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最佳选择

2009年06月24日 07:08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字体:

  □张健

  关于应对全球经济危机的思考,本报已经连续发表了五篇文章,从各个角度论述了中国面对危机应如何从内需、外需、支柱产业等多个层面调整自己的发展步伐。面对战后最严重的国际经济危机,少数同志对中国发展之路产生了疑虑。可以肯定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国最佳选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原则不能动摇;中国参与和受益于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不能改变。

  一、选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会因出现危机而“转向”

  全球范围的传统计划经济“实践”已经告诉我们,这是一条行不通的发展之路,是一种时时处于短缺和饥饿之中、国家繁荣和人民富足可望不可即的发展模式,在中国,传统计划经济加上无休止的折腾,更把国民经济带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市场经济则是工业迅速发展、财富迅速集聚、大多数人迅速摆脱贫困实现温饱的选择,是没有短缺、没有凭票供应、没有饥饿的经济制度。

  世界上并没有十全十美的经济制度,但比较而言,传统计划经济是每日、时时处于危机阴影之下、一旦爆发危机就会造成制度崩溃,前苏联和东欧都是如此。而市场经济是在大多数时间保持相对稳定发展、即使在危机时期也能保持市场繁荣;较少时间出现调整或衰退,极少时间出现严重危机———战后,称得上这种规模的危机,只有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以及最近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更早些时候的严重危机发生在上世纪30年代,这样看,差不多40年才有一次“轮回”。出现衰退和危机,正如正常的人有可能生病、感冒、甚至得肺炎,有时需要调整、治疗或静养,最终能回到正常发展轨道。而传统计划经济则是一种通过内部调整难以摆脱困境的“不治之症”。

  “市场经济”前定义的“社会主义”四个字,则是中国人民在普遍规律之上的更佳选择。比较而言,“社会主义”更能集中社会资源办大事,更能迅速有效地发挥“有形之手”的调节作用。在这次全球危机中,中国的体制优势发挥得更为出色,在避免巨大的经济危机冲击、较早走出下跌阴影方面,中国都令世界瞩目。

  二、不能把因危机采用的特殊对策当作常态,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不能动摇

  有形之手在市场失灵、特别是在经济危机时可以发挥更大作用,但无形之手才是市场经济的无冕之王、长青之树。一旦产业调整到位、市场力量正常发挥作用,还是要无形之手成为主导,有形之手逐步“放手”甚至退出。最近已经有信息表明,主要发达国家已经在商议,随着经济生活逐步走向正常,政府的干预行为要逐步退出。

  市场配置资源和公平竞争,是市场经济基本原则中最重要的内容。必须引起足够重视的是:在市场出现失灵的危机情况下,行政力量可以做部分弥补和完善,但不能让行政力量成为长久的主导力量。不要把危机情况下的“特例”,作为市场经济发展的常态;不要把某些“侥幸因素”(如资本市场尚未放开中国受国际金融危机的直接冲击较小),当作决策必然甚至体制优势。另一方面,公平竞争原则不能动摇。对某些企业采取的资助和优惠政策,在特殊时期也许是必要的,但不能形成对其他同业的歧视,一旦恢复正常,还是要让市场力量充分发挥作用。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回暖,发展和就业的压力都在呼唤:市场要进一步开放,多种行业的准入门槛需进一步降低,民间资本至少不应低于外资的“待遇”,特别要给予民间资本更多的发展空间。

  三、市场经济必然与全球化同步,不能因国际金融危机而否定开放、放慢开放,而是要更自信、更有步骤、更科学地面对全球化

  应该看到,全球化虽然有利有弊,但对多数国家是利大于弊的,对于充分发挥自身经济优势、有效利用国际市场的国家,有可能是发展的极佳机会。举例而言,“出口导向”使一大批相对落后的国家和地区迅速崛起,战后德国、日本莫不如此,亚洲“四小龙”也不例外,近30年,中国也是这种战略的最大受益国之一。而“出口导向”的基础是全球化的、开放的世界市场。

  全球化潮流浩浩荡荡,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以一时、一地区的危机或特殊情况而转移。在信息、交通、贸易、金融和人力资源充分流动的今天,没有哪个人、哪个企业、哪个行业、哪个国家能置身于“地球”之外。多种资源的全球流动,提高了世界范围的资源配置效率,显示了全球化的必要性和巨大利益。当然,全球化也使危机的扩散和消极影响加快了速度,加重了程度。处于这个大潮之中,除了极为封闭和落后的少数国家,很难有哪个国家能够对危机完全幸免或置之度外。我们不能只想享有市场经济带来的繁荣,而不想承担市场经济带来的风险、痛苦和调整。本质上说,危机其实是一个阶段发展以后市场力量对资源配置的强制性调整,一方面它会带来破坏性的损失;另一方面,却又能清淤却病,让经济生活重回正常进步的轨道。市场经济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历经波折、螺旋式的上升的过程。全球化进程又何尝不是这样?

  为此,我们在面对全球化时,要时时刻刻以中华民族利益为最大考量,要有步骤、有选择、有侧重地考虑开放步骤和程度。对于事关发展全局的领域,开放可以先试点、后推广,如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要在加快开放的同时,适当筑起有形和无形的“防火墙”,尽量趋利避害,确保我国基本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不能因为“有利有弊”就拒绝开放,不能因为有风险就逃避开放———总体上说,一个国家是早开放、早主动,晚开放、多被动。中国能在这次危机面前从容面对,正是改革开放30年来对世界市场逐渐适应和充分利用的结果。

  我们还要看到,全球化是全球各国的事,不是一两个国家的私事,也不是发达国家的“家事”。这次危机使我们更清晰地看到,现有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存在着种种不足和弊端,需要调整、改革甚至重建。加强发展中国家的参与权和话语权,是促进国际经济体系走向合理和公正的必由之路。这方面,中国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