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A股下半年有望继续领涨全球

2009年07月05日 10:28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字体:

  ——访美商伯明翰投资公司总经理吴德贤

  ■ 《红周刊》记者江红霄 郑捷

  2009年7月1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既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又是沪指站在3000点重要关口、成为上半年“全球最牛股市”的时刻。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红周刊》记者在北京见到了来自中国台湾的美商伯明翰投资公司总经理吴德贤一行。

  就在此前一天,即6月30日,台湾当局“经济部”刚刚发表公告,开放192项陆资可来台投资项目,正式开启两岸双向投资时代。同时,台湾股市小幅收高0.64%,加权股价指数收报6432.16点,第二季度累计涨逾23%,创8年来最大单季涨幅。吴德贤掌管着一只能够投资A股、港股和台股的大中华基金,通过对两岸三地证券市场的比较,他又是如何看待领先全球股市的亚太市场的表现?从中把握怎样的投资机会呢?

  景气总在循环 三地股市共振

  《红周刊》:在刚刚过去的半年间,沪综指以超过60%的涨幅名列全球股市涨幅榜首位,整个亚太地区股市也表现优异。您作为大中华基金的总经理,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吴德贤:为何A股市场乃至亚太地区的股市表现领先全球,要从前年底到去年的世界性金融风暴说起。

  以经济几百上千年的运行经验来看,景气只会循环不会死掉。所以在前年底到去年的全球金融风暴这段时间,我们的团队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判断经济景气到底处于循环的“峰”还是“谷”或是中间,因为这是大方向。

  这次“百年一遇”的金融风暴打乱了全世界的景气循环,但也使得全世界的政府采取一致的行动——调低利率,把钱“逼”出来,使经济不会“冻结”。据我们估算,当全世界的利率平均降到1.5%的时候,释放出的热钱数量相当于NY(纽约股票交易所)的总市值,大约是12兆美元左右。

  我们常说“人有两只脚,钱有四只脚”,这些钱都会往有“利”的地方跑。而全世界能容纳这么大数量钱的地方只有几种:原油、贵金属、股市、债市、房地产。我们可以分析一下,油价太高正是打破上一轮经济周期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钱再跑到原油那边的可能性不大;经济不景气,对贵金属的需求也会受到一定的抑制;而债市在景气低迷的时候是天然的多头,如果景气反转的话,它又必然会受到冷落;那么热钱最有可能的去处就是股市和房地产。这是一个投资逻辑的起点。

  《红周刊》:这些热钱会流到哪些地区的股市?

  吴德贤:股市的基础是实体经济或者说产业面,落在数据上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GDP,那世界发展最快的地方是哪儿呢?小孩子都知道——是中国、是亚太地区。另外,欧美国家是此次金融风暴的中心,亚太只是受到牵连,要说恢复的话当然是亚太更容易恢复。这就奠定了亚太地区股市领先世界的基础。

  《红周刊》:除了景气周期这一因素外,你们还关注到其它因素吗?

  吴德贤:股票市场是经济的橱窗,反映未来经济运行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会反映未来3个月、6个月或者一年的经济,而大牛市里可能反映下一年,甚至未来几年的经济。

  在今年农历新年的时候我们发现,市场的估值已经不反映公司未来的成长了,而只是对已经确认的业绩进行估值,这就有点违背股票市场的基本原则了。以我们的经验来看,市场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处于底部的讯号。

  有趣的是,今年农历新年我们同时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香港三个市场发现了这种信号。而这三个市场的性质是有很大不同的:大陆相对封闭,香港非常国际化,中国台湾介于两者之间。在三个代表不同资金属性的市场同时发出这样的信号形成“共振”,我们认为其意义重大。

  资金还会在亚太地区驻足

  《红周刊》:A股市场乃至亚太股市领先世界股市的这种强势,你们认为能够持续多久?

  吴德贤:亚太地区中日本最近几年的经济一直不振,最主要的增长来自于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香港、澳门这个大中华圈,所以A股创新高是不用怀疑的。我们需要考虑的是能领先世界股市多少。

  原先国际上预测中国大陆经济今年保八的可能性不大,而现在来看,中国经济的表现是超预期的。所以,我们觉得今年下半年A股市场超出世界股市的50%或者1倍都是有可能的。

  《红周刊》:为何如此看好包括A股在内的亚太地区股市?

