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煤电之争为何成为政府的烫手山竽?

2009年06月24日 15:08 来源: 光明网 【字体:

  邱林

  日前,兖州煤业与五大电力集团在山东省内电厂签订重点电煤合同,这将有望让今年以来长达半年的电煤价格博弈进入收官战。这带有“政府协调”色彩的第一单煤电合同基本都能让双方和气接受,涨4%的价格也有一定的民间基础。尽管如此,同比上涨

  4%的电煤价格目前尚未得到其他地区煤企及电企的认可。(6月24日《中国证券报》)

  从一些报道来看,包括河南、安徽、广东、四川等地在内的省区未来将确定的电煤合同价格很可能就接近上涨4%的先例。然而,山西、内蒙古、黑龙江等中西部地区的煤电价格博弈很可能还将持续。人们注意到,由于2008年煤价暴涨,不少煤炭企业未遵循年初签订的重点煤合同价格,合同煤兑现率低,大量煤炭通过市场渠道外销获利,而其余严格履约的煤炭企业要求今年合同煤价上涨以作为“补偿”。

  因此,在今年年初的煤炭产运需衔接会上,煤电企业双方对电煤价格的博弈就“剑拔弩张”,双方的价格期望值相差达130元/吨,发电企业的谈判底线是煤价在去年的基础上下调50元/吨。由于双方期望值相差过大,其间发生了煤电顶牛事件,迫使国家发改委、国资委等政府部门介入进行协调。所谓煤电顶牛,是华能、大唐、华电等五大发电集团联合华润形成同盟,要求煤炭企业降价,因双方分歧较大而迟迟不能签订电煤供应价格合同。

  其实,近几年来,发改委每年都制定了一个“指导性”的煤炭价格涨幅,并且规定当市场煤价涨幅超过5%,允许电力价格随煤价联动。但这种方法已越来越难以实施,由于目前电力过剩,使电价与煤价不能联动,造成今年的煤电“衔接会”开得不顺利,更谈不上签定合同了。在一个竞争性市场上,供需双方根据供求关系谈判价格,这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的确,发改委希望煤炭和发电企业也能如此行事。然而,我们看到历年来双方几乎都谈到僵持,最后还得由发改委出面调停。

  实际上,煤电之争已成为政府想抛却很难抛掉的烫手山竽。为什么发改委即使想不干预也欲罢不能?简单说,面对一个被扭曲的市场,政府如果不出面,只能造成更大的扭曲。而发改委协调达成的协议,实际上只是一个扭曲的平衡。煤电联动虽然可解燃眉之急,却有可能将问题拖入一个更深的泥沼之中,试图“淡出”的发改委也将愈陷愈深难以自拔。

  一方面,煤炭价格作为一种日渐枯竭性资源,其价格上涨乃大势所趋。我国拥有1145亿吨煤炭储备,占全球总储备的12.6%。目前我国统计的已开发产量差不多已经达到22亿吨。如果消费量以3%的速度递增,煤炭开采成品率为60%,那么国内煤炭储备将在20至30年后枯竭。这就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煤炭价格上涨的动力将越来越强,发改委强压电煤价格下调,以满足火电需求的压力和难度也将越来越大。

  另一方面,发电企业正面临着电力过剩的威胁。前几年的电力供应短缺,引发了大投资,各地无序圈地建设发电厂,导致电力生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扩张。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电力装机容量已从2002年底的3.6亿千瓦提高到2007年底的7.2亿千瓦,五年内翻了一番。到2007年底装机容量过剩达10%。在目前电力过剩的情况下,发电企业尚且寄希望于依靠政府力量压低电煤价格,那么,在将来电价下降的情况下,发改委还能指望轻易抽身吗?

  在目前情况下,人们普遍担心将电力推向市场可能导致电价上涨,引发社会风险。这种担忧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电力过剩尚未真正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过快地将之推向市场,有可能引发大的风险。但同时,也应该认识到,如果等到电力过剩问题愈演愈烈,电价面临下调的压力时,再将发电企业推向市场,同样是有风险的,因为没有一个缓冲期,无疑将把发电企业置于危险境地。

  问题在于,一旦游戏规则不复存在,利益攸关各方就可能不再按照既定游戏规则出牌。发改委一直以来推行的煤电价格联动,虽然有它的道理,但是,既定的游戏规则没有被遵守。目前各方要求煤价完全放开,逐步走向市场化,而电价却依然由国家完全控制,没有放开的意思,这实际上造成了“计划电”与“市场煤”无法衔接,煤、电脱节。正确的做法是,将发电企业“放生”,让它们慢慢适应市场。从长远看,这既有利于发电企业的发展,也利于政府抛掉煤电之争这个烫手山竽。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