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陈季冰:新一轮经济刺激政策转向消费

2009年06月25日 14:27 来源: 上海商报 【字体:

  陈季冰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商务部正在酝酿多项促进消费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以旧换新”、“商业用电电价”和“信用卡”等方面。

  自从去年8月全球金融海啸爆发以来,“中国会从危机中率先复苏”的论调就一直在国内乃至国际舆论中不绝于耳。对此,我此前是比较悲观的。然而,近来出现的一系列新的政策信号却使我们重新看到了希望。

  继“家电下乡”和“摩托车、汽车下乡”以后,近来中央政府将消费补贴政策的重心逐渐扩展到了城市。更加值得称道的是中央政府补贴的方式——它一般是通过对实现了销售的企业进行间接补贴而非对购买者进行直接补贴来落实的,这就将政府的行政调节手段与市场的自发竞争力量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反观过去大半年来一些地方政府采用的“消费券”补贴方式,不管其发放计划安排得多么“科学”和“精明”,只要是向一部分民众免费发放,就一定会使相当比例的消费券沉淀在那些既无相关消费意愿、又缺乏消费能力的“非潜在消费者”那里——“免费”意味着将“市场”排除在外。而面向厂商的间接补贴不是免费午餐,这杯羹只有通过激烈的销售战才能抢食到,政府的财政补贴非但没有排斥市场,反而催化了企业间的市场竞争——表面看起来得到补贴的是企业,实则绝大部分补贴却流向了那些兼具消费意愿和购买力的消费者。而且由于这种方式的补贴并没有排除消费者的选择权,所以对那些经营效率低下的企业不仅很难得到任何好处,反而会因优势竞争同行获得额外市场分额而加速它们的淘汰,这对推升整个产业的进步大有裨益。

  我认为,这就是市场一直热切期盼的所谓“第二轮经济刺激计划”,这是一个化整为零的巧妙安排。我们看到,列入第一批消费补贴名单的是家电和汽车两个行业,它们分别是中国眼下最有竞争力的成熟市场和发展最迅猛的新兴市场的代表。应当说,选择这两个产业作为新刺激计划的突破口,是十分有利的。不过,下一步或许就不那么简单明了和乐观可期了。家电和汽车之后该轮到谁?毕竟仅仅一两个市场的兴旺是远不足以拖动庞大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这艘巨轮的,况且将本质上属于全体纳税人的财政收入用于补贴一两个产业——哪怕它们最有利于撬动整体经济——也多少有悖于财政的公共性和公正性。

  但不管前景多么难测,我们仍应当为政府新近表现出来的拉动内需的新思路而喝彩,这不仅是应对眼前危机的有效手段,更是中国经济的治本良方。

  由于中国现行政治体制和行政体制的深层弊端,各级政府的“公司化”倾向日益明显。一些政府官员几乎无一不迷信所谓“大项目”。尤具讽刺意义的是,过去,他们常把引进大项目当作自己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在科学发展观逐渐深入人心的今天,他们的“转变”无非是更好地落实这些大项目,为它们提供无微不至的“服务”,而不是从根本上反思过去的根本性错误思维。你当然可以将这种根深蒂固的发展观念视为他们为官一任的短视行为,但据我的观察,更为本质的原因在于,他们坚信:即便撇开GDP至上的追求,大项目也仍然是带动就业、改善民生的最立竿见影的载体。

  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企业领导者的思维模式。对一家公司来说,最要紧的当然莫过于保住和扩大市场份额,这就需要不断地对生产、销售和管理进行改进,相应地便表现为技术改造、流程再造、办公信息化等一个个“项目”。然而政府面对的是与封闭的公司有本质区别的开放的社会,只要这个社会的硬件和软件环境是合适的,这些“项目”自会有社会成员(个人、公司或其他组织)怀着自利的动机主动去做,无须劳烦政府的特别照顾。政府如果想要以行政力量推动经济增长、就业增加和居民生活水平改善的话,最明智的应该是想办法以间接的手段引导社会成员分散地、朝着各个方向(因而也是更有效地)去规划和落实这些“项目”,鼓励他们的积极性,提高他们的竞争能力,而不是越俎代庖自己去干。

  说这些如今已属“马后炮”的道理并非是要苛责政府先前大手笔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正如温家宝总理一再说的“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危机乍来之时,也许确实需要政府拿出一些能够产生短期强力效应的非常姿态。这就像一个危重病人,症状如排山倒海而来的患病初期,最常见的治疗方法是给他打强心针,帮助他稳定基础生命体征。但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迫不得已之举,不是真正的治疗,它不可能维持很长时间,很多时候甚至还很可能加重病情或对病人身体的其他脏器和机能带来严重副作用。对中国经济这个“病体”而言,打强心针和输营养液的疗程已经过去,现在是到了根本性治疗的时候了。我认为,正在实施的以财政补贴拉动实际消费的政策转向就是一个十分值得称许的开始,尽管迄今为止可能还只是试探性的。

  (作者系本报评论版主编)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