  吴德贤:我们团队现在的观点是亚太地区以大中华区(包括韩国不包括日本)为代表的市场是带动全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因子。中国这个大国的崛起会带动周边地区和国家,港澳台自不必说,甚至还可以影响到韩国、日本。

  回头看中国历史会发现,从世界范围看,中国的经济一直是领先的,只是在近二、三百年的时间才掉下来,这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调整。我们经常笑称,中国上一轮经济的顶峰是在康熙年代,到了乾隆就开始“做头”,而目前的中国经济正是在一个大的上升通道中刚刚起步。

  另一个历史统计告诉我们,中国如果连续50年没有战争,那么它的经济就一定会有一个长达200年左右的飞跃式发展,汉朝、唐朝、明朝、清朝出现的盛世都是明证。中国社会到现在基本上也有50多年的时间没有出现战争了,所以中国经济的后续繁荣是很值得关注的。

  《红周刊》:这倒是非常有意思的判断依据。看来这次全球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对于中国来说,应该是百年一遇的发展机遇了。

  吴德贤:何止百年,应该是千年一遇!我们在与欧美的投资经理人接触的时候,感觉他们对欧美以外的市场存在不少偏见。而我们现在经常看到一些外资卖出亚太地区的股票以后,一定还会回来买。因为钱是长眼睛的,它会选择全世界最有成长性的地方驻足,而世界经济发展最好的地方就在大中华地区。经过多次反复后,这些成熟地区的投资者会形成这样的共识。

  这会导致前二三十年在欧美市场停留的资金,在未来将越来越多地向大中华市场转移。愿意在市场里驻足的资金越多,这个市场的市盈率就会越高。如果大中华区域的经济保持强劲的增长,也越来越得到全世界投资者的认可,那么亚洲市场将在世界资本市场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如果将人民币不断升值这一因素考虑进来,那么中国市场吸引热钱驻足的因素又多了一个。

  调整幅度不大可能超过30%

  《红周刊》:刚才说到1600多点的A股市场处于“谷”底,如今已经涨幅超过60%到达3000点了,现在处于哪个阶段?

  吴德贤:目前A股已经涨了很多,我们判断第三、第四季度需要等基本面跟上。就好像一个人生了大病,你没办法让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开始长跑,还是让他先走路吧。当然,也存在一种可能,就是这个病人真的很厉害,别人需要恢复一个月才能走,他只要一周就能跑了,那时我们就必须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这个市场了。

  但我们不做经济增长超预期的预测,因为内需的拉动需要过程和时间,而大陆对外贸的依存度还是比较大的,经济是否能很快恢复,还要看中国市场以外的影响因素。

  《红周刊》:看来第三、第四季度的A股市场需要稍事休息一下。你们认为调整的幅度大概有多大?何时可能再次向上突破?

  吴德贤: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调整,那么幅度一定不会很大,10%~20%都是正常的调整,不大可能出现超过30%以上的调整。

  另外一个不支持大幅调整的因素是货币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在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推出的,按经验,一般会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延迟。因此,国内热钱的集中释放点会在今年9月份左右,到时集中爆发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总的来说,第三季度大盘指数不大可能出现大突破,上冲4000点的可能性不大,到了10月或11月的时候,可能会酝酿新的突破。

  绿色能源代表未来

  《红周刊》:既然你们如此看好包括A股在内的亚太市场,今后主导市场走强的原动力会在哪里呢?

  吴德贤:从这次金融风暴之后,我发现中国政府对绿色能源(简称“绿能”)的发展非常支持,我们的团队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因子,“绿能”可能会成为中国未来引领世界的重要创新因素。

  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每一个大的历史阶段,世界都会有一个大国的一个创新事物来代表。比如,20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主导了以小家电为主的时代;20世纪80年代至今是美国主导的PC时代;那么下一个10~20年,也应该会有一个新的创新因子引领世界,我们认为这个创新因子可能就是“绿能”,而引领的国家很可能是中国。

  因为上一轮的经济增长是以破坏地球环境和资源为代价的,地球不可能承受这样的破坏,所以世界上多数国家都在推进“绿能”的发展。我们考察发现,中国大陆在这方面是非常积极和快速的。我们认为,一个国家大的政策可以养活一个很大的产业,从而造成很多工作机会,并影响整个经济的增长。

  在综合比较了金融创新或其它创新之后,我们认为,有中国大陆政府的庞大财政支持,中国的证券市场最有可能在“绿能”方面有一番作为。上一波到6000点的行情主要是银行股、地产股打上去的,等下次再到6000点的时候,就可能看“绿能”板块了。因为银行系统的增长最终反映的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不可能超越太多,但一个新兴的行业就完全不同了。

  想想看,几年前大家都还在用黑白屏的手机,20年前上班都很少用电脑,你就会感受到新产业的力量。所以,我们也希望A股重启IPO后能更多元,引进更多有创新因子的企业,等指数重回6000点时,有创新因子代表的股票所占的比重应更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