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诸建芳:私人投资已经跟进 催生经济复苏嫩芽

2009年06月24日 09:0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肖明

  6月23日,国家统计局网站发布一份署名经济报告指出,根据4、5两个月主要经济指标的表现及走势分析,二季度GDP预计可能接近8%,呈现出较为明显的止跌回升之势。

  这是今年以来对经济数据的乐观估计。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是6.1%,一般认为二、三、四季度的经济增速分别在7、8、9(百分比)左右,因此全年的经济增幅接近7.5%左右。不过按照统计局公布报告的预测,二季度实际增速可能比预计的要高,那么全年经济增幅保8将可以实现。

  6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给出了中国经济运行正处在企稳回升的关键时期的结论,提出除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保增长”外,政策要根据形势变化不断丰富和完善。而从各主要宏观调控部门透露出的政策动向看,“调结构”将成为下一步的重中之重。

  根据中信证券研究部首席宏观分析师诸建芳的观察,中国经济由外需拉动向内需主导的转变正在潜移默化中开始,“资源配置开始转向内需领域,内需导向部门的投资和就业增速已经超过出口导向的部门。比如今年2月,内需导向部门就业人员增速为10.3%,比外需导向部门就业人员增速高出4.7个百分点。”他说。

  正因为这种转型的初显,令他在6月23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保持了足够的乐观。“我们认为经济复苏的嫩芽已经出现。目前私人投资已经跟进,这是经济转好,开始转向复苏的表现。”诸建芳说,他多年来在国内多项宏观经济分析预测排名中始终保持“三甲”,并参加过中国人民银行等宏观经济调控部门召开的政策座谈会。

  中国经济复苏路线图

  《21世纪》:自去年底,你们对宏观经济的看法便一直很乐观,那么近期有什么新指标说明经济开始好转么?

  诸建芳:我们认为经济复苏的嫩芽已经出现。目前私人投资已经跟进,这是经济转好,开始转向复苏的表现。

  判断私人投资有几个指标,比如从国有、非国有投资来看,非国有投资在加快,2008年的增速是20.2%,目前是24.5%左右。非政府投资也在加快,比如非政府主导的服务业增速目前已经达到50%左右。其中,房地产投资中私人出资比重大,其投资加快速度已经超出预期,5月份房地产投资为6.9%,我们预计全年可能达到10%。

  而且,我们发现满足内需主导的投资超过了满足外需的投资,GDP产出中,以内需为导向的产业经济比外需为主导的要快,所以我们判断当前中国经济已经开始向内需驱动型经济增长模式转变。

  《21世纪》:你预计经济复苏会呈现什么样的路线图?

  诸建芳: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回升的动力会逐渐推进。二季度经济回升的动力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展开,以及去库存化基本结束。二季度以后,库存调整缓和一些,这将有利于生产恢复。三季度,房地产的投资将加速,预计回到8%以上。四季度,出口降幅会收窄甚至出现同比正增长。

  此外,到了今年三季度,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将触底,四季度转为正增长,这会导致经济总需求加快增长。而2010年的名义GDP(国内生产总值)会很高,工业品价格转为正增长,这会改善企业的盈利环境,因此工业企业的利润会大幅好转,工业生产会加快。到了2011年,整个经济有望全面恢复,进入加快增长的阶段,中国经济开始进入新的增长周期。

  根据我们的测算,今年二季度的经济增速是7%,三季度是8.9%,四季度是9.9%,全年是8.2%。2010年的经济增速是9%。

  四季度CPI会明显正增长

  《21世纪》:你认为社会总需求会在四季度开始增加,但也提出此时CPI可能成正数,这就是一种通胀预期吧?这种预期是否会转化成真实通胀并对经济增长带来压力?

  诸建芳:随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升,以及国内信贷扩张的影响,这一般对物价的影响是滞后1年,以及食品价格的周期变化因素,输入性通缩将逆转。货币信贷高速增长,对总需求有一定的领先意义,一般为领先9个月,这也会推动未来物价水平提升。

  目前居民消费价格(CPI)和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同比和环比还不一样,比如PPI同比降幅加大,但是环比在上升。我们判断今年三季度通缩可能已经进入尾声,物价在二季度或三季度触底,四季度将出现明显的正增长。今年CPI涨幅约为0.4%,PPI是-5.7%。2010年CPI同比涨1.8%,PPI同比涨2.4%。

  不过今年的货币政策不可能像去年一样做出大的调整,会保持政策的连续性,我们认为全年仍是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21世纪》:刚才你对未来内需拉动效应很乐观,但大家现在更关心出口数据。你认为下半年出口可以变正?未来中国出口还能保持高速增长吗?

  诸建芳:去年到今年,我们多次到宁波、东莞等长三角、珠三角城市调研。根据5月的调研,发现目前的出口形势有些好转,比如目前出口企业已经出现了询价的现象,同时小订单开始变多。我们判断出口已经告别了大幅下降的阶段,这从近两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的出口新订单转为50%以上,也得到了证实。

  但是,中国的出口不可能维持过去那样的高速增长了。根据测算,如果延续过去那种过度依赖外需的发展模式,未来5年我国年均出口额会是2008年的2倍,2015年中国的出口额将达到4.4万亿美元,贸易顺差将达到6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将达到5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7%,中国GDP的60%。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全球市场难以容纳如此多的中国产品。

  过去10年,中国真实出口增速是22.3%,未来3-5年,真实出口增速将出现下调,如果全球经济增速只有1%-2%,那么中国出口平均增速将只会是个位数。

  《21世纪》: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过去2个月人民币实际汇率处于贬值,但是外界对人民币的升值压力仍很大,你怎么看?

  诸建芳:中国的经济还在增长,要解决贸易顺差问题,一种方法是人民币大幅升值,但这会导致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行业,令就业受到影响。另一种办法是将环境和资源的成本计入企业经营中,这会导致出口应承担的成本提高。

  两个办法效果是不一样的,前者会导致一些出口企业外移,导致GDP损失,后者可以将GDP留在国内,但是也减少了顺差。我在央行等座谈会提过后一种意见,事实上得到了印证。否则,如果人民币大幅升值,出口早不是这个样子了,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失业问题可能非常严重。

  放松服务业管制来拉动消费

  《21世纪》: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要依靠内需,但如何才能真正拉动国内消费呢?

  诸建芳:目前中国人均GDP为2300美元(按照2000年不变价计算),而根据国际经验,超过人均2322美元,消费率(消费占GDP的比重)将进入上升的阶段。

  未来,城市化率提高将释放消费潜能,改善分配格局也利于消费。我国目前的工业化水平是48%,但城市化水平只有45%。城市化水平低于工业化水平。我们估计,每一个农村人进入城市,会带动基础设施、住房等投资8万元,未来城市化率提高10个百分点,1.2亿人进城有望令城市增加投资1万亿元,使总消费提升4680亿元,占目前GDP的1.6%。

  当然目前国家也在改善分配格局,加强公共服务建设,比如4万亿投资中,在第二、第三批投资中有关社保、教育、医疗等公共事业的投资在加大,这会有利于居民消费的提升。此外,国家放开服务业的管制,也对经济的未来发展是利好,比如民间资本进入教育就是例子。

  我个人认为,随着未来服务业的放开,中国服务业的投资将存在很大空间,比如随着40-50岁人的父母进入老年,这部分人需要养老服务,1个老年人可以需要1个护工,这说明这个领域的就业领域空间很大,远远超过加工贸易。还有像卫生、教育领域,开办学校和医院,一旦放开,投资和消费的需求将会有大的增长。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