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经济适用房真的无药可治了吗?

2009年07月02日 04:03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早报美国特约撰稿人 薛涌

  我不久前在《东方早报》发表了《我们应从经适房丑闻中学到什么》一文,批评胡安东先生因噎废食,轻易否定了经济适用房的意义。胡先生能拨冗反驳(见7月1日《东方早报》),我表示非常感谢。不过,胡先生提出的几点反驳理由,却一点也不能说服我。所以不揣愚陋,再把我想到的东西拿出来就教于方家。

  胡先生反驳我的理由有三条。第一条是:经济适用房之所以在中国行不通,是因为中国没有西方那种人口的自由流动,户口门槛使许多弱势民工根本没有资格申请经济适用房。

  这就带来了两点疑惑:

  第一,这种状况不能改吗?过去民工子弟在城市就读几乎不可能,政府首先就反对;现在至少政府的态度已经转变了,有关政策也在陆续实施。胡先生就职于媒体,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呼吁,并非没有促成变化的可能。只可惜,有些房地产商叫嚷着用高房价“控制人口质量”,这种妨碍变革的力量,才应该是胡先生攻击的靶子。第二,除了民工外,难道城里就没有其他需要经济适用房的贫民吗?特别是在拆迁过程中,一些居民并没有得到适当的补偿。这些人还在城里工作,难道他们不应该享有经济适用房吗?

  更让我糊涂的是,胡先生居然拿武汉经适房“六连号”造假事件来证明:“薛先生那种‘市场经济加民主建设’的自由经适房政策,如果缺了强有力的公平监督,不仅会让那些舞弊者‘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而且会让原本分给穷人的房子都会‘洗白’,摇身一变为富人的不动产。”

  我文中讲得很清楚,民主建设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舆论监督!经济适用房丑闻,正说明舆论监督之重要,经济改革和民主建设必须配套。既然胡先生是《中国房地产报》副总编辑兼执行主编,那么我就给胡先生提个建议:派人调查“六连号”造假事件,派人监督各大城市经济适用房的分配情况,把丑闻都揭出来。这也是我强调的核心问题。

  三十年前,没有人能想象中国会有几百万“网上陪审员”能影响一些重大案件的判决,但是现在网络监督已经无处不在。难道这种网民的监督,不能用到经济适用房上来吗?比如,胡先生任职的新闻机构可以开个网站,专门用于举报经适房的非法占用者,可以把长期停在经适房前的私人车照下来,把车主(住户)的名字公布。搞些“人肉搜索”也未尝不可。这种事情多起来,谁还能“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呢?

  第二,针对我主张的社区自治,胡先生称,“这个‘自治权力’的下放比强调‘西方式民主’更可怕”。这话大概正点明了我们的分歧的核心。

  你要觉得民主可怕,觉得中国人不该有民主,当然会觉得不应该建经济适用房了。在我看来,胡先生对民主的理解似乎有些欠缺。我不是说要把“西方民主”照搬到中国。我只是说现在经济最发达、社会最稳定和谐的社会,恰恰都是西方民主社会。真不知道为什么胡先生把“西方民主”看得那么可怕。

  他反对“自治权力”下放,理由是地方上更可能腐败。这个事实我承认。但是他似乎不理解的是,“自治权力”下放不是把中央的权力下放给基层政府,而是让地方社会自我管理,就像村民自治一样。基层政府的腐败,最大的原因是他们的权力不受本地居民的制约。“自治权力”下放则是把地方官的权力尽可能地转交给老百姓自己。这种传统固然在西方源远流长,但也不是西方的专利,日本江户时代搞得就很成功。

  第三,在经济适用房的利润问题上,胡先生称:“国内经适房不完全像欧美那样是‘公共产品’,而是‘政策性产品’,尤其是住房保障纳入4万亿扩大内需计划后,其功能更属‘政策性投资产品’。”

  其实,欧美的经适房许多也是“政策性产品”。但“政策性产品”也可以通过市场来经营。这一点,实行市场经济的发达国家给中国提供了现成的经验。为什么不能去研究一下?这也揭示了许多像胡先生这样的人的通病:他们动不动就说西方那套不适合中国。其实,西方有些东西不适合中国,有些则很适合中国。你总应该先研究一下西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再断定其是否适合中国吧?

  我劝胡先生们不要对我等的“隔洋感叹”这么不屑一顾。中国近代以来的许多变化,就是从这种“隔洋感叹”中来的。我也许没有胡先生那么了解“国情”,但毕竟在中国生活了三十三年,对中国还是认识的。正是这种中国经验,塑造了我们观察西方的视野。在这个意义上说,“隔洋”而不“感叹”才是失职的。

  我批评胡先生的要旨很清楚:经济适用房的政策要有效落实,必须推进民主建设。改革走到今天,这个问题早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让我感到震惊的是,胡先生居然提出一个“民主可怕论”,甚至把让老百姓自己管理自己的“自治”看得“比强调‘西方式民主’更可怕”。我希望胡先生这里是匆忙之间没有表达清楚。不过,我也担心,目前确实有一群精英,关起门来就在那里议论:民主的交易成本过大,还是绕开为妙。我希望胡先生不属于这种人。希望他能看到,民主能解决许多单纯靠市场所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也是民主国家的市场经济最健康的根本原因。

  (作者系美国波士顿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