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麦道夫判了150年 王益们呢

2009年07月05日 08:54 来源: 投资者报 【字体:

  投资者报(评论员 邓妍)150年,这个超乎国内投资者思维惯性的刑罚期限,在2009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给了我们对证券违法犯罪者一个新的量刑想像空间。

  北京时间6月30日,世界金融历史上最大的金融欺诈案主犯、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前主席伯纳德?麦道夫被纽约南区联邦法院判处150年监禁,现年71岁的他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在我们看来,麦道夫这些年之所以能够行骗成功,与套在他头上的“官方”光环显然关系密切。而近些年,国内证券市场的一些违法违规案件也越来越多与证券监管部门有关。

  150年监禁是轻是重?

  麦道夫的世纪“庞氏骗局”,是史上最大型和复杂的金融骗案,甚至迫使数名投资人自杀,其涉案金额超过600亿美元。

  自去年12月这一骗局被揭发后,案件历经半年审讯和其他法律程序。今年的3月12日,麦道夫在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出庭时,接受了检方11项犯罪指控,其中包括证券欺诈、洗钱、伪证等。

  从判决结果看,想必很多不了解美国法律的中国人,一定会感到吃惊,也一定会讨论这样一个问题:150年监禁,轻了还是重了?毕竟,这样一个判罚,有点脱离我们的想像空间。

  其实,这正体现了中西方刑事司法制度的差异。很多西方国家认为,人的生命权高于财产权,所以许多年前就废除了死刑。对于所有刑事犯罪,均采取并科原则,即将一人所犯数罪所判处的刑罚绝对相加,合并执行。

  比如麦道夫触犯11项罪名,他所判150年的刑期就是由每个罪名的刑期简单相加而得出的。

  这一点,与我国的刑法规定截然不同。我国刑法有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和死刑,对于特别严重的犯罪,包括经济犯罪,可以直接判处死刑。

  此外,限制加重是我国刑法中数罪并罚的基本原则,所以,在中国不会出现150年这样的夸张年限。按我国刑法的原则,如果判决宣告的数个主刑均为有期徒刑的,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罪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最高不能超过20年。

  麦道夫所犯下的罪行如果从一些国家的社会公正来看,判处其死刑也许并不为过。但美国法院却判处其150年监禁,这可能就是考虑到麦道夫的犯罪与刑罚之间的内在性质上的统一性。

  尽管美国也是保留死刑的国家,但是对于经济犯罪却主要以监禁和罚金来实现刑罪均衡,而且经济犯罪最高刑罚为20年监禁。

  姑且不论麦道夫的年龄,就是判一个刚出生的人150年监禁,实际上也是判处其无期徒刑,同时,还让罪犯每日都产生负罪感。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150年的监禁对麦道夫而言胜过判处死刑。

  确保对市场有效监管

  其实,翻看去年末以来有关麦道夫的报道,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其骗局并不高明。与国内的高息揽储相似,麦道夫的骗术实质就是拆东墙补西墙,许诺客户每月高额的回报,并且利用传销的手法发展客户。而且,过去的十多年时间中,对于麦道夫投资策略的质疑也不绝于耳。

  1992年,《华尔街日报》在一篇报道中即对麦道夫进行质疑。

  同时,针对1982年~1992年麦道夫基金每年回报13.5%~20%的离奇事实,《巴伦周刊》策动三位权威期权策略师对麦氏投资模型进行反向工程演绎分析,得出了其无法得到上述“卓越”收益数据的结论。

  但无奈的是,这个结论被当时处于强势的麦道夫以“私人策略无法详细说明”而掩盖。

  1999年,金融分析师哈里?马可波罗斯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检举麦道夫不可能通过合法途径获得利润的事实,而且举报行动持续了9年,但一直没有引起SEC的高度关注。

  媒体监督、行业内部监督的无效,进一步让人们开始反思,像美国这么发达的一个金融体系里面,怎么也会爆发出这么大的一件事情。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骗局背后,暴露的是从美国监管者到投资者的一系列问题。

  在我们看来,监管该怎么落实到位,尤其是确保对市场的有效监管,无论对美国还是中国的监管部门,都至关重要。

  举例来说,目前国内的私募基金等一些新的投资品种很多,领域也很开阔,但有关私募基金的立法迟迟都未出台。

  从投资角度来看,进一步增加政府的监管,仔细地制定一些政策,增加相关行业的透明度,并要求那些公司定期地提供报表,将能很大地降低犯罪事件发生。

  多晒“太阳”以儆效尤

  我们认为,在一个运转良性的资本市场中,监管层需要做好三件事:第一,制定一个相对完善的游戏规则;第二,确保这些规则得以实施;第三,对违背规则的机构、个人进行有效的监管和惩罚。

  从麦道夫被判150年看,目前国内的惩罚机制显然与之不是差之毫厘。

  麦道夫这么些年之所以能够行骗成功,与套在他头上的光环显然关系密切,他不仅是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主席,也是SEC的顾问。有了这些伪装,自然行事极为便利。

  而近些年,国内证券市场也出现了一个新迹象,就是一些违法违规案件开始向证券监管部门倾斜。

  广为人知的是,今年初中国证监会前副主席王益因涉嫌受贿罪被批捕。实际上,在王益之前,已经约有7名的证监会官员被捕,包括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王小石、发行部副主任刘明、上市部副处长钟志伟、上市部副主任鲁晓龙等等。

  这些坠落的官员,大都集中在两个要害部门——发行部和上市部。在中国特有的发行体制下,很久以来,这两个部门几乎都决定着企业能否获得巨大的融资机会,许多时候,这一机会对企业来说就是生与死的“分水岭”。

  在我们看来,让证券大员多晒晒太阳十分有必要(详见本报2009年6月15日第57期C7版《请让证券大员多晒晒太阳》一文)。一个又一个王益因何获罪,罪在何处,有关部门在事件尘埃落定之后,都应该给全社会一个完整而清晰的脉络和答案,只有这样,才能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

  相反,如果类似案件,只是让社会获知只言片语,或者只是看到媒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一些零碎的信息,抱有侥幸心理以身试法者依然会大有人在。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