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股市三度遭遇财经智囊们的群体迷思

2009年07月02日 11:57 来源: 光明网 【字体:

  钟林

  清醒认识近一、二年来国内外宏观经济急剧嬗变的波谲云诡,其实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而我们大都迫切地企盼在第一时间就厘清并明察经济情势演变的轨迹与趋势的根本动因就在于,股市与经济是有关的,而且是息息相关的。因为,经济是股市的根

  基与命脉!同时,股市与经济又有着太多的直接关联与间接牵扯,有着太多的千丝万缕与因果勾连。

  应该正是基于上面所说的原因与动机,在股市中、在业界,我们可以看到一大批财经专家学者经年累月且孜孜不倦地跟踪与探求经济发展与波动的蛛丝马迹,以求早日“得道”、悟得“真经”,以期到达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境界。但是,经济现实却总是那么地诡异而无情,现实的变幻无常与飘忽莫测,总是与我们善良的愿望有着太大的鸿沟和距离,并且常常与我们开玩笑,嗤笑着我们的智慧与颜面、嘲讽着我们对探求真理的忠诚与执著。这不,从2007年四季度至今,在国内财经界,就至少出现过三次以上要么对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的重大“误判”与低估,要么就出现了纠扯不清、争辩不明、严重分歧与尖锐对立的迷思与尴尬。

  第一次尴尬,是对全球金融海啸第一波的爆发和之后对其严重性的预警,国内财经界就出现了重大“漏判”。对于肇始于美国的这一波金融海啸的发生,国内顶级研究机构和部门,全部都交了“白卷”,国内绝大多数的专家学者事前几乎都是懵然不知的。当时国内既没有专家学者个人、也没见鼎鼎大名的研究机构和部门能够对它有过提前的预测与警示。而在紧随其后对于它可能的严重后果与再度预警,绝大多数的专家学者又是大不以为然的。

  据《瞭望》周刊报道,近年来,中国智库在关键领域,特别是在此次金融危机和中国经济形势反转中表现得并不尽如人意。比如,2007年底,中国社科院某著名经济学家还在强调4%是中国通胀承受极限、中国经济不会出现大起大落时,CPI在2个月后不但达到月度8.70%的高值,且2008年下半年急转直下跌至12月份的1.20%;2007年下半年美国次贷危机蔓延,面对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宽慰之谈,中国主流智库大部分都相信了美国金融危机“是暂时的”,甚至提出“脱钩论”,公开强调“这只是美国的问题,对中国影响不大”。

  又据《上海金融报》报道,去年年底,国内曾经有一位知名度很高的学者就表示,因为中国的金融业还没有和世界接轨,所以还看不出美国的次贷危机会对中国的经济究竟有什么大的影响。话音未落,这个影响就毫不留情地显现了出来,而且比我们原来预料的要严重得多。实际上,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估计也是不足,直到金融危机已经非常严重地影响到企业运作的时候,我们的宏观调控政策才来了一个180度的转弯。

  第二次尴尬,就在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且迅猛异常的海啸冲击波打懵了的去年第四季度,专家学者们几乎还没有来得及对如此重大的“漏判”作出略微地反省与自疚,紧接着就爆发了国内宏观经济何时“见底”的“口水”大论战。其特点,一是纠扯不清与严峻对立,二是大战异乎寻常地热闹。

  在经济“见底”的具体时间上,有乐观的机构和学者的预测说在去年第四季度,也有预测分别说在今年的第一季度、或者第二季度、甚至是第三季度的,时间跨度分别在一年的四个季度内;但最为悲观的则说要到2010年之后。而在“见底”的具体形态上,有说“前低后高”型的,也有说“前高后低”型的,还有说“V”型、“U”型、“N”型、“W”型的,而最悲观的预测,则是最不希望见到的“L”型,意即中国经济将就此出现通缩与长期的低迷。。。各方的观点与底气大都是旗帜鲜明与非我莫属的。

  第三次尴尬,大约是在今年的春节前后,就在国内宏观经济何时“见底”的“口水”大论战尚未见出分晓与高下之时,另外一个与此相关、但又明显有别的新话题,即国内宏观经济是否已经复苏的09版大论战,仿佛也就只是在一夜之间就进入了短兵相接的激烈酣战。“见底”说之争,是在经济下行“拐点”的左侧展开的“茶杯里的风波”;而“复苏”说之争,则是在“拐点”右侧上演的激辨。“见底”并不意味着必定就已复苏,而“复苏”则肯定就已见底。显然,两者既有联系,又有些许差异。

  肯定“复苏”者,自有一大堆理由作支撑,诸如工业增加值、PMI、发电量、固定资产投资、金融机构各项贷款、货币供应M2、消费品零售总额、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等多项指针同时显现了积极信号,分别不同程度地好过市场悲观加恐惧的预期。而不认同“复苏”者,除了“非常惊讶”之外,对于肯定者所列举的种种“理据”则是一概的否定,各方其实都是在自说自话且各不相让。

  对于后两次的尴尬,有关各方持续的纠扯不清、争辩不明、严重分歧与尖锐对立。最要命的是,尽管你来我往争辩了几个月,但其最新的进展与结果却是,几乎见不到任何可以形成共识的曙光。真理并非越辩越明,反倒是越扯越不清,越说越不服,分歧越来越尖锐,对立越来越严峻;各方是针锋对垒,旗帜鲜明。如果大家都是如此顽强地坚持己见,那么,最后只有让时间和事实来证明,真理究竟站在谁的这一边了。

  对于这三次财界学术精英们的群体迷思与尴尬,A股分别都受到其或重或轻的影响、冲击、祸害与拖累。尽管激烈的争辩还在继续,而让投资者相当欣慰的是,最近几个月A股的走势,并没有“太认真”地理会与在意专家学者们的后两场论辩大战,而是义无反顾地走出自己的行情,让学究精英们去斗“口水”去吧!

  而对于第一次的“漏判”,无论是国内多么顶级的研究机构和部门、抑或是多么大牌的权威专家,肯定都是看走眼了,误判了,没有及时发现前方出现了重大“敌情”并预警!这是没有什么好含糊的。因此,通过这一次的重大“误判”,中国的财经专家们,深刻的反思与自省应该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

  但是,平心而论,出现如此重大的漏判与误判,又应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而如果万一好彩一旦有幸说“中”了,那就真的是非“神”即“圣”了。这一波金融危机发端于美利坚,中美两国在地缘上相隔万里之遥,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政治制度之下,一个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一个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按照“存在决定意识”的自然法则,中国的财经专家凭什么一定就可以对于远在万里之外的西方世界洞若观火,了如指掌且神机妙算呢?况且,连美国前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老先生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既然连一位深受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长期浸淫达半个多世纪的耄耋智者,都不得不这样来解释与评价,我们何必又一定要去苛求中国的财经专家群体呢?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