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谁能解廉租户那一跪的悲凉

2009年07月02日 10:52 来源: 重庆时报 【字体:

  本报评论员 汤劲松

  “没有政府,我们不可能住进这么好的房子!”6月30日,北京西三旗限价房项目交用,廉租户李先生激动地向发钥匙的市领导下跪感谢。作为北京首个限价房项目,4000多户居民将在近期陆续搬入新居。(7月1日《新京报》)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祖宗。”无比庄重的礼仪,在如此场合突然出现,个中苍凉意味,跪者自知,旁观者也能体味。

  李先生的那一跪,很大程度上,是在向高企的房价低下高贵的头颅。他很幸运地被高房价下的廉租房绣球击中,应该说,彼时那份百味杂陈里,喜悦与苍凉感,各占一半。因为虽然不知包括李先生在内的4000多户廉租房获得者占北京无房者的比例有多大,但新闻里“限价房每平方米6350元的价格仅仅是其周边商品房价格的一半左右”的背景交代,或许也可以给李先生的下跪作一些注脚。

  如果“居者有其屋”,廉租户们也懂得“男儿膝下有黄金”,就不会为得到一处遮风挡雨的居所而轻易弯下膝盖,这是很浅显的道理。但这仿佛是个常识稀缺的年代,曾经有学者著文说:抱怨高房价的人们,如果是想住得更好,房产商就得让你掏更多的钱,这是市场下的蛋。要买下这个昂贵的蛋,就需要付出更多的钱。当然,你也有权抱怨;如果你没房,单单只对着房产商抱怨房价太高,是不公允的。因为,居者有其屋,给能力较弱者提供遮风避雨的居所,其实是政府的基本责任。那么,下跪时李先生的感谢对象或许没有错:“没有政府,我们不可能住进这么好的房子!”

  然而这却是一个欲做“房奴”而不得的时代。从卖地经济和GDP崇拜开始,两者如同两股合流的龙卷风,只见扶摇而上的气势,却给公众留下一地芜杂的烂摊子。到如今经济依然不见起色,房价却仍在逆势飘红。虽然有各种调控措施在气喘吁吁地进行修补,但“百官卖房”的红头文件还在无比权威地下发,新的“地王”也在不断“试比高”;虽然有廉租房、经适房,但武汉经适房的“六连号”的传奇,和温州官员“低价购买安置房”的暧昧,却在不时地强势搅局。直到迷雾一般的所谓市场决定需求,被上海仰面倒下的“楼脆脆”,拔出腐损的基脚:该建筑公司多位股东在闵行区梅陇镇政府部门任职。这或许就给公众指出了中国房价为何高企的根本原因。迷局的背后,总会有权势贪婪的影子。如此看来,李先生的这一跪,又只是跪给了幸运——在数目无比庞大的无房户中,他“中奖”了。

  向高企的房价低头,向职责缺位者言谢,给幸运下跪,总让人感叹底层民众的幸福底线是如此之低。但一个站立着的公民,支撑其膝盖的,恰恰就是这些本应保持正常水平的幸福底线。当他的膝盖迅速弯下的时候,幸福底线也在迅速降低;另一方面,权势的骄纵也在其间慢慢成形,次数多了,就形成恶俗。应得的权利,必须要靠乞求才能得到。久而久之,权利受损成常态,失而复得成惊喜,甚至,索要正当的权利会成为离经叛道。

  廉租户跪下了,能体会到个中况味者,不能只是台下的感同身受者。它还应该对有良知的权力体系产生触动,使其由此心生歉意,并检视自己:那些底层人民的婆娑泪眼只是一种略带羞辱意味的鞭挞,切不可会错意,甚至认为那是一种褒扬。须知,公民社会的最佳表情,应该是不卑不亢。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