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高楼“卧倒”带出泥

2009年07月06日 03:46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字体:

  6月27日晨,上海闵行区一栋名为“莲花河畔景苑”的在建13层楼房,突然完整地卧倒在地。一栋楼非正常的死亡,吸引着中国社会的目光。万幸的是,大楼还没有交付使用,没有造成更大的人员伤亡;不幸的是,一名建筑工人被压在了他亲手参与建造的大楼下面。

  “拔出萝卜带出泥”——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于在一起安全事故后面等待一个故事。这一次当然也不会让我们“失望”。在开始的两天,人们把关注点放在工程质量和业主的权益。但是到了6月30日,这是一个转折点,一项由网友发起的针对该楼盘开发商的“人肉搜索”把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所有股东及其身份全部曝光。这种来自民间的自发性的调查在关键时候总是值得期待,总是有人纯义务的来满足公众对于追求真相的愿望。这一次,他们和最近几年来的所有公众事件一样没有缺位。

  搜索的结果,人们发现这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股东和当地镇上的一些官员的名字是重合的。“重名们”浮出水面,萝卜带出的泥开始一点点清晰起来。

  泥里面有什么呢?大家发现了两个人。公司原董事长阙敬德现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5%;公司原董事、现任董事长张志琴为第一大股东,占64.275%的股份。有资料显示,阙敬德为梅陇镇镇长助理。梅都公司其余22名自然人股东中,有一些人在梅陇镇征地服务所等机构任职。

  梅都公司成立于1995年,当时是集体企业,由梅陇镇征地服务所和另外一家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梅陇镇征地服务所占80%股份,由阙敬德出任法人代表、董事长,张志琴当时是董事。后来公司改制,由梅陇镇征地服务所和梅陇实业总公司出资的迅豪公司入股梅都公司,而迅豪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均为阙敬德。阙敬德同时又以个人身份成为股东。

  在和这件事情相关的几个机构——梅陇镇政府、梅陇镇征地服务所、迅豪公司和梅都公司中,阙敬德分别扮演镇长助理、所长、法人代表和股东的角色,横跨政商两界。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梅都公司会以那么低价拿到那么好的地。

  有记者根据现有的公开数据发现,“莲花河畔景苑”项目土地面积为42342平方米,中标价格为4600万元,以此计算,土地楼面价不到每平方米604元,仅为附近地块价格的三分之一。放在14297元每平方米的销售价里,土地价格仅占到了目前房价的4.2%。

  梅都公司原来是一家集体企业,后来在90年代末进行了改制,改制以后,张志琴等一干人进入梅都公司,走到前台冲锋陷阵。像阙敬德这样的人呢,就埋伏在政府里边,在后面摇旗呐喊,那么这一里一外,里应外合,什么样的生意做不成,什么样的楼盘开发不了?

  这个楼倒得非常有特点,非常有个性。这个楼倒掉后所揭出来的利益链条也很有特点,和我们平时的理解不大一样。

  可能存在有行贿、受贿的问题,也有房地产和政府的财政收入之间的关系。但是,一直以来,我们是把他们分开来看,就是开发商是开发商,地方政府是地方政府,他们之间有一些共同利益,但是在这个案例里面,我们看到了一个连体婴儿。官商一体,官商不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在一些地方,这种利益已经结合到这样一种程度的时候,那么中央的三令五申,什么招拍挂的措施,还有得到任何执行的可能吗?

  大概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时候,房地产行业开始兴起,那个时候最多的是政府的房地产公司,各级地方政府都会办自己的房产公司,到上世纪90年代末的时候,这些公司大部分都进行了改制。但留下了很深的一个病根,就是在房地产领域,这种改制改得非常不彻底。改到最后,官员们有的还在公司里头任职,尤其在一些基层政府里边,存在着大量这样的现象,梅陇镇的这个事情,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

  我们一直在苦苦寻找答案,为什么中国房地产总是看不懂?房地产如此得到地方政府关爱,这和少数政府官员本身就是房地产公司股东有着一定的因果关系。我们关心房子为什么会倒掉,但我们更希望斩断开发商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利益链条。只要这根链条还大量存在。所有的统计数据,所有的政策导向都会失真。因为我们不知道在政府的会议上某些领导发出的声音到底是代表谁的利益?是主管官员还是公司股东?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