注入呈现多元化特征,我国通过发行B股和国际债券筹集外来资金的数量逐渐增多,并且证券资本占外商直接投资的比重呈上升趋势。另一方面我国大中型企业在资产重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过程中,也越来越多的采取证券融资方式,这些都为征收资本利得税提供了大量税源。除证券交易市场外,我国的期货市场、房地产市场、产权交易市场以及货币市场等也通过规范化管理,步入了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对期权、不动产、专利及票据等财产交易所取得的收益课征资本利得税的条件也已经具备,资本利得税的税基在不断发展壮大。

  从理论上看,中国开征资本利得税有其必要性,经济决定税收和税收反作用于经济,是经济税收观的基本观点。经济与税收的依存关系是:经济是税收的源泉,决定税收的产生和发展;税收能动的反作用于经济,促进或阻碍经济的发展。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和资本市场的不断成熟使得资本利得税制的建立成为可能,而规范的资本利得税制的建立反过来会进一步促进经济的发展和资本市场的规范。

  从现实看,中国开征资本利得税有利于完善税收制度。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的经济格局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改革开放不仅为我国经济与国际经济接轨创造了条件,而且改变了世界经济的资本投向,目前,我国已成为国际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投资市场。税收作为宏观调控的重要经济杠杆,发挥了积极作用。1994年新税制的实施,使我国的税制建设和税收环境向着国际化、规范化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如果我国对资本利得课税,可以进一步拓宽所得税税基,改善政府的财政职能,改善我国的直接税体系,并有利于我国在对等条件下执行与各国签订的双边税收协定,促进在国际税收领域开展对外交往和合作。

  另外,开征资本利得税有利于维护资本市场的公平投资。资本利得具有某些消极所得或非勤劳所得的属性。资本利得的这种不劳而获的性质,往往造成资本市场上的投机现象,特别是一些恶意炒作,对资本市场的良性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对于我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更容易造成部分投资者的畸形投资。对资本利得课税有利于维护资本市场的公平投资,抑制不良投机行为。

  建立资本利得税制还能促进资源的合理配置。资本作为一种有效资源,是经济领域的重要组成要素之一,资本的有效流动,会促进经济的快速发展。如果没有税收制度对资本市场予以规范,会使资源滞留在低效率者手中,影响资源的有效配置。另一方面,对长中短期资本利得课税采用不同的税收优惠方法,还会抑制资本在短期内的过快流动,从而避免其带来的消极影响,有利于市场经济的稳步前